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再深一点|做了一回又一回

能不能再深一点|做了一回又一回路栩拉开她的手,从被窝里退出来,丢下一句“再不起床今天就不带你去游乐场了”,就匆匆忙忙下床去浴室了。

何歆安正半梦半醒地梦见自己在楼下小摊那买烤香肠,不小心烫到了手,冷不丁听见路栩说游乐场三个字,反射性地睁开眼。

她后知后觉地让大脑反应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茫然地眨了眨眼,“去游乐场?”

何歆安揉了揉眼睛,发现身边没人,浴室水声哗啦啦地响,她慢吞吞地从爬下床,走到浴室门前。

许是大脑还没完全从梦里缓过来,鬼使神差地,她门也没敲,直接拧开了门把手,推开浴室的门,重复问:“去游乐场?”

正在解决某些问题的路栩:“……”

意识终于回笼的何歆安:“……”

三秒钟后——

是一声大力关门的闷响。

何歆安捂着眼睛冲浴室里的人嚷,“你你你一大早在浴室干嘛呢!”

被抓个正着的路栩也很是不知所措,捂住自己受了惊的小路栩,没好气回,“你一大早对我又抱又蹭的,你说我能不干点什么?”

“……你变态!”

“我变态?你还不敲门呢!你才是变态!”

“……”

不太平静的早晨,房里是鸡飞狗跳的混乱。

门两侧的变态,哦不,门两侧的男女,不约而同地,双颊泛红。

一直到两个人都收拾好,准备出门,何歆安的脸都还微微透着红。

虽然昨晚她都亲自动手帮他做过一次,但比起一大清早,看见自家男朋友在浴室做那种不太和谐的事,还是这个的画面感,更有冲击性。

倒是路栩,只是刚开始被吓了一跳,在浴室解决完了,冲了个澡,就没那么在意了。

也不知这到底是因为身为男生的他,心够大,还是身为路少爷的他,脸皮够厚。

 文学

游乐场离家挺远,但坐个地铁也就几十分钟的事,何歆安不想开车,加之现在还早,索性二人步行到附近的地铁站,再坐地铁过去。

二人先去了小区附近的一个早点铺,正值早上八点多钟,过了早点铺的营业高峰期,何歆安和路栩进去的时候,只有稀稀拉拉的两三个人。

路栩替她拉开椅子,接过她的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问她,“吃什么?”

“随……就豆浆吧。”

何歆安原想说随便,但又怕路栩“随便”出一碗热汤滚滚的大碗面,连忙改了口,点了杯豆浆。

其实她更愿意在家随便吃点东西再出门,或者出了门之后什么都不吃,不是为了保持身材或减肥,而是为了她早上花了半个小时化的这个妆。

豆浆好歹有根吸管,不那么容易破坏她才涂好的口红。

路栩自然不知道她心里的这些小心思,听到她只点了杯豆浆,不由皱了皱眉,“吃这么少?”

他去摊子前端了碗素面,又端了杯豆浆,手指上还勾着个袋子,里头装着两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

他把包子和豆浆放到何歆安面前,“今天去玩大半天呢,不多吃点会撑不住。”

似是怕何歆安担心吃不完浪费,他又“体贴地”补充了一句,“你尽管吃,吃不完就剩给我。”

看着面前两个加起来比她脸还大的肉包子,何歆安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尽管还惦记着唇上的口红,但她最终迫于对面路栩的压力,和被包子肉香勾起的馋虫,两只手捧着包子,小心翼翼地,一口一口咬。

她吃得斯文,也吃得很慢,路栩把面汤都喝得快见底了,她也才吃了半个包子。

路栩也不催她,单手撑着下巴,耐心地等着她吃完。

何歆安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不自觉抿了抿唇,想偷偷舔去嘴上沾的油,舔完才想起自己唇上还有口红。

一想到自己把口红都给舔没了,她更不自在了,连忙放下包子,匆忙喝了一口豆浆,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就拿着纸巾假装擦嘴来挡住嘴唇。

路栩自是没注意她这一系列小动作,他注意力全在她刚刚舔嘴唇的那一下上。

小巧的舌尖,像是不经意地,在那片唇上轻轻一舔,说不出有多诱人,却着实让他喉头紧了紧。

如果她能那样舔……

呸,路栩,你不能禽兽。

路栩暗暗甩去脑子里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注意到何歆安拿起纸巾来擦嘴了,路栩顺手拿过她剩下了一个半包子,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

趁着他接着吃东西这时间,何歆安飞快地从包里拿出口红和化妆镜,麻利地给自己补上,期间还不时往路栩那瞥两眼,就怕他注意到自己吃花了妆。

盖上口红的那一刹,何歆安莫名有种战士收刀落鞘的释然感。

唇上多了一层颜色,连看人的底气都不一样了。

她看了眼撑得打了个小嗝的路栩,嫌弃得眼角一抽,从桌上抽了张纸巾,递到他面前,“吃得一嘴油,快擦擦。”

路栩却不伸手,凑过去,就着她的手,在纸巾上胡乱蹭了两下,这才退回去,笑嘻嘻开口:“擦完啦。”

他这半是随意半是调戏的动作,惹得何歆安有些不自在,她收回手,噌一下站起身,丢下一句“走了”,就戴上口罩低头往外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