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抗拒的他开车*宝宝含着乳头睡觉

无法抗拒的他开车*宝宝含着乳头睡觉 他笑了一声,温柔低语:“要开始赶稿了吗?”

“嗯。”孟恬将画板打开,拿出笔,“还有好几个商稿没交,快到截止日期了,已经被编辑追杀了好久,我这两天得专心搬砖了。”

“听明白了,我这几天就不过来烦你了。”他尾音上扬,带着浅显的宠溺,“大设计师,不要赶到太晚,起大早也比开夜车好。”

“知道啦!”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江挽川跟她约定了这周日下午派助理小叶过来接她,准备忙里偷闲带她去陆京近郊泡个私汤温泉,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

挂下电话,她开始专心画画。几张要交的商稿风格都截然不同,有的是品牌广告,有的是小说出版书封面,还有电影海报,要画出甲方对应的感觉都不是易事。

但一想到周末就能和他去泡温泉,她瞬间燃起了斗志,决定这几天好好闭关工作。

大约画到十二点左右,她伸了个懒腰,起身边刷微博,边去厨房倒水喝。

她从大学开始就在做设计,因为年轻又有天赋,很早就在设计界打出了一定的知名度,她的微博账号已经积累了好几百万粉丝。

很多拥有许多粉丝的博主一般都不怎么看私信,但她平时比较宅,有事没事就喜欢和粉丝聊聊天,私信箱也是经常翻看的,并且每条善意的留言都会耐心认真地去回。

结果,还没走到厨房,她的脚步就停住了。

在翻今天的未关注人私信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了一条很奇怪的留言预览。

“我知道你所有的底细。”

 文学

那是个没有头像的账号,一看就是个特意注册的僵尸小号。

发信者的ID叫做mengtianbiss.(孟恬必死)

她看得有些心惊,抖着手轻点开了对方的对话框。

一打开,一连串大段大段的话立刻跳了出来。

“我知道你是谁,你长什么样,也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以及你所有的生平履历。”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江挽川的女朋友。”

“你们是青梅竹马,从高中开始就在一起了,一直到现在。”

“你知道吗?像你这样平庸又患有中度抑郁症的人,根本配不上江挽川。”

“他是花了多少努力和刻苦才能走到的今天,他这么年轻,就已经这么出色,未来他还会更璀璨夺目。他是像光一样的人,身边不应该有任何黑暗和阴影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你不配站在他的身边,也不配拥有他的宠爱。”

“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你不和他分手,我会将你所有的底细曝光给全世界。”

“孟恬,你还有六天。”

孟恬看完这段私信的最后一个字,手一松,手机轻轻地砸落在了流理台上。

她想要伸出手去把手机拿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在止不住地发颤。

眼前开始泛起熟悉的大片漆黑,脑袋一阵阵开始眩晕,空气中的氧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

她重重地喘了好几口气,踉跄地靠在流理台边,试图用双手去抓台子的边缘,却抓不住,整个人瞬间颓然地跌坐在地上。

即便她和江挽川的地下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但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么多年,总会陆陆续续的有一些营销号或者八卦号来扒他们。

再加上,他们俩在高中时都很有名,也无法去控制那些和他们不相识的高中同学传播八卦。

江挽川的工作室虽然每次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去压这些新闻,但还是会有不少他的狂热粉闻风跑过来辱骂她。

成百上千条私信层层叠叠地扑在对话框里,江挽川有好几次都悄悄替她卸载了微博。

不让她看,不让她听,也不让团队跟她提一个字。

像保护温室里的花朵那样保护她。

但人的恶意和善意一样,往往都是与生俱来的。尤其在互联网的催化下,恶意通常都会迅速长成参天大树。

这其实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收到过类似这样的私信和人身威胁了。

但今天的这段私信,却格外超出了以往的程度。

对方似乎对她的一切都尽在掌握,最细思极恐的是——她确诊患上抑郁症这件事,除了她和她的主治医师之外,连江挽川和她的父母都不知道。

那对方究竟是从何得知的?

差不多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浑身无力地强撑着从厨房的地板上爬起来。

孟恬握着水杯一路摸着墙壁回到卧室,然后抖着手拉开床头柜的最后一个抽屉,把昨天不想让江挽川看到的药从里面翻出来。

她吃完那些药,靠在床头柜边,眼眶渐渐红了。

其实,她的主治医师曾问过她,为什么不将自己得病的事告诉她的男朋友。

一直以来,他都是她最坚实的依靠和后背。她对他从未有过一丁点儿的怀疑,和他的感情也始终非常牢靠稳固。

但有些事,不是说了之后就能解决的。

这么多年江挽川都把她保护得很好,从没让她受过一点委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