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强制调教h*嗯啊调教捆绑

道具强制调教h*嗯啊调教捆绑应笑则是傻愣愣的,脑海中就一个想法:邢天材……走了???邢天材走了???

坐立不安到了中午,应笑匆匆地跑到了大主任的办公室。

她关上门,问关主任:“邢天材……怎么走了???跟晋升失败有直接关系吗?”

关主任则长长叹气:“这事儿闹的。”

应笑问:“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啊?”

“他已经走了,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关主任其实还是挺痛心的。邢天材一向能折腾,给医院的生殖中心拍过好几部宣传片,被称为“邢导”,此前关主任很喜欢他,很多人都很喜欢他。

应笑等着关主任说。

“就是吧,他改掉了作者顺序,还干了别的事情。他通过老乡会、校友会联系上了职称评审委员会里的一些人,请人家吃饭、跟人家聊天。但是……他陈述的个人优势里,很多东西都是夸大的,甚至将其他人做过的事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比如冯医生干过的、叶医生的干过的,甚至还有你干过的。用来表明他是一个体贴温和的好大夫。他并没有直接使用你们患者的名字,他的方式是把小故事移花接木到自己的患者身上。不过呢,哎,你答辩时竟然提到了其中两个患者的故事,细节方面太重合了,评委们自然会怀疑。他好像连孙红住在天天家园几零几室都没变一变!你一讲,一出示当时找到孙红的朋友圈,他就露馅了。他‘活动’的一个主任特意过来告诉我注意注意这个人和这些事儿,所以我昨晚上找邢天材也谈了谈——他这些事太过分了。邢天材说解释,他本来没打算偷故事的,但吃饭的时候人家一问,他就一急,也想不出什么例子,鬼使神差地使用了你们几个的故事。”

应笑:“……”她知道,“面试”的时候,对着面试官将同事们做的活儿说成自己的这种事儿极其常见,但常见不说明就是正确的。既然说谎了,他就必须承担风险。邢天材的分数卡在线下,属于努努力可能能上不努力肯定不能上的那种。

关主任又安慰应笑:“他觉得挺难堪的吧,就辞职了。可能也想去小点儿的医院先晋升一下,之后再跳回大医院,这也是个常见路数了。没事儿,你别想太多。好好儿干你自己的。”

应笑:“嗯……”

这确实是常见路数。三甲医院里有太多所谓的“万年老主治”了。云京还好,地京那边更夸张,要省级课题甚至国家课题,但主治医生基本不可能拿得到国家课题,于是陷入恶性循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大批的人“曲线救国”,不得已地离开三甲,去小医院晋升副高,折腾来折腾去的。应笑觉得,邢天材在孤注一掷前,说不定就已经想好这最后的一条路了,否则,他可能也不太敢用通讯作者的邮箱申请更改作者顺序。

“我明白了。”应笑点点头,“算了,不提他了。”

关主任也赞同:“对,不提他俩。”

“还得让一些院外的挂号软件把邢天材拿下来。”

关主任又赞同:“对。”

 文学

就这么着,一切重新平静下来。

云京三院生殖中心悄然少了一个医生。

第75章一更一更

邢天材离开以后,生殖中心照常运转。旧实习生也离开了,第N号新实习生又进来。同时云京三院生殖中心新一年的进修也开始了——云京三院生殖中心每年都有进修项目,外院的人可以申请,进修项目结束以后云京三院会发证书。这个项目参与者众,无数医生来来往往,于是,人来人往中,大家好像都忘记了他们曾经有邢天材这号人。

晋升以后,应笑患者更多了,事情也更多了。比如说,她可以看所谓的“老大难”了——过去,对高难度的患者如反复流产的准妈妈,应笑需要转给大佬们,而现在呢,她具备了为此类患者制定方案的资格。有的时候接连遇到好几个复杂的患者,耽搁了时间,应笑就只能随便对付几口中午饭了。再比如,过去,应笑只做很少量的胚胎移植等等手术,主要为了熟悉熟悉,而现在呢,手术难度变高了。取卵手术少了,移植手术变多了。

