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紧张开一些 我要~我坚持不住了

老师好紧张开一些 我要~我坚持不住了穆济生瞥回视线,不再看她,只露出了坚硬、漂亮的下颌线。一秒后,他用力一抽他的手臂,中年女人本来捉着他的腕骨,登时被带得一个踉跄,可穆济生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患者奶奶,大踏步地走过去了。

患者奶奶呆了呆,在他身后暗搓搓地做了一个“呸”的动作。

应笑也呆了呆,被恶心得呆了呆,心里知道萧七七和穆济生都没工夫搭理自己了,便打算回家。

云京三院当然不会“不保大的保小的”,大人绝对是优先的。但是,羊水栓塞主要威胁的是大人,不是婴儿,因此,这个奶奶的愿望几乎肯定可以实现,她注定能喜笑颜开。这也是穆济生和应笑觉得十分恶心的原因,他们喜欢小孩子、想救小孩子,然而无比厌恶这个奶奶。

刚刚转过身子,应笑就见手术室门“哐当”一声被打开了,萧七七走出来向患者家属讲述病情。

应笑知道,这种情况家属基本半个小时签一次字。不停地病危、不停地抢救、不停地决战。

因为着急,萧七七的嗓门很大:“现在必须切除子宫了,你们家属赶紧签字!!!”

唐果老公有些犹豫,望向了自己妈妈。

唐果婆婆有些不愿意,说:“你们就没别的办法啦?她才30!还能生呀,你们切了她的子宫,她以后还怎么办啊?”

“不切就没以后了。”萧七七冷冷地道,“快点!!人死了你负责啊?”

唐果婆婆不说话了,然而表情还是不满,仿佛觉得云京三院的医生们全是庸医,包括刚才的穆济生和现在的萧七七。

可应笑知道,这个唐果应该是有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了。

羊水栓塞经常会有弥散性血管内凝血。产妇腹腔会出血不止,而且血液不凝、难以止住,必须立即切除子宫,否则,胎盘的剥离面会大量地出血。正常孕妇是靠产后的宫缩来止血的,可唐果不行。云京三院的医生们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唐果丈夫签了字,萧七七看了一眼,没问题,就要再回手术室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唐果婆婆突然之间又想起来什么东西,又一把拉住萧七七,说:“要是不行了,我们可以遗体捐献吗?我刚才听你们意思,她这个病挺罕见的?”

萧七七愣了愣。完全没想到患者婆婆问出来了这个问题,毕竟之前她纠结的全部都是还能不能生。

而且一来患者还在抢救,这个问题不合时宜。二来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应该是个品行高尚的,唐果婆婆又实在不像。因此,这“不合时宜”与“品行高尚”就透着股诡异的矛盾感。

不过,萧七七还是回答了:“可以。但是……”这时一个手术护士正要进去手术室,萧七七便把本子给她,示意对方先拿进去。

 文学

“那,”唐果婆婆又继续说了,“她这个病很少见的话,我们家捐献遗体,云京三院给感谢费吗?有多少?”

“………………”萧七七差点被她给气得撅过去。

怎么有人这么离谱!!!

作为一个产科医生,离谱的人萧七七见得多了,可也没太见过这么离谱的。

“如果有感谢费的话,”婆婆还在说,“她要是没了,你们就走捐献程序,别搞错了。我不知道你们正常怎么搞……进太平间了是不是就不能走捐献程序了……”

萧七七说:“她才刚给你们家生了一个儿子啊!!!而且,她是因为生这孩子才搞到了生命垂危的啊!”

婆婆立即反驳:“那不也是给她自己生的吗?我看啊,她就是吃太少了,总说想吐想吐的……”

萧七七伶牙俐齿性子又直,当即回怼:“你儿子能生孩子吗?但他拿走了一半孩子吧?!他那一半就是老婆给他生的,有什么错?”

唐果老公见萧七七竟然怼了自己妈妈,也不太高兴,也指责萧七七说:“又没办法!工伤死亡的也不少吧?没办法啊!”

但她着急进去抢救,就只是冷冷地道:“不工作会死。不生孩子会死吗?”

对方母子还想呛声,萧七七却转身进了手术室。

应笑:“…………”

应笑很清楚,跟这种人说不通的。他们这些生殖医生有时会劝女方离婚。

这个婆婆、这个丈夫的言论都非常“经典”。

很多人爱讲“那不也是给她自己生的吗”,字面意思当然没错,但这不是理直气壮的理由啊。如果是在公司开头,大家一起做个项目,一个人做了100%,另一个人做了0%,可是最后项目奖金等等东西一人一半,甚至说,项目还以0%那个人的名字命名、参展,他们是否仍然认为这安排是公共平平的呢?

他们也爱用工作类比。可是根本就不一样啊。就像七七说的——不工作会死,不生孩子不会死。而且,生育对于女性身体的影响是百分之百,工作又不是。三分之一以上患者需要开腹做剖宫产,剩下来呢,或缝针或侧切……应笑觉着,如果一份什么工作要么开腹要么缝菊花,谁都躲不过,这些嚷嚷“正常”的男人恐怕跑得比谁都快。而开腹、缝针居然只是最轻微的,糖尿病、高血压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再说了,就算工作,大家也会尽量避开危险工作和死亡风险,企业要用高工资去吸引作业人员。员工即便从事危险工种,他们也是害怕的,然而“妈妈”好像根本不被允许“担心”“害怕”,否则就是矫情了。还有还有啊,工作可以领取工作,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家属也有百万赔偿呢,生小孩可没有,还要搭入金钱、精力。事实上,人有选择工不工作的自由,可相当多的女孩子们,好像没有选择生不生育的自由。

还有,如唐果婆婆般动辄说妈妈矫情的也很多,甚至包括对一些妊娠剧吐的患者,连赵鹤婆婆都是这样,会说“大家全都恶心,你怎么就不行啦”之类的话。可是,“恶心”“想吐”明明就是如此难受的感觉啊——化疗患者的“恶心”感会被家人非常重视,晕车、晕船的那些人也有药物可以治疗,经典电影《发条橙》讲的就是“厌恶疗法”——通过叫穷凶极恶的犯人们反复观看暴力、色情影片,使他们觉得恶心从而远离暴力、色情。“恶心”就是这么难受,这世界上好像只有孕妇们会被认为“矫情”。

还有一个经典言论就是“男人赚钱养家”……可是大家明明就差不多。

总之,他们觉得老婆借着“生育”名头占尽了男人的便宜,应笑他们这些医生早就懒得辩论什么了,没用的。那些人胡搅蛮缠,永远忽略问题重点,不断纠缠细枝末节。到底是坏还是傻,她现在也没明白。不过,一代人一代人过去,心疼老婆、感谢老婆并且一起照顾宝宝的男人也越来越多了。

这个时候穆济生带着孩子出来了。

丈夫、婆婆一见孩子,喜笑颜开地迎上去,一边逗,一边大声说:“宝贝!!!宝贝!!!”“我是爸爸!!!”“我是奶奶呀!!!”“来宝贝!!!看看这边!!!”

穆济生像要爆炸了,他说:“让开。别挡着路。里面还在抢救。”

“……”丈夫、婆婆见他这么凶,不言语了,一脸不满地跟在了穆济生的屁股后面。

手术室内,妈妈还在鬼门关,而手术室外,他们竟然一个人都没留。

还是穆济生走着走着回过头看了一眼,而后站定了,半侧过身,道:“丈夫留着。还要签字。”

“……”唐果丈夫与他妈妈对望一眼沉默了下,又逗了逗小宝宝,便依依不舍地留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