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在玩一个人|我会让他看着我上你

 一群人在玩一个人|我会让他看着我上你喻希颇为嫌弃,“你像极了不冲浪的孤寡老人。”

嫌弃完,她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房间里。

他们的行李已经放在了房间里,因为只住一天,所以喻希只带来了一个小行李箱,里面只放了些化妆品,一套睡衣,以及换洗的衣服。

喻希将它们都拿出来了,为了好收拾,并没有收纳袋里拿出来。

而裴渡更省事了,他每个月都会过来住几天,所以这里有他日常穿的衣服。

喻希将自己的睡衣放在了床上,整整齐齐,没有一点皱痕。

明黄色,看起来生机盎然,但不会显得那么幼稚。

放完,又显得不那么刻意道:“来的太赶了,这睡衣有点太幼稚了,都不是我的风格。”

裴渡看过来,视线落在了睡衣上,随手拉开了最边上的衣柜,里面是好几套女式睡衣,“你要是不喜欢可以穿这里面的,是家里阿姨提前给你准备的。”

喻希:“……”

像是映衬她那句幼稚,阿姨准备的睡衣,都充满了少/妇的风格。

尤其是那件玫红色的吊带群,裙摆下是更深颜色的蕾丝,外面是同样材质的长外套,她不用试就已经想象出穿这一套时的样子。

行走间都带风,满满的风尘气。

凝视了三秒后,喻希直接拒绝了,“不用了,我觉得我这个挺成熟的。”

在房间的沙发躺了会,喻希注意到书架摆的满满当当,只有一个格子很大,却只放了一个纸盒子,占了一半的空间,剩下的却没有像其他格子塞满书。

对比起来,格外的显眼。

喻希猜里面应该放了跟裴妈妈有关的东西,才会这么珍惜。

趁着外公睡觉时,裴渡带着她在房子周围转了一圈。

 文学

外公喜欢种花,后院里俨然是一个小花园,品种齐全,每一个季节盛开的花都有,一年都不会落寞。

好多花喻希都叫不上名字。

“这是鸢尾花。”外公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看着喻希观赏着一种,出声解释。

喻希抬头,笑,“外公你太厉害了,我一直觉得花都太娇贵了,很难养活。”

“没什么厉害的,每一种花都有自己的脾气,摸清楚了就好了。”外公过来,看着这些花,就像是看着自己孩子,有感情了。

进了花房,又想起了一桩往事,“说起来我还记得几年前,这些花都被你旁边这位养的死了大半,可把我心疼坏了。”

“他的心思都在工作上了,哪里会养花。”喻希看了裴渡一眼,心想还有你不会的事情。

外公却摆摆手,“哪里啊,是那段时间失恋了,整个人丢了魂。”

说完,又纠正,“不对不对,不是失恋,他还是暗恋呢。”

“暗恋?”喻希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看着裴渡的目光多了几分戏谑,想象不到像裴渡这样的人也会有暗恋女孩子的时候。

外公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问裴渡:“诶,这个是不是不能讲?”

第39章你是第一个

“讲讲讲!我还不知道裴渡有这么一段历史,说出来,大家高兴高兴。”外公的语出惊人,对喻希来说就是意外之喜。

说完又去看裴渡,一副“你不可以这么小气阻拦”的小表情毕现。

裴渡撑着花台,情绪稳定,没有被提及往事的尴尬,而是无奈的看着外公,道:“我反对您就会不讲吗?”

“那必定是不会的。”

喻希看热闹不嫌事大,鼓捣着外公快点说出来,“外公快说。”

外公手叠在腿上,高兴的样子都不像是突然提起,而是早有预谋一样,“那时候,他应该在念大学,在这之前都是一本正经,没有什么恋爱的迹象,说什么谈女朋友不如多看两本书的鬼话。”

那时候,喻希也跟裴渡认识了,这话的确像是他能说出来的。

“这种鬼话我是不信的,果然,没多久就发现这小子不一样了。”外公像是断案老吏一样,“他有一天,突然就换了发型。”

“嗯嗯?”喻希听的很认真。

外公又道:“在以前他仗着遗传了我,对自己的外表从来就没上过心,图个省事。头发就是剪剪短,衣服也是阿姨提前配好了,他直接就穿,可那段时间里,他就开始自己挑衣服了,把自己收拾的也是越来越精神了。”

说到这里,外公啧啧两声。

“大家都是这个年纪过来的人,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思。我知道他的性格,没问过他,问了他也不会说。”外公顿了下,“当然我也没有那么坏,自己偷偷去调查。”

“我能看见那小姑娘,也是意外。”

喻希脑子里已经脑补了一出,刚初恋的少男少女,被撞见长辈时的羞涩。

“那小姑娘是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她没怎么想就已经问出来了。

外公摇头,“就是远远看一眼,两个人就进咖啡厅了,我当时还有事就没跟过去,只知道看身形挺高,是个身形匀称

心,因此身体机能下降,失眠多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1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