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想尝尝我|摸到她的娇嫩

你是想尝尝我|摸到她的娇嫩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又不敢明着瞪他,使眼色警告他别过来。

只能眼睁睁看着路栩朝这边走过来。

就在何歆安差点没绷住,准备随便扯个理由起身离开的时候,路栩忽然停在了她对面的那一桌旁边,不再继续过来。

路栩不动声色地往何歆安的方向瞥了一眼,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扫了一眼四周朝自己注目的人,清了清嗓子,笑道:“大家不要紧张,我来看看咱们公司的伙食怎么样,毕竟接下来大半辈子呢,都要经常来这解决中午饭,我怎么也得先考察考察。”

他这番话,说得巧妙。

早在他空降公司从路少爷一跃成为小路总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对他有大意见。

恨自己没有个这么厉害的亲爸,没有个这么能干的亲姐,更恨他即使不学无术,也一样能轻易把其他正在努力的人踩在脚下。

大家虽然明面上不敢说,但心里都还是不服气的。

除了平时路过偶遇,路栩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公司大部分员工都在的集体场。

在此之前,大家基本上都没正面接触过他。

仅有的了解,只是人尽皆知的纨绔少爷形象。

但现在,他忽然来了员工餐厅,口头上说着考察餐厅,实际是暗示他们,他将来是要长期来这,要长期在这家公司待下去。

作为公司董事长的亲儿子,路总的亲弟弟,他长期待下去的意义,可不就是接管这家公司?

接管公司,就意味着他来这里,不是被家里逼着,被迫过来混日子,也不是在外头耍得累了,来公司随便工作一段时间换个方式玩玩,而是要改邪归正,实实在在地开始做实绩。

这种野心勃勃的暗示,似乎是猖狂了一些,但这不失幽默的话,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讨厌。

既摆出了管理层领导的架子,又不让人觉得高高在上,反而觉得他挺接地气。

在他笑着说完这句话后,大部分人心里都开始有了点动摇。

这真的是他们在传言中了解的那位嚣张跋扈的二世祖吗?

 文学

连何歆安都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讶异他能说出这么圆滑的话。

职位稍高资历深一点的员工,接下他的话梗,开玩笑道:“小路总,我们不紧张,该紧张的是餐厅的厨师吧?”

路栩浅浅地笑了笑,去窗口打了一份套餐,又端着盘子回到刚刚何歆安对面的那张桌子旁边,向在这边坐着的两位员工询问:“不介意我坐这一起吧?”

在这桌坐着的是两个年轻妹子,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都是刚进公司不久,还没那种人精场里的心机和世故。

简单粗暴地来说,就是还停留在看人先看脸的阶段。

本来他站在这里,就已经是对她们血槽的挑战,现在这么绅士地一笑,这么温和地一问,血槽早空了,哪还会说什么拒绝。

两妹子立马挪位置,挤到一起,给他腾出一整排的位置,“您坐您坐。”

路栩道了声谢,就坐在她们对面,恰恰和坐在对面桌的何歆安打对面。

周围人陆陆续续收回目光,还还是会忍不住好奇,时不时往他这边瞄上一眼。

两个员工妹子没坐几分钟,顶不住血槽骤空,就说自己已经吃饱,然后手忙脚乱地端着盘子离开了餐桌。

尽管她们盘子里,还有两个肥肥的大鸡腿。

尽管这是她们在午餐前两个小时就已经做好中午要吃大鸡腿的的决定,特意挑的超肥大鸡腿。

但没有哪个妹子,有勇气在一个帅哥,还是自己上司的帅哥面前,埋头啃鸡腿。

她们从位置上离开,路栩对面完全空了,他状似不经意地把目光投向何歆安,却见她正和同桌的人聊得开心,压根就没注意他这边的事。

路栩有点不爽了。

她难道就一点都没注意,他刚刚那稳重的姿态,和那成熟的人格魅力?

还有,跟女生聊得这么开心就算了,怎么旁边还多出个男人?

“安心姐,安心姐,你就跟我说说嘛,你和你的小戒指怎么在一起的?”

小遥眨巴着大眼,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就看在我母胎单身到现在的份上,让我取点经也好啊。”

何歆安被她这张口就来的外号逗得想笑,又顿悟了些什么。

她说呢,从她接完电话回来,这小姑娘就一脸八卦地盯着她,眼里都快冒绿光了。

听到她自嘲母胎单身的时候,何歆安下意识瞥了眼坐她旁边的年尧,笑得意味深长,“小尧啊,爱情这东西,听别人讲多少都没什么作用的,关键还得有勇气迈出那第一步。”

年尧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略不自在地低了低头,埋头吃白饭。

小遥以为那句“小yao”是在说她自己,有些不满地嘟囔,“首先我得先有个喜欢的人啊,连这都没有,我和谁勇敢?”

说着,她又专注于最开始的八卦,继续追着问:“安心姐,我就是想听听,你和你男朋友的事,你就随便给我撒点狗粮,让我感受感受一下恋爱的感觉嘛。”

何歆安被她逗笑,“还有这种操作?”

她有点无奈,“但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你就说你想听什么?”

小遥见有挖点八卦的机会了,眼睛都亮了,连忙问:“他多高?帅不帅?帅的话是那种帅?人怎么样?暖男型的还是闷骚型?”

这一连串问的,让何歆安眼角直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