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汁水溢满了嘴巴|这个小 的水竟然是甜的

 甜甜的汁水溢满了嘴巴|这个小 的水竟然是甜的在林婉荟说出这句话后,何歆安久久不能平静心情。

在她惊愕万分的时候,对方只是轻描淡写抛出一句,“我又不傻。”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何歆安在原地傻眼。

何歆安回家缓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冷静下来。

冷静之后,再回想之前和路栩在公司的那些举动,只觉得自己像个谈恋爱谈到脑子不见了的傻瓜。

先是官微发的那条微博,那嚣张的态度,再是路栩第二天一大早找上林婉荟办公室。

哪个高层,还是个空降的挂名高层,会突然对一个员工这么上心?

这么明显的举动,林婉荟看不出来,才是真的傻。

只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何歆安现在这么一想,更觉得羞耻了。

但幸好,官微那事,除了熟知路栩的人,其他人不大会联想到他身上。

而路栩一大清早找上林婉荟办公室的事,大家只知道他来过办公室,但却不知道他们在办公室具体说过什么,所以也不会有人和林婉荟一样,注意到这其中的关联。

再者,看林婉荟刚刚那种完全不在意的态度,看得出她是早就看出来了,公司却依旧风平浪静,想必她没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既然林婉荟一开始就选择帮她保密,那她也不用担心林婉荟再告诉别人。

但即使这样,她和路栩也该多小心注意了。

何歆安边用冰块敷着脸,边暗暗下了决心。

但她又深知路栩那黏人的性子,不可能听她的话,能忍住一天不和她“偶遇”一次,所以她得主动去避开他。

正这样想着,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恰是她正在想的这个人。

何歆安一接下电话,就听到电话那边的男生贱贱的声音。

 文学

“安心,想我没有?这么快就接电话了,是不是就等着我打电话过来啊?”

语气贱兮兮,又带着点小嘚瑟。

隔着手机,都能让人想象到,男生小尾巴翘上天的嘚瑟小模样。

“你少自恋。”何歆安忍不住笑出声,却又疼得倒吸凉气,“嘶”了一声。

听出她不太对劲的吸气声,路栩皱眉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没事,”何歆安把冰袋重新贴在脸上,编了一个借口诓他,“我烧水呢,不小心被烫了一下。”

路栩没多怀疑,注意力被她转移,“你烧水做什么?”

何歆安小小地汗颜了一下,继续去编另一个谎话去圆第一个谎话,“烧水煮泡面,当夜宵。”

路栩哦了一声,又道:“你在家少吃点泡面,不健康。”

何歆安挑了下眉,调侃道:“我们路少爷,什么时候这么养生了?”

听到她那句“我们路少爷”时,路栩翘了翘嘴角,又假装不那么在意那个前缀,一本正经教育她,“别打诨,我认真提醒你呢。”

“行行行,”何歆安无奈应和,“少吃一点,少吃一点。”

这语气委屈又无奈,听起来很像是迁就地哄他,但何歆安却忍不住想笑。

她早就洗完了澡躺在了床上,煮泡面吃夜宵也只是为了掩饰刚刚痛出声的一个借口,却没想到他在这事上犟上了。

不过,一直泡面泡面的,还真的说得她有点饿。

和路栩聊了几句,对方果然还是没忍住说了明天可以回国的事,直接把提前回国的惊喜更提前地告诉了她,直接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当惊喜。

何歆安觉得无语又想笑,不知道他是真憋不住事儿,还是真不知道“惊喜”这两字的含义。

虽然嘴上笑着应他,还调侃了两句,但她心里却是轻松不起来。

何歆安摸了摸自己还肿着的脸,祈祷着明天早上之前能消了肿,不然顶着这张脸去公司,被人看见不好,被路栩看见更不好。

她又去冰箱里拿了包新冰袋,敷在脸上,忍着痛按摩。

敷了一会儿脸,何歆安忽然又觉得饿了,刚刚一直把泡面两个字挂在嘴边,心里头不自觉就想着泡面,让她真想吃桶泡面了。

她摸了摸肚子,在长胖和满足口腹之欲之间权衡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委屈肚子,保持身材。

即使默念了好几遍“一天少吃两口肉,下场维秘你走秀”这种管住嘴的洗脑神句,但还是不免有些不甘心,甚至都脑补出了订个外卖放纵一次的场面。

何歆安不甘心地躺回床上,捂着肚子正准备睡觉,门铃却忽然响起。

何歆安皱起了眉,心想这大半夜的,会有谁来她家。

出于警惕,她没马上开门,而是问了一声,“谁啊?”

下一秒,外面的人答话,美好得仿佛来自天堂。

“您好,您的外卖,请开门拿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