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污开车~多根一起

高污开车~多根一起没想到魏然居然和她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我觉得吧,你同事和你说的坊间传闻应该不太会是空穴来风,就算可能有编造的成分在,但有一点能肯定的是,真正的惠医生跟他平时表现出来的肯定截然不同。”魏然说,“不过真实的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只能靠你自己去探索了解了。”

魏然说的其实和她自己想的差不多,她觉得听再多别人的耳语,都不如眼见为实。

“至于那个小黑屋,你找个机会把锁撬了偷偷进去看看吧。”魏然和她开玩笑,“进去前记得给我说一声,万一你过了很久都不出来我也好及时找警察来救你。”

言布布:“……我真是谢谢你了。”

要真是小黑屋,她进去还能来得及被救了??

挂下电话之前,魏然顺口跟她提了一嘴:“你们这个四合院我真挺喜欢的,要是有哪个屋子的租客要搬走了你跟我说声,我现在租的房子过段也要到期了。”

当时她看中这地儿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同魏然说了。谁知等魏然联系中介小李的时候,小李说其他几间屋子的租客都已经付了定金,没有空房了。

但魏然还是一直对这院念念不忘,想和她做邻居。

“行。”

她一口答应下来,“东厢房的美女姐姐是短租,等她退租了,我立刻通知你。”

跟俞也确认了周六晚上在她家聚餐之后,葛星宜也分别发微信问了下言布布他们的意见。

言布布和惠熠都一口答应了下来,反倒是之前回微信一直回得很快的孟恬始终没有回音。

葛星宜知道她是个自由插画师,想着她可能会因为画画从而生活作息颠倒混乱,也一直都没催促她。

奇怪的是,过了一天一夜,到了周五的晚上,孟恬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回过来。葛星宜想了想,在睡觉前又发了条微信给她。

 文学

周六早上起床后,她出了屋子打开院门,看到言布布也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了。

“布布。”她走向言布布,“你这两天有跟甜甜聊过微信么?”

言布布摇了摇头。

“有看到过她出来拿外卖吗?”

“……好像也没有。”

葛星宜轻蹙了下眉:“我从周四开始给她发微信,她一直都没有回过我。”

言布布听到这话,猛地转头看向东厢房,声音一下子拔高了:“甜甜她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因为大门就在惠熠的屋子旁边,可能屋里的惠熠听到她们俩说话的声音了,这时也从屋里推开门走了出来:“怎么了?”

言布布原本还有些没睡醒,可当她一看到穿着深灰色居家服、扣子松松垮垮只扣了两个、白皙的胸肌若隐若现的惠熠,整个人瞬间就精神了,差点儿连鼻血也给喷出来。

大白天的,刚起床就引人犯罪是几个意思!

言布布觉得自己是真的无药可救了,看到惠熠本人后,她瞬间就把昨天脑子里所有的纠结和探究全部抛之脑后了。

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上了他!

管他家里是不是有小黑屋还是他本人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呢!她艺高人胆大!依然还想冲!

葛星宜将孟恬的情况大致和惠熠说了下,惠熠提出说:“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她?”

三人一拍即合往东厢房走,等到了门口,葛星宜轻轻敲了两下门:“甜甜,醒了吗?”

大家耐心等了一会儿,屋里毫无动静。

言布布这时重重地拍了两下门,大着嗓门喊了两声:“甜甜!”

依然没有任何人回应。

三人对视一眼,惠熠肃容道:“可能她真的发生了些什么情况,只要她在屋里,她是不可能听不到我们这样喊她的。”

言布布指了指门:“但她从里面锁着门,我们要怎么进去?”

四合院每间屋子的门都是从里面上锁的,外面没有锁扣。开锁的时候只能从里面开,不能从外面开。

葛星宜看了眼东厢房的窗户,正在试图想办法的时候,忽然听到有急急的脚步声从院门口冲了进来。

他们三人齐齐回过头,就看到一个身型精壮,就算穿着随意的运动装也显得气质绝伦的男人朝他们大步走来。

那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姑娘,看着面色都不怎么好。

男人戴着口罩和帽子,看不清脸,但葛星宜却一眼就认出来了——这男人就是那天晚上翻墙来找孟恬的她的男朋友。

“你好。”男人站定在她面前,“甜甜的房东是吗?我是她男朋友。”

近距离仔细一听这个声音,葛星宜几乎完全肯定了自己先前疯狂的猜测。

她点了下头:“葛星宜。”

“葛小姐。”男人的语气虽沉稳,但饱含着掩盖不住的焦急,“你这两天有看到过甜甜出门吗?”

“没有。”她说,“我给她发微信她也一直没回,所以我们三个现在才会过来找她。”

男人轻点了下头,而后果断伸出手指了下东厢房的窗户:“你介意我把甜甜这屋的窗户砸碎吗?我之后一定会加倍赔偿给你。”

葛星宜用力摇了下头:“人比什么都重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