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挤出来不能破了*别揉了都涨了肿了了

自己挤出来不能破了*别揉了都涨了肿了了嫂子居然是光着身子的!

当然,我是瞎子,她用不着忌讳我。


不过,难道嫂子喜欢光身子睡觉?


我走了进去,瞟了一眼电视。


又呆住了!


电视里居然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光身子在做那事儿!


然后,我看到下面的影碟机亮着,嫂子是在放碟片!


她居然在看这个?


我蔫下去的小祖宗一下就起来了!


乖乖!


我想起了刚刚我妈说的话:“你嫂子眉毛浓密,嘴唇厚实,两眼看上去水汪汪,这种女人欲望强”


而嫂子给我递蚊香的时候,她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我的两腿之间。


为了怕她看出什么,我赶紧说道:“嫂子,我尿急,你快给我!”


嫂子‘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嫂子也想上厕所,我们一起去吧!”


然后,她穿上睡衣,拉着我走了出去。


 文学

在她穿睡衣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盘子里放着一根新鲜的黄瓜。


难道嫂子把这个当夜宵?


到了卫生间,嫂子让我先进去,然后,我发现她悄悄的把关上的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嫂子居然在偷看我!


我发觉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说破呀!


难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听村里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本钱大,那样,她们才有充足感。不过,我没法理解,因为我还是一个童子娃儿。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侧着身子,然后扒下了裤头。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被嫂子这样看,我下面涨得厉害!


嫂子眼紧紧的盯着我,竟然两只手摸起了自己身体下方,表情非常的迷离,这太香艳了!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递给了我,然后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点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间里看那个!


那个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小电影吧?


她还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发断定嫂子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我哥现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样用手来解决问题了。


要是,我能变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要知道,这个手机是嫂子今天才送给我的,是一款盲人专用的手机,可以通过语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机上只有我嫂子还有我父母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拿了过来,一看,是嫂子打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给我做什么?


没有多想,我接了电话。


“金宝吗,我是嫂子!”嫂子的声音响起来,有点急切。


“嫂子,你还没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宝,把你吵醒了,你能来我屋里吗,我有点事!”


这个时候,叫我去她屋里,有点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难道嫂子看小电影,受不了了,让我去当她的手?


心里想着,我答应了一声。


再次来到嫂子的门前,一推,门开了。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嫂子正坐在床边,还是光着身子,不过,电视已经关了。


她走过来,把门关好,然后,把我拉到床边。


“嫂子,啥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正大光明’的看着嫂子。


由于瞎了这么多年,我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差不多粘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得见了,不过也就是一条缝,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还戴着墨镜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纤毫毕现,那视觉的冲击比刚才在卫生间外偷看还要强烈!


我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嫂子欲言又止,脸已经红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说呀!”


“金宝,是这样的……”嫂子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黄瓜放、放到身体里去了,结、结果断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张脸红得像苹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头柜,看到盘子里还有半截水淋淋的黄瓜!


“嫂子,你说啥,黄瓜放到身体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咙上了?”我下意识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没有看出异样!


要知道盘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黄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咙上,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她一个大人,怎么可能把黄瓜囫囵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宝,黄瓜没有在喉咙上,是、是在我下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张开了腿。


我脑袋‘轰’的一下!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嫂子把黄瓜当成男人那个了?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醋,村长的儿子方大庆对小卖部老板娘林翠花说,她男人没在家,她只能用黄瓜止痒,结果被林翠花给骂了一顿。


当时,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这黄瓜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


“嫂子,你……”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嫂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羞羞答答的说道:“金宝,你不要乱想,嫂子是个女人,有正常的需要,你哥已经走了好几天,所以,我才……嫂子不是坏女人,你以后会明白的。”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女人,可我要怎么帮你,我看不见啊!”我一脸无奈的表情,心里却是激动无比!


嫂子以为我是瞎子看不见,我却可以趁机看个仔细啊!那可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


我听说,男人和女人办事儿,就是男人把家伙放到女人那里去!


“金宝,你千万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父母也不行!否则,嫂子丢死人了。”嫂子低着头说道。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会说出去!”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哎,幸好你看不见,不然,嫂子真是羞死人了。”嫂子抬起头来,又期期艾艾的说道,然后,就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那处,然后,她自己躺了下去。


“金宝,就在那里,你、轻点伸进去。小心,别、别再弄断了!”她的声音已经低得像蚊蝇。


我激动的一颗心快跳出嗓子眼了!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欣赏女人的身体,而且还是我的嫂子,如初生婴儿般娇嫩的肌肤,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更刺激的我几欲发狂!


“知……知道了,嫂子。”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一股淡淡的异香弥散在空气中,这种香味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结果全喷在嫂子身上了。


“不好意思,嫂子,我、我有点激动!”我的手慌忙在她身上胡乱抹了几下。


嫂子‘嘤咛’一声,“快点,金宝!”


“好,好!”


我的手抖得厉害,探索了一下,然后伸了进去。

“嗯……”在我将手指伸进去的同时,嫂子猛的一下夹起了腿,嘴里也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魂的呻吟。


“咦……在哪呢……怎么找不到了……不对……好像摸到了……”我有心多享受一会,于是不老实的在嫂子身体里不停地搅动着。


但毕竟眼前的是自己嫂子,我也不好做的太过了,于是捣鼓了几下,我就摸到了黄瓜,夹住了它。


我的手缓缓向外抽出,伴随而来的是嫂子越来越高亢的低吟。


“金宝……”嫂子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勾起头来勉力的看着我,只是本来想要解释的她,在看到我裤子的隆起以后,却仿佛跟中了定身咒一样,长时间没有开口,甚至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我听声音就感觉嫂子像虚脱了一般,不过,她表情很是愉悦啊!


“谢谢你,金宝。”几秒过后,反应了过来的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显然她是想避开我之前的问题。


“哦,那嫂子,这黄瓜你还要吗?”对这方面我也不懂啊,只好呐呐的说道。


嫂子坐起来,脸上红霞飞舞,“当然不能要了。”


她从我手中抢过黄瓜,“谢谢你了,金宝,。”


我点点头,站起来。


嫂子的目光又落在我下身。


嫂子舔了舔嘴唇,犹豫了半天她对我说:“那个…金宝,你在镇上诊所里学的按摩吧?”


“对啊!”我连忙回道。虽然我没法学木匠,但是作为一个瞎子,这几年来,我一直在镇上一家诊所跟一个老中医学按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