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老师的桃花源*很长很粗很深很多水

顶开老师的桃花源*很长很粗很深很多水他索性放下笔,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的搜索栏,在里面输入那串手机号,跳出来一个名字:檀越。

居然用的是本名做微信昵称。

看来是一个比较刻板严肃的老男人。

不过这也让宋临初更加确定了他的身份,十有八九就是檀明清那位豪门叔叔。

对方的个性签名一片空白,头像也没什么特色,想要进一步了解,只能加微信认识了。

宋临初望着“添加到通讯录”几个字,良久,他关掉了添加界面。

算了算了,太离谱,不至于不至于。

过了两日,天气愈发寒冷,寒风刺骨,天灰蒙蒙的,看着真有要下雪的征兆。

傍晚下课,宋临初回到宿舍,宿舍里只有苏展在,李昶估计和女朋友约会去了。

“临初,你回来正好,帮我看看这身礼服合身吗?”苏展见他进来,招呼他说。

宋临初这才发现,苏展身上穿了一身白色的小西装,这身西装做工精细,上身后气质很好,连苏展略显寡淡的眉眼都被衬得出挑了几分。

原来人靠衣装这话是真的。

宋临初漫不经心地应了句:“合身。”

“真的吗,我还是第一次穿这种定制的礼服,总感觉浑身不自在,也不知道后天去参加酒会会不会出洋相。”

宋临初放下书包,懒得搭他话。

苏展小心地把衣服脱下来,问:“你有去过酒会吗?”

宋临初:“没有。”

“不是吧,檀……”苏展刚说一个字,似乎又意识到什么,掩了下嘴,笑道,“不过也没什么好去的,听说都是一些豪门大佬在交际谈生意,还有豪门的少爷千金互相物色,肯定很无聊,要不是我男朋友非要我陪他去,礼服都帮我订好了,我都懒得去。”

“……”

 文学

宋临初真是感觉自己脾气太好了,才会让苏展这种傻逼骑在自己脸上炫耀。

换成个脾气暴的,早一巴掌把苏展扇天上和太阳肩并肩了。

宋临初笑了下,说:“那还是要去一下的,这样酒会就不但是交际谈生意相亲,还有笑话看。”

苏展脸色倏地变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宋临初偏头:“你听着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你……”苏展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随即也笑了。

他阴阳怪气道:“我看有的人啊,怕是这辈子都没机会穿定制的礼服,去这么高级的酒会,嫉妒得不行,只能酸别人,啧啧啧,真可怜。”

宋临初正要说什么,宿舍门被敲了两下,接着隔壁宿舍的徐良拧开门探头进来,见到宋临初,笑说:“临初,你在啊。”

“嗯,怎么了?”宋临初问。

“就,”徐良一只手背在身后走进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受人所托啊,就是金融系的何其深学长你知道的吧,这个是他让我送你的。”

徐良的手从背后拿出来,他的手上是一个精致的礼盒,上面还红色的玫瑰花装饰,一看就知道送礼物人的目的。

宋临初还没说话,苏展的脸色先变了变。

这个何其深学长,是他们学校有名的一个富二代,他父亲是有名的房产大亨,还给学校捐过一栋楼,可谓是有钱得高调。

宋临初长得好看,脾气又好,还有才华,追求他的人不少,这个何其深会喜欢他并不算什么稀罕事。

但这个礼物偏偏在苏展说完那番话后送过来,简直是“啪啪”扇了他两个大耳光。

他一向厚的脸此刻也有点讪讪的,甚至感觉身上的定制礼服,都没那么精贵了。

宋临初却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何其深学长是谁,还跟脸对不上号。

他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礼物你帮我退回去吧,多谢了。”

徐良不意外他会拒绝,也不勉强,说:“行,那我先走了啊。”

“嗯。”

徐良走后,宋临初没再理苏展,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洗完后看到外套有点脏了,准备拿去洗衣房洗,洗之前先习惯性掏了一下衣服的两个口袋,在右边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檀明清小叔的电话。

宋临初抿了下唇,苏展刚刚那副得意的表情又在他脑海里闪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