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上眼让娇妻被别:对就是这里,再用点力

蒙上眼让娇妻被别:对就是这里,再用点力颜良笑道:“路上出了点事情”。

一边说一边带着小跑来到了后厢的门口,打开了后厢之后,戴上了手套然后拉出了一个塑料筐子扛上了肩头。

“还是放在老地方?”颜良经过中年人的时候问了一句。

“就在门口就行了,今天的虾怎么样?”中年人跟着颜良进了屋里。

颜良放下了筐:“您看吧,全都是九钱往上的虾子,要是有什么问题您还是跟我三哥直接联系”。

筐子里是满满的小龙虾,几乎都是一水儿青壳的大虾子,个头那是个顶个的大,一个个张舞爪的,一看就知道品质一流。

从今年开始,小龙虾的市场就有点疲软,不过再疲软也影响不到高品质的虾子,像是颜良三哥养的这种规格的虾子,从来也没有掉过价,就算是一般两三钱的小龙虾都掉到十来块钱一斤,九钱往上的虾子价格不光是没有掉,反而是一斤又涨了一两块钱。

现在城市的消费市场,只要是好东西就不怕没人从口袋里掏钱。而销路不好的往往都是低端产品。

“嘿,这虾子真不错。你三哥养虾子不得不说有一手”中年人看到虾子十分满意。

颜良可没有空和中年人多扯,他来来回回的从车上扛下了五六筐子,这才重新把后厢门给关了起来。

“再卸两箱子下来,每天这一点跟本不够客人吃的”中年人看到颜良的动作连忙说道。

“哥,您别难为我成不成,这些都是有数的,您要是想加货得跟我三哥说,我就是个送货的”颜良陪着笑,从驾驶室里拿出了一个单子,交到了中年人的手中。

中年人也知道颜良做不了主,接过了单子唰唰两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你三哥也真是,有生意还不做……”。

颜良替三哥辨解了一句:“这您可不能怪他,产量就这么多,他想多给您也没有呀”。

“知道了,路上小心一点!”中年人听了笑道。

颜良应了一声,转到了车子左边准备上车,随意的低头一看,发现脚下有个解压魔方,于是伸手拿了起来。

“是您掉的么?”

中年男人一看,摇头说道:“我哪有这玩意儿”。

颜良听了随手扔到了车上之后,进了驾驶室重新发动了车子。

又去了四五家馆子,把颜如松车厢里的龙虾卸了一大半,颜良这才开着车子来到解放路的一个小铺子面前,小铺子也不大也就是三十来个平方左右,门头上写着:颜氏龙虾。

 文学

这铺子是颜良三哥的,剩下的龙虾就放在这个铺子里等着客人上门提货,这些货供应着周围的三家菜场。

铺子是颜良三哥买下的,本来准备出租出去,但是租了大半年问价的人不少,真正有意租下来的一个没有,真是应了那句话:买房富三代,商铺穷一生。不过好在颜良三哥有钱,铺子空着就空着了,正好做个落脚点。

把虾子卸进了屋里,颜良半掩着门,开始一边玩手机一边摆弄着刚刚捡来的解压魔方。

玩了一会儿,颜良突然间感觉自己的手上有点热,一转头发现自己手中的魔方上面突然间冒出了一些淡蓝色的光线,而此刻魔方的方块体上出现了一条条如同电路板一样的淡蓝色纹理。

这样的情景,吓的颜良把魔方直接扔到了地上。

谁知道魔方一到了地上瞬间冒起了一阵蓝烟。

颜良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玩意要暴炸快跑,可惜的是腿脚不听使唤怎么也动不了。

在颜良的注视之下,蓝烟很快消失了,蓝烟消失的同时,一条黑色的狗子出现了。

“小子,你的运气来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题,第一,你的身体多出十公分,你想把它分配到什么地方。第二,一千万人民币和一吨黄金你选哪一个?”

狗子出现之后,一边伸着前爪抠着鼻吼,一边以一种胜气凌人的姿态打量着颜良。然后这样的一番话传入了颜良的脑海之中。

“喂,小子!听到我说话没有?”狗子等了半天不见颜良回答,于是又问道。

“什……什么?”颜良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你是灯神么?”

“灯神?我灯你大爷!”狗子不满,似乎拿它和灯神相比有多委屈似的。

“那你是什么?”

一只会说话的狗子给颜良的震憾实在是有点大。

“算了,跟你没有必要解释!”狗子一副吊炸天的模样,放下了抠鼻孔的爪子把自己刚才说的选择题又重复了一遍。

颜良依旧是没有听清楚,他现在心中害怕完全盖过了理智,根本无法思考。

“快选,快选,老子没有功夫……”狗子有点不耐烦了。

颜良想都没想,张口便道:“不要,我什么都不要!”

呃!

狗子愣住了,然后便大喊道:“你必需选,二选一,或者两个都要,你不能不选……”。

颜良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要,也不会选什么,我爷从小告诉我凭空掉下来了好处一定有什么阴谋!”

“哦,不!你这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