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仙女师徒双飞|好紧好爽搔浪我还要

第一章仙女师徒双飞|好紧好爽搔浪我还要于是应笑听见了对方打电话的内容。

是借钱。

他不停地打电话。到了最后,男人明显是在给并不熟的人打电话了。在每通电话的开头,他都一边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抹眼睛,一边解释自己是谁:“喂,是我啊,吴天桥……你是不是不记得了?咱们一起在xxx的施工队打过工啊……”几秒钟后,中年男人再为难且自认不堪地接着说,“是这样……我的女儿早产了……33周,还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她现在在ICU啊,医生刚说她还有肺内感染、呼吸衰竭,要我们准备至少20万到30万块啊……可能更多!”再过一会儿,“好,谢谢,谢谢!太谢谢了!这钱我们一定尽快还上!”“不少不少!哪会嫌少啊!1000块也帮了大忙了!”

他打了很久的电话,可应笑感觉对方距离20万块还差得远。

过了会儿,穆济生手插着兜大踏步地走出来,他先看到了应笑,走到应笑的面前,小声儿说:“笑笑,不好意思,我刚看到你的消息。我这边还走不开。来了一对胸腹连体儿,还有一个……”穆济生望了望应笑旁边的男人,道,“要不,你先回家?还是先去我办公室?”

应笑想了想:“我先待到六点半吧,然后直接去食堂了。”

“行。”

穆济生匆匆忙忙与应笑聊了几句,之后便走向了应笑旁边的男人,问:“怎么样了?”

男人痛苦地摇摇头:“只能再借到两三万块……你们要的十分之一。”

穆济生顿了顿,道:“你们夫妻再商量商量。”

男人低着头,不说话。

穆济生叹了口气,望望应笑:“走吧。”

“噢。”应笑说完就跟着穆济生一起走了。不过,一边走,应笑一边没有忍住,又扭头望了还在大厅里打电话的那个男人一眼。

进病区后应笑小声问穆济生:“那个男人……宝宝怎么了?”

穆济生说:“法洛四联。不过那孩子的法洛四联比预计的严重一些。而且,还合并了出生之前没发现的食道闭锁和气管食管瘘,手术难度比较大。要先做食道闭锁的手术——食管气管瘘修补术和食管食管吻合术,再做法洛四联的手术,不知道那个宝宝能不能扛。而且,因为法洛四联,孩子又得了肺内感染,有了呼吸衰竭,肺动脉高压心功能不全,现在要上ECMO了。至少30万还只是治呼吸衰竭加做两次手术的钱,不算后面术后护理。我估计,即使手术非常顺利,她也要在NICU至少住个90天左右,费用又是一大笔。”

应笑:“啊……”法洛四联比较常见,但基本上可以治愈,轻症患者一次手术就可以了,重症两期,而总体上这手术的成功率在97%、98%甚至99%以上。但出生以后比预计重、出生以后有并发症的风险是必然存在的,命运总是那般残忍。这个婴儿就是因为肺部充血而发生了肺部感染,而且还是严重感染。

“我想了下,”穆济生道,“对于法洛四联的姑息性分流手术,开胸可能比较危险——她要先做食道闭锁,而且体重还是太低了。但是现在美国那边有了一种微创手术,做经皮肺动脉瓣扩张加右心室流出道支架术。这个手术创伤很小,不会引起胸腔粘连。等到孩子大一些了,再做一个根治手术。心外科的张主任也赞同了这个方案。孩子不算特别重症,应该还是能治愈的,只要现在呼吸衰竭这个难关可以过去,治愈率是比较大的。”

应笑睁大眼睛。

 文学

“但是,”穆济生苦笑了下,“治疗需要大量的钱。你知道,ECMO是自费的。”

应笑:“……”

“你知道么,笑笑。”穆济生又道,“回国两年了,我最不能适应的是……医生要与患者谈钱。美国则不是。有的时候我很难受——为什么,医生要向患者要钱呢?这不该是我的工作。”

应笑也只能沉默。

穆济生再次叹气,而后开了办公室门,又给应笑打了杯水:“行了笑笑,你可以在沙发上玩儿手机。”

“好的。”

于是应笑坐在沙发上面,穆济生则正好需要查阅一些医学资料。这样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办公室门被“笃笃”地敲响了。

穆济生说:“进。”

应笑先前在大厅里曾见过的男人和一个没见过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

“是你们。”穆济生抬起头来,问,“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了。”女人一直垂着眼睛,男人则是双拳紧握,“我们……放弃。”

说到这儿,旁边女人伸手抹泪。

男人也再一次用左手的拇指和中指擦眼皮下涌出的泪:“能借的人全借完了……还是不够。太多了……太多了……借不到。医生,我们真的山穷水尽了。”

二三十万还只是前期。

穆济生也挺难受的。

人们爱说没钱别生,可事实上可以承受ICU费用的家庭本来就没那么多。

“医生,”这个时候女人说,“把孩子……给我们吧。我们想要抱着她。”

穆济生点点头,站起身来,道:“你们就用这间屋子吧。病区外面人来人往的,不方便。”

“谢谢医生……”

于是穆济生带患者父母走出办公室,走去NICU。

应笑坐立不安地等。等了大概一刻钟,应笑实在坐不住了,也跑到了NICU大玻璃外的走廊上。

她只一眼便找到了穆济生和患者父母。妈妈抱着宝宝坐着,小婴儿还依然带着医院里的呼吸设备。爸爸蹲在妈妈身边,正努力地微笑着,用一根手指轻轻挠挠小宝宝的小下巴颏,逗她。生命支持还没卸下,他们还想拖延拖延。

“穆医生……”NICU内,孩子妈妈抬起头,问,“其他人……我们这种娃爸娃妈,后来都怎么样了?”

穆济生顿了顿,说:“时间真的可以治愈一切。漫长的岁月终究会让你们忘了她,或者,几乎忘了她。”

妈妈听了垂下眼睛,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过了会儿,妈妈又说:“早知道……早知道,还不如当时就做引产。当时就不要了。她也少遭这些罪了。”

穆济生又说:“她努力地与你们见了一面。”

妈妈还是一直哭,道:“我好讨厌‘死亡’这两个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