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舒服了我还硬着呢丫头|架起雪白修长的玉腿

你舒服了我还硬着呢丫头|架起雪白修长的玉腿得到满意的答案喻敏止不住的泪立马停了,乖巧地坐在副驾驶通过车窗看男人完美的侧脸。

方彦博面目严肃,鼻梁上的镜框在车内昏暗的灯光下微闪,薄唇微抿,看得出他此时的情绪很不好。

很快到了十楼,两人出了电梯喻敏脚步顿住,等他走在前后才跟了上去。

男人在前面开门,喻敏偷偷记下了门牌号。

“进来。”

方彦博站在门口换鞋,喻敏听话地走了进去将门带上。

屋里摆着一双男士拖鞋,方彦博换好后从鞋柜里取出一双女士拖鞋扔在地上,然后也没管她,自顾自去了洗手间。

门口喻敏看着明显被穿过的拖鞋不开心地光脚走了进去。

两室一厅的屋子,大概八十多平,一个人住很宽敞,屋内摆设简单,没有太多的装饰,但家电齐全。

喻敏转了一圈,坐在沙发上等他出来。

方彦博从洗手间走出来也没搭理她,自顾自地去厨房煮面。

听到开火的声音,喻敏摸了摸空瘪的肚子将书包放在沙发上,厚着脸皮去了厨房。

方彦博本来想忽视站在厨房门口的女生,但她的目光灼灼,盯得他浑身难受,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句:“你来做什么?”

“老师,我饿了。”

心里这么想,动作却不含糊,从冰箱里又拿出一袋泡面一颗鸡蛋,水开后,将三袋面全放了进去,打了三颗鸡蛋。

没一会儿,香味儿就飘出来了,喻敏肚子叫的欢腾,眼巴巴地看着锅挪不动步。

“端到餐桌上。”

男人盛了满满一碗上面铺着一颗荷包蛋,喻敏走过来接过端了出去。

盛夏的面倒在一个大碗里,方彦博拿着两双筷子走到餐桌将其中一双递给喻敏。

“坐下吃吧,吃完早点睡觉,你睡那个屋。”

喻敏顺着他修长的手指看过去点了点头,坐下来小口小口地吃起面,方彦博也很饿,吃饭的动作却很优雅,喻敏边吃边偷看。

喻敏刻意放慢吃饭的速度,直到男人吃完她才也放下筷子。

方彦博端起碗筷拿到厨房动作利落地洗刷,喻敏跟了上来轻声问:“老师,我帮你吧。”

“你作业写完了?”

男人头也不抬问到了最关键的点上,喻敏一噎,老实回道:“还差两科每写完。”

“去写作业。”

方彦博身为班主任积危已久,喻敏也是怕他的,只好老老实实地拿出书包里的作业在餐桌上写了起来。

卧室的房门被关上,灯也熄灭了,喻敏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失望地捧着衣服回了房,其实她还想和老师一起睡的,不过老师生气了,来日方长,下次的吧。

喻敏走进客房开了灯,仔细地看着手里的衣服。

是一件男款的背心,看着不像方彦博的尺码,有点小,不过衣服有些旧,应该是以前穿的。

喻敏笑得像只小狐狸,老师的衣服啊,好开心~

抱着方彦博的衣服吸了半天,她才小心地穿在身上,

被褥还带着被太阳晒过的味道,看来不久前刚晒过,非常松软,躺在上面很舒服,折腾了一天她也累了,没一会儿就在老师的味道里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彦博就把她揪了起来,喻敏睡眼朦胧地用昨晚老师给她找出的那套洗漱用具洗漱完迷迷糊糊地坐在餐桌上。

早餐是方彦博出去买回来的,将油条豆浆推到她面前,男人喝了口香甜的豆浆说道:“快点吃,一会儿我送你去上课。”

 文学

喻敏抓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口,脑袋还没完全清醒,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哦。”

课代表来收作业的时候,她刚好写完交了上去。

上课的时候没什么精神,总是犯困,喻敏打了一个有一个哈欠,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枕着手臂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腰被人捅了一下,她动了动,没醒。

过了几秒,又被人捅了几下,力道加重,喻敏不情不愿地睁开睡眼,皱着眉看向同桌。

“怎么了?”

