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在手中绽放”冲撞着他的身体

“柔软在手中绽放"冲撞着他的身体没什么,就是一张废弃的材料报价表。。”

何歆安恢复镇静,一脸认真地胡扯理由,又说:“下班了,我今天就不和你们去搜刮附近的美食店了,先收拾东西回家了。”

说完就开始收拾东西,小遥哦了一声,边回过身收拾东西,边小声嘟囔,“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安心姐好像什么都知道?”

这样嘟囔着,她又往何歆安的方向瞥了一眼,却看见她收拾东西收拾到一半停下来,动作迅速地把刚刚那张“废弃报价表”揉成一团,塞进衣服口袋。

小遥:“???”

没发现小遥注意到这边,何歆安收拾完东西,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

小遥一脸诡异地盯着她离开的背影,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正沉思着,忽然被人敲了下头。

侧头一看,果然是年尧。

小遥皱着脸,不满地看着他,“你再多敲几下,我会被敲傻的!”

年尧靠在她办公桌边的隔板上,抱着双臂,“反正你已经够傻了,再傻一点也没人看得出来。”

小遥:“……”

小遥按下头上快要具现化的“井”字,决定不和弱智计较这么多。

她又忽然想起什么,看向年尧,偷偷摸摸问:“你有没有发现安心姐今天有点奇怪?”

年尧疑惑,“怎么奇怪?”

小遥朝他招手,让他凑过来点,等他真的弯腰俯下.身,她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就是我刚刚看到她偷偷摸摸地在看一张小纸条……”

女生接下来的话,年尧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女生说话间,呼吸喷洒在他耳边的热气,和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淡香上。

 文学

近在咫尺。

只要他再往那边,假装不经意地靠近一厘,就能让她的唇蹭上自己的脸……

年尧忽然站直身子后退了一步,“我突然想起有点事,先走了,下次陪你涮火锅。”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话都没有说完的小遥,留在原地一脸懵逼。

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家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诶不是……奇怪归奇怪,好歹留个人陪她涮火锅啊!

而另一边,何歆安急匆匆独自离开公司,开车回了小区公寓。

就要进大厅时,她突然犯懒,不想做晚饭了,又晚上工作可能还要熬夜,她又换了个方向,拐到小区超市去买些速溶咖啡和泡面。

提着东西回家,从包里拿出钥匙,把钥匙和缠在一起的流苏挂饰甩开,刚要去开门,门却忽然从里面被打开。

何歆安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一步,举着钥匙差点要砸过去。

而她在看到屋里站着的男生,和男生端着的一盘玫瑰蛋糕,以及他周身的那片火红火红的玫瑰花海时,举着钥匙的手更加没控制住,把钥匙扔了出去。

钥匙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抛物线终点很巧合地,落在了端着那盘奶油的手上。

也就是在那瞬间,男生的手吃痛松开,蛋糕顺势翻转掉落,背面朝上,砸在男生脚上。

路栩:“……”

何歆安:“……”

第62章第六十二个亲亲

玫瑰花海,玫瑰蛋糕,牛排香槟,烛光晚餐,都是他亲自……上网查过来的套路。

只为了让某人切身感受一下他身为男朋友的帅气和魅力。

只是,这还没帅上三秒,就被对方一个钥匙,砸成了“奶油小生”。

路栩站在原地,低头盯着自己脚下的那盘惨不忍睹的蛋糕,无语凝噎。

按照网上的套路,不应该是这场浪漫事件中的女主一脸感动地跑过来,踮起脚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二人再来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情到深处,气氛正好,再在客厅做些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事,且恰当地用蛋糕上的奶油作为增加情趣的工具,继续更和谐地去做那些脖子以上以下都不可描述的事?

但是,现在在他这里,貌似第一步就开始走歪了?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在路栩陷入沉思之时,何歆安一脸尴尬地走过去,“你说你,突然来这么一出,吓得我以为家里进了贼。”

何歆安一说完就后悔了,她原本是想道歉来着,但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责怪。

她更尴尬地蹲下.身,替他把蛋糕底盘拿开,边说道:“你把鞋子脱……唉,你还是把裤子和鞋子都一起脱了,去浴室洗个澡,别把奶油弄得到处都是。”

……这是嫌弃他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