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样别停*看着她粉嫩的

就是这样别停*看着她粉嫩的他看向林婉荟,微微弯着嘴角,笑意却未达眼底,“而林经理你,作为这里的领导者,仰仗自己资历深,排挤新人,导致这一连串的蝴蝶效应,还闹到网上,损害了公司形象,是不是也该反省反省自己?”

林婉荟眉头一皱,冷着脸道:“新人入职,本来就要从底层做起,我只是让她快速适应大公司的节奏,不存在排挤一说。”

“快速适应公司节奏,就得做你指派的这些杂活?”

路栩的耐心被她嘴硬死不认错的态度迅速磨光,再没那个好脾气和她客客气气说话,语气不善道:“这家时装公司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行外人不知道,可以理解,但从成立之初就待在这里的林经理你,难道不知道?”

“何歆安是我们上娱三顾茅庐请过来的,上娱花重金把安心工作室挖过来,不是让他们给你一个人打杂。”

“还是,林经理你觉得,就算把这家空有噱头的时装公司的招牌取下来,变成上娱的一个专门只为艺人服务的时装部门,你都不在乎?”

林婉荟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却也在听到路栩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白了脸色。

拥有独立品牌的时装公司,变成一个专门只给艺人提供服装的时装部,对这家公司的所有人,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更会成为行业内的一个笑话。

听闻路栩的话,何歆安也凝重了脸色。

她下意识看向路栩,潜意识里想当作这只是他的一时气话,却见他表情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威胁的意思,严肃起来,整个人气势压人。

见林婉荟没再说话反驳,路栩也意识到自己这话的严重程度,他继续道:“行了,不管你们俩有什么新仇旧恨,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两个人都给我写篇一万字的检讨,明天交到我办公室。”

何歆安第一反应是心里画满了问号。

她也要写???

尽管不情愿,但还是给了路栩的面子,咬咬牙,应了声是。

相比之下,林婉荟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她也是个有傲气的,她到上娱工作的时候,这位小路总还指不定在那个夜店浪呢,他自己都是最近才入职,不过是仗着路董事长亲儿子路总经理亲弟弟的身份,才能空降到公司。

无论是年纪还是资历,她都是前辈,她怎么可能服气给一个才进公司几天的黄毛小子写检讨?

 文学

路栩却意外地没暴躁跳脚,而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三天之后的董事会,林经理您知道吧?”

闻言,林婉荟脸色白了白。

开董事会和她有关系,却也没什么大关系,管理层的决策,他们做事的,执行就是。

但是,路栩这么一说,这个董事会的召开,就很有可能和她有很大的关系了。

不只是她,而是对整个时装公司。

时装公司一直是上娱管理层的一个争议,路雪阳当初一心要开展除去培养艺人之外的副业,首先就从时装下手,花了精力让上娱旗下的艺人想着法子宣传,才让这家公司有了一个很好的起点。

但路雪阳当初成立这家公司时,就一直存在争议,这也是为什么公司高开低走。

路栩现在说这种话,意思不言而喻。

三天之后的董事会很可能和这家公司的未来有关。

如果她再执意下去,排斥针对何歆安,那董事会上……

想到这,林婉荟抿紧了唇。

她从公司成立之初就被调过来任职,她打从心底感激路雪阳的赏识,珍惜这家公司,也正是因为珍惜,才这么视路雪阳挖过来的何歆安一众,是外来者,也因此排斥。

在路栩说完这句话后,林婉荟沉默了几秒。

最终,她还是低下了头,接下了路栩的惩罚,“我知道了,小路总,我会检讨自己。”

路栩满意挑眉,挥手让她出去。

何歆安在路栩这一席话之后也陷入了沉思,见他挥手,下意识也要跟着林婉荟出去,却又被路栩喊住。

“何歆安,你等等。”

路少爷倚在办公桌旁,屈着手指,关节在桌上敲了敲,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才进公司就捅出这种篓子,来坐这,我给你好好思想教育一下。”

何歆安:“……”

在林婉荟离开办公室,并顺手带上门后,何歆安走到路栩面前,抱胸看着他,“写一万字检讨还不够,小路总还想怎么教育我?”

路栩立马换了个表情,咧开嘴笑,“人都走了,还装什么上下属啊,快过来让我抱抱,几天不见,快把我想死了。”

边说着就边走上前想要去抱她,却被何歆安伸手抵住胸口,不让他靠近。

何歆安冷漠地看着他,“小路总,我可不希望在被直属上司针对之后,又传出利用潜规则上位的传言。”

路栩立马委屈撇下嘴,“那抱都不让抱了?”

何歆安依旧冷漠,“上司要抱我,真的不敢当。”

这话说得客气,但她这面无表情说出来,傻子也能听出其中的含义。

路栩知道她这是在生气自己没一开始告诉她,他和路雪阳的关系。

他叹了一口气,“之前一直没告诉你,是怕你因为这层关系多想。”

确实,路雪阳最开始发现她,是因为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