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睡了七个女高中生小说h*我在宿舍里躁女友五个舍友

一夜睡了七个女高中生小说h*我在宿舍里躁女友五个舍友 赵荣有些魔障似的,伸出手,握着宝宝的假阴茎,掂了掂,好重。

赵荣不懂睾wan、精zi等等等等这些事情,她转过头,问穆济生:“手术不能变成男孩吗?去掉女生的器官,保留男生的器官,让她以后当个男孩。”

穆济生把着另外一张婴儿小床的手都有点抖,他一字一字地说:“她是女孩儿。请尊重她一点,她是女孩儿。”

第82章晋升(十)三更

因为“转胎丸”的事件,云京三院新生儿科的大主任报了警。

云京警方联系了x省警方,最后,警方缴了赵荣邻居所有剩余的“转胎丸”。警察突然进了家门,全村的人窃窃私语。

几天之后赵荣夫妻的三女儿平安出院。

穆济生又提醒他们:“两岁时再过来医院。”

对方还是没有回答。

穆济生和应笑清楚,让她作为女孩活儿,还是装成男孩活着,全在赵荣一念之间。

他们只能暗暗希望赵荣还有一点人性。应笑以前只知道,人可能被父母剥夺许多许多的东西,可她第一次知道,连性别都可能被剥夺。

…………

应笑没想到赵荣的事还有后续。

有天,应笑突然在朋友圈刷出来了一条消息。发消息的ID叫“宝儿”,应笑备注的则是“患者赵荣的大女儿”。

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做完取卵后,赵荣的大女儿、二女儿突然要了应笑微信。

应笑后来想了想,觉得,也许赵荣两个女儿本能地对读过很多书、做了很多事、有点漂亮、有点精致的女性有些好感,或者说,有些向往。

然而他们没有联系过。过去,应笑即使偶尔刷过两个女儿的微信,也会随手划过去,然而“转胎丸”事件后,应笑再看两个女孩儿,就没法用平常心了。

她仔细读那条朋友圈。

文字很简单,就一句话:

 文学

【谁知道,18岁以后还能不能改名字了?去哪儿改,怎么改?本人可以做主吗?】

应笑:“……”

她担心真的没人愿意搭理这个姑娘,便亲自在网络上搜了搜、查了查,而后发现确实挺难,但也不是全无余地。

应笑稍稍犹豫了下,还是点开了消息框,噼里啪啦地打字:

【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成功地改过来了。每个地区改名字的难易程度不太一样,有的几乎完全不行,有的相对宽松一些。你可以试试。】

这句就是说谎了。她并没有朋友改名。这个开头单纯就是为了拉近彼此距离的,不显得十分突兀。

接着,应笑咔咔咔咔地截图了好几个真实经历,有知乎的,有微博的,她怕对方没有APP,还得现下,于是全部截图了。

应笑还发现了一个叫“改名吧”的百度贴吧,也给对方发过去了,道:【这里面有很多攻略。他们说,想要改名成功必须得有强烈的决定、坚定的意志,和打持久战的准备。】

这时招娣终于回复了,她问:【应医生?是云京三院的应医生吗?】

【哈哈哈哈,对的对的。】应笑也不觉得尴尬。反正以后也没交集了,她只是想帮帮对方,她也没提她知道“转胎丸”的事情。

应笑又继续说:【喏,这个说得比较详细。先去派出所问他们要专门的申请表格,然后交上表格,向派出所申请改名……派出所那边儿呢大概率会拒绝掉你,但是你要坚持坚持再坚持。在这一步,你可以要求与主管户籍的警察面对面地聊一聊,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最好可以涕泪聚下……实在不行,还可以拨打市长热线12345,或者轰炸市长信箱,向市长区长投诉向公安局长投诉……派出所也是害怕麻烦的。你天天搞,他们就烦了。等派出所同意改名了,他们就会报公安局,等公安局的最终决定——】

过了会儿应笑又发:【《户口登记条例》上的改名理由你看一看……宗教名的、被收养或者被解除收养的……同一学校同一单位有重名者,生活不便的……字音字义有辱人格的……有冷僻字的……登记机关工作失误的……你可以用这一条“字音字义有辱人格的”。你要写写这个名字为什么就有辱人格了,并且举例,例子越多越好、越尴尬越好。让派出所有代入感!】

【派出所同意之后,村委会开户籍证明,工作过的所有单位开工作证明,你就拿着户口本、户籍证明、工作证明再去一趟派出所,他们就会发给你全新名字的户籍页了。然后你再去找支付宝——】

应笑吧啦吧啦讲了很多,招娣已经有些懵了。

最后,她终于说:【谢谢应医生。其他朋友也给了我不少意见。我试一试。】

【嗯嗯嗯,】应笑道,【改成功了告诉我下哈!】

招娣回答:【当然。】

…………

应笑以为招娣这事肯定是场持久战。

没想到竟然不是。

招娣说,她跑到了镇派出所,填了表格、要求改名时,接待她的中年男子都表示了这名不行,说:“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破名儿啊!!!”

他旁边的一个大婶赶紧好奇地凑过来,一看,也用食指指着表格,很用力地戳戳戳戳,说:“这名不行!这名哪儿行啊!!!给她改!赶紧改!”

于是,在派出所,招娣改名的申请竟第一次就通过了。

招娣也是十分震惊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