声音略微沙哑,带着浓浓的起床气。

同桌给了她个眼神,示意她看门口。

喻敏脑袋里很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刚好和站在门口的班主任对上视线。

方彦博的脸色不太好,皱着眉看她。

脑袋仿佛瞬间清醒了不少,喻敏直起身做好揉了揉眼睛,老老实实地看向黑板。

过了一会儿,她再看过去的时候,门口那个男人已经走了。

“你胆子真大,阎王都看你半天了,你居然还睡得那么熟。”同桌孙小玉往她这边凑了凑,悄声说道。

喻敏脑袋发沉,可能是昨晚光脚站在外面着凉了有点感冒的架势,肚子也微微胀痛。

强忍着上完上午的课,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喻敏去药店买了盒感冒药,又买了一杯热饮。

一杯热奶茶下肚,肚子总算好受了些,坐在校园的角落,喻敏看着操场上打球的男生发呆。

午休快结束了,喻敏起身往教学楼走,忽然,一对身影走进她的视线,喻敏脚步一顿,怔怔地看向前方。

方彦博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在一起,那女人一头波浪卷发,脸上画着美丽的妆容,看穿着打扮是个很精致的女人。

心口一阵抽痛,喻敏咬着牙看着并肩而行的两人。

“彦博,你最近都不怎么联系我了。”

苏雅嘟嘴不满地看着他,想挎他的手臂却被男人不留痕迹地躲过。

“最近很忙,没时间。”

方彦博面露不耐烦的神色,只想赶紧把她送走。

苏雅的妈妈和方彦博的妈妈是好姐妹,两人早早地给他们定了娃娃亲,苏雅喜欢这个英俊优雅的男人,可是方彦博不喜欢她,对她不来电。

方母一直想撮合他们,因此总是给两人创造机会,可惜方彦博表现得十分钢铁直男,再暧昧的气氛都会被他无情打破。由于男方的抗拒,两家这娃娃亲一直没结上,方母气的不行,每次方彦博回家都会被她念叨。

今天苏雅是来送饭的,她总是抓住一切机会接近方彦博,特地做了对方喜欢的午餐,掐着点送来。

方彦博顾忌着两家的关系被她看着吃了,吃完后就把她送了出来。

“又是忙,你什么时候陪我去看电影嘛~”

女人撒着娇,突然不经意间瞥到不远处直勾勾看着这里的女生,一脸疑惑地说:“那女生看什么呢?”

方彦博皱眉看过去,发现是喻敏后脚步一顿,和她对视了几秒后男人淡定地收回视线继续往校门口走。

“我就送你到这儿,你回去吧。”

方彦博站在校门口,声音清冷。

苏雅还想撒娇,被男人冰冷的视线一看也不敢得寸进尺,只好嘟囔着说:“每次都这样,你也不知道开车送人家回去。”

“你不开车来的么?赶紧回去吧,我还要忙,以后少来学校。”

方彦博每次说的都很明白,他根本不喜欢她,可是苏雅自认为女追男隔层纱,反正慢慢磨,万一这冷硬的石头被她磨软了呢!

送走了不情不愿的苏雅,方彦博大步走回操场,此时喻敏的身影已经不见了,他站在原地看了一圈,发现确实不在后回了教学楼。

下午喻敏状态不太好,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儿,她看着黑板,像是在听课,实际已经魂游天外了。

下午那女人是谁?老师不是说他没有女朋友么?他们关系看起来很近。

越想越难受,喻敏心里又酸又涩,虽然知道老师不属于自己,可是他们昨天刚做过啊,老师怎么可以和别的女人走那么近!

心里疼得要命,上晚自习的时候,喻敏站在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

“请进。”

喻敏推门而入,男人正在收拾桌面做下班的准备,见到是她后皱着眉问道:“喻敏,你不上晚自习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喻敏关上门一步步走向他,本来情绪还好,可是一见到他就想哭。

女生眼睛红红的,声音很轻:“老师,那女人是谁?”

“什么女人?”

“就是今天中午和你并肩走的那个女人。”

喻敏走到桌子面前,和他对视,眼睛里含着泪。

方彦博皱着眉轻斥:“喻敏,你管的太多了!”

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喻敏就这么看着他,轻声说:“可是我们昨天不是还那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么?老师插在我身体里的感觉现在还残留着。”

“住口!喻敏,看清楚这是哪!”

方彦博见她越说越露骨眉头紧锁,眼前这个女生太大胆了,这里是学校,她怎么一点后果都不顾忌,万一被人听到,自己丢了工作倒没什么,大不了回家接管公司,可是她一个学生,会被人耻笑的,以后怎么抬得起头。

喻敏不明白他的意思,以为他不想让自己管他的事,嫌自己烦,心里疼得要命,眼泪掉的更快了。

喻敏哭起来很安静,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掉眼泪,看得人心疼。

方彦博是看得头疼,他拿下眼睛捏了捏鼻梁,疲惫地说道:“别闹了,回去上课吧。”

“在老师眼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闹?”

喻敏哽咽着说完,在男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绕过桌子扑到他怀里,搂住了他的腰。

“老师,我好喜欢你。”

方彦博推拒着她的肩膀,嘴里怒斥:“喻敏!这里是学校,你给我松开!”

“老师,我喜欢你,只喜欢你,别伤害我好不好?”

喻敏紧紧地搂着他的腰不放手,眼泪沾湿了他的白衬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