穆济生也照常忙碌。

难得的是,穆济生在忙的同时依然非常细心和体贴。

一次,穆济生在接诊婴儿时怀疑婴儿遭到虐待,报了警,后来警察确认穆济生的所有怀疑都是事实,一个所谓“金牌月嫂”竟时不时虐待小孩。穆济生说,孩子身上其实只有一处骨折,孩子父母“意外跌落”的解释是可以说通的,但是更加重要的是,孩子经常蜷缩起来,这不是个正常姿势,吃奶也不多,心情并不好,睡觉经常惊醒过来,容易激惹,他觉得不对,于是报警。粗心的孩子父母得知真相震惊非常,因为月嫂在他们面前一直以来表现良好,他们就也相信了“意外跌落”的说法。因为这个,穆济生再次上了各大媒体新闻版块。

这件事让应笑再次觉得,穆济生是真的热爱新生儿科的工作。

新生儿科又累又苦——病人多医护少,孩子还吵,夜班也多,而且孩子病情变化极快,二线三线值班医生动不动就起床看病,夜班通宵都不罕见,何况小孩不懂得“等”,有需求就大哭大叫,医护必须立即处理。新生儿科医疗纠纷也多——家长们一会儿觉得NICU收费太贵,一会儿觉得医院医生如何如何,而且孩子们是最要紧的,儿童期三分之二的死亡又发生在新生儿期,如果孩子不幸死亡,家长们常情绪崩溃,医生被辱骂被威胁都并不是新奇的事。同时婴儿不会说话,医生、护士必须细心,凭借专业发现问题,这也导致这是一份充满危险的工作。承担了这些东西,收入却也并不像外界以为的那样高,虽然超过其他儿科。因为这些,很多医护抱怨连连。其他科室的医生们时不时吹彩虹屁:“新生儿科的医生啊?你们都是超级牛人啊!”自己却是坚决不去的。

可是呢,真心热爱新生儿科的医护们也是有的,穆济生就是其中一位。小婴儿的恢复能力极其惊人,绝大多数的小患者不会留下后遗症,NICU也是治愈率最高的ICU。没有医生活不了的小婴儿们渐渐康复平安出院,曾病危的小患者们健康长大活泼开朗,医生会很有成就感。

另外应笑其实觉得,除了喜欢孩子、要成就感,穆济生的性子冷淡,NICU全封闭的治疗环境他也很爱……NICU从来没有患者、家属一起指挥的情况,他可以专心处理他重视的小患者们。有病就治,而不用一边治病一边社交social。至于别人说的“儿科医生用处大、人脉广”等等好处,穆济生倒是应该无所谓的。

…………

这天,应笑再次忙成一个陀螺,六点多才看完患者。

她瘫倒在大转椅上,拿起手机看了看微信上的朋友消息。

刚一打开微信,应笑就意外发现好几个关系不错的高中同学给她发来了同一个链接,还问:【这是赵鹤的老公吗?】或者【这是赵鹤的老公吧?】

“???”应笑没回,而是先点开了那个链接。

入目的是好几张辣眼睛的偷拍照片,图片还配着劲爆标题,【夜店偶遇李xx!这是不是婚内出轨?】

几张图上是同一对儿男人女人。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他们俩还激情互摸。

应笑:“………………”

赵鹤外号赵大漂亮,嫁了一个大富二代。前一阵子为了生下家族企业的继承人,找到应笑,做了试管。应笑自己亲自当了老同学的接诊医生,不过取卵以及移植都请了叶默接手——看老同学私密部位这个事儿总归怪怪的。赵鹤想怀双胞胎,关主任便叫赵鹤签了一个知情同意书。试管之后,赵鹤成功怀上双胞胎。

因为老公是个大富二代,家族企业全国知名,班里同学全都知道赵鹤就是李家儿媳。李家儿子也不低调,前些年老爷子曾经想让儿子接班,也推过、炒过,因此,公众里面不少人还是认识这位公子的。男人可能喝太大了,夜店里便激情互摸。

现在……应笑算算,赵鹤怀的两个孩子应该已经八个月大了。

哎——

应笑自然没有多嘴多舌打探八卦,不过呢,她没想到,她没去问,几天后,赵鹤反而联系了自己。

在微信里,赵鹤问:【应笑,32周B超发现两个宝宝有一些小。你能看看吗?】

应笑自然是道:【好啊!】

应笑找了萧七七,萧七七说有点复杂,又发给了妇产科的欧阳主任。欧阳主任又看了看赵鹤之前的B超单,觉得胎盘供血有点问题,建议监测血流动力,而后36周行剖宫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