别动了再含一下就好了-再快一点好不好求你了

“别动了再含一下就好了-再快一点好不好求你了嗯,他说等会给我送药膳。”

檀外公这次发过来的语音,声音里都是笑意:“哎哟,这么快就要见上了啊,好,好,你们好好处,外公也就放心了。”

***

从许悠然店里出来后,宋临初在旁边一家砂锅米线店用午饭,飘着辣油的浓汤,莹白的米线,加了肥牛片,肉丸各色蔬菜,煨在小火上咕噜噜地煮着,端上桌的时候汤还在咕咚咕咚地沸着,在这大雪天的特别能勾人食欲。

宋临初吃着米线,手机始终没动静,给檀越一连发的几条消息都石沉大海,感觉他这舔狗生涯要到此为止了。

正在他想着要不要直接删微信时,放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檀越:有的可以吃。

宋临初一口辣汤差点呛着。

檀越这意思是……答应了?

宋临初放下筷子,拿起手机打字。

小松林:药膳鸡可以吃吗?

想了想,宋临初又把要用的几味药发过去。

几分钟后,那边回复:可以。

看到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别的原因,宋临初心跳得非常快,打字的手都有点不利索:那我做了傍晚给您送过去,当晚饭。

檀越:嗯。

檀越:[位置]

檀越:住院部12楼A1区。

宋临初查了下檀越发过来的位置,离他们学校有点远,好在地铁直达,也算是方便。

 文学

他看着檀越发来那一串消息,后知后觉,他们就要见面了?

总感觉有点过于顺利了,这其中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不过转念一想,他这一穷二白的,光棍一条,也没什么好图的,而且是在医院那种地方,对方也不敢乱来。

这么一想着,宋临初没了顾虑,吃完米线后,转身去了学校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一只老母鸡,又去附近的药店买了几味需要用到的中药,再给贺文彦打电话,说借他的厨房一用。

贺文彦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他人没在家,不过他家是密码锁,不用钥匙也能进。

贺文彦租的这房子配置齐全,烹饪工具丰富,宋临初用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把药膳鸡做好了,还顺手炒了两个蔬菜,给贺文彦留了一份,还有的全部装入他买的保温饭盒,带去医院。

今天虽然是周六,但由于下雪,一向拥挤的地铁难得很空,还有位置,宋临初小心护着饭盒,坐了40多分钟的地铁,才来到爱康医院的站点。

这明显是一家私立医院,从外面看上去一点不像医院楼,反而像高级度假区,宋临初提着饭盒,因着对医院的熟悉,几乎没花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住院部,他坐电梯上了12楼。

电梯“叮”一声到达楼层那一刻,他心也跟着跳了一下。

他们这算不算……网友见面啊。

还是才认识一天那种网友,想想都荒谬。

走进标注这“12A1区”,宋临初才想起来檀越没给他发几号病房,正要拿出手机问一声,却发现这个区,好像只有一个病房。

——所以不是他忘了发房号,而是这些万恶的有钱人住院都单独住一个区。

“你好,请问你找谁?”宋临初刚走进12A1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过来拦住了他。

男人板着脸,看起来凶凶的,拦着他的手孔武有力,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

宋临初说:“我找檀越先生,来送饭的。”

男人的目光在他手上的饭盒里逡巡了一圈,冷冷道:“抱歉,你不能进去。”

宋临初这时候其实已经有点后悔了,且不说眼前这男人一副凶凶的样子,这病房也和他熟悉的那个人来人往的不同,寂寥到有点空旷,只有偶尔的护士医生走动。

要不还是算了吧。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宋临初刚要转身,病房门“咔哒”一声打开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勇哥,谁啊。”

“不认识,说是给先生送饭。”

“送饭?”年轻男人比守门口这人和善多了,他打量着宋临初,笑得一脸温和,“你是宋先生吧?”

宋临初很少被称为先生,有点不习惯地点点头。

“宋先生你好,不好意思,我忘了事先跟勇哥打招呼,多有怠慢,还请见谅。”

“……没关系。”宋临初干巴巴地说,把饭盒递到年轻男人面前:“麻烦你带给檀先生。”

年轻男人笑了笑,说:“这个我没办法代劳,还是得您亲自送。”

说着,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别看年轻男人温温和和的,给人的感觉却是很强势,不容拒绝。

宋临初:“……”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他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

然而,事到临头,还有个凶巴巴的男人虎视眈眈,宋临初只能硬着头皮,走进病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