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取下的东西叫*啊一个一个慢慢来

身体取下的东西叫*啊一个一个慢慢来于是挑了几个平常相处不太和谐的,他又大笔一挥,全给把罪名记下来了。



赵权重新拿在手中看了眼,这下满意了。



不过他还是笑着问道:“不是胡诌八扯吧?要是胡说的话,那我到时可找他们跟你对质了。”



“不是不是,这您放心,绝对不是,都有证据可查,有证据可查……”



赵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挥挥手示意陈六福出屋。



陈六福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连声道谢后往办公室外走去。



只是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赵权又把他给喊住了。



陈六福都有些急了,该道歉的也道歉了,该检举的也检举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啥啊这是?



“陪老婆去医院孕检是正事,以后再陪着去孕检时不要找人打卡,跟我说一声。只要不耽误工作,我给你记全勤。公司里其他领导要有意见的话,让他们来找我。”


 文学


赵权的话传入耳中后,陈六福都愣住了。



他原本还以为赵权是没完没了的要收拾他,但远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他心里暖呼呼的,顿时感动到不行,“赵、赵总……”



赵权挥挥手,“行了,去吧,一个大男人真要在我屋里哭起来,我怎么跟别人解释。”



陈六福深吸口气,给赵权狠狠鞠了一躬,“谢谢赵总,谢谢赵总!”



他刚才已经谢过一次了,但那只是惧怕赵权给他穿小鞋而已。



这会儿的感谢,却是他发自肺腑的。



因为赵权不仅没有追究他之前的事情,反倒还给了他这么大的便利。这种暖心的照拂,是他在工作单位里从没有体会过的,所以他真的是既感动又感激。



望着陈六福离开的身影,赵权脸上浮现出微笑。



他要整这群兔子不假,但也不是不论青红皂白的就一通瞎整。



打小家里老狐狸的打完一拖鞋再给块糖吃,就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恩威并济。



这种收服人心的小手段,他脑袋里不知道揣了多少。



将陈六福写的‘罪状’扣合在桌上后,赵权等到了买烟的徐军归来。



这时候徐军气喘吁吁的满头汗水,手里还拿着一包苏烟,“赵总,烟我给您买回……”



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赵权就皱起了眉头,“怎么是苏烟啊,我抽不惯,换中华吧!”



徐军气还没喘匀乎呢,就被赵权给打发滚蛋了。



他还不敢在心里骂,因为他发誓了。



不过在他临出门前,赵权又吩咐道:“对了,你顺路把刘四喜给喊过来吧!”



徐军离开办公室不多会儿,浓妆艳抹的刘四喜就进门了。



“呦,赵总,您找我呀?”



那扭来扭去的屁股蛋子,几乎要把裤子都给扭破了。



不过对于这种壮年娘们儿,赵权是真心没什么兴趣。



于是他直接对刘四喜挑开了话题,“怎么着,我刚才听徐军说,你偷偷把家里电脑的坏硬盘带来,跟公司电脑里的硬盘对换了一下,然后就去找维修那边报修换新的去了?”



刘四喜心里‘咯噔’一下子,直想把徐军的老祖宗都从坟里给刨出来,虐上千百遍。



你这狗曰的徐军,竟然敢告老娘黑状,看老娘回头不大嘴巴子抽死你!

“赵总,我冤枉啊,这都没有的事儿,您可别听徐军在那瞎说八道啊……”



刘四喜在办公室里喊着冤枉,赵权挥挥手表示没事。



“徐军说是取证据去了,等他回来你们对质下。如果这事是假的那我刚好借这个理由开除他,不过要是真的话那可就麻烦了。这属于盗窃,虽然判刑不至于,但拘留和罚款是少不了的。”



原本还装模作样喊冤的刘四喜,听到这话后吓了一跳。



她强笑着说道:“赵、赵总,您看不就一个硬盘嘛,几百块钱的事,哪用的着报警,人警察都挺忙的,咱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别给人添麻烦了呗?”



边说着,刘四喜边凑上前,故意拿她身前四两在赵权胳膊上磨蹭着。



按说这刘四喜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在公司里也有不少男同事撩她。



不过对于这种四十多岁的壮妇,赵权是真心没兴趣。



他抬起头瞪向刘四喜,直把人给瞪的讪讪而笑,扭捏着又退到了旁边。



“赵总,今天早上的事是我不对,我以前的态度也有问题,我不该骂你是个死送外卖的……可是赵总,您就看在咱们两年老同事的情分上饶了我吧,高抬贵手可以吗?”



“不不不,我这是办公事,跟咱俩之前的私事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是记仇的人。”



赵权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笔,又跟刘四喜说了好多,都是关于看守所里的黑暗。有暴菊的,有把女犯生生拖进男监区整宿整宿轮的,还有拿工具糟践女犯人的……



直到快把刘四喜给吓哭了,赵权这才把纸和笔推到她面前。



当刘四喜得知要写别的‘罪状’时,二话不说提起笔唰唰唰的就把徐军罪名给罗列出来了。



等她写完后赵权拿起来看了眼,不太满意。



“别人都是好员工,那不显得只有你刘四喜自己不守规矩?”



刘四喜恍然大悟,赶紧重新摸起笔把得罪过她的同事都给写上,还给罗列了‘罪状’。



赵权将重新写完的‘罪状书’拿在手里看了眼,又多出三个人来,挺满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