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阳台做给对面人看*当众张开双腿任人玩弄

在阳台做给对面人看*当众张开双腿任人玩弄林希芋转了下手中的笔,嘴角吊儿郎当地勾着:“哇哦,这么霸道的啊。”

江炽背倚在椅背上,周身仍笼罩着被吵醒的低气压。

前面那个板寸头见吵醒了江炽,心里发怵,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拽着同桌的领子就要往教室外走。

“等等。”

一道低磁的嗓音突然从教室后方荡过来。

同学们目光齐唰唰往后面看。

前面拽着人的板寸头男生仿若没听到这道声音似的,脚步加快,想要从这个教室里逃离出去。

江炽右手臂闲散地搭在桌面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屈垂着,指尖在书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

“我他妈叫你站住,听见没啊。”

嗓音戏谑又带着不容抗拒的威慑力。

板寸头男生脚步登时一顿。

林希芋吹了声口哨,他知道按理来说江炽平时是不会去主动管这种事儿的,但谁叫这个男生刚好把起床气这么大的炽哥给吵醒了呢。

江炽最后中指在桌面上重重地点了一下,长腿原本在桌面下大喇喇地敞开着,这会儿收了回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江炽一边手插西裤兜里,漫不经心地朝教室前头走去。

前排的林希芋跟江炽混熟了,知道他要做什么,扔了手中的笔,跟了上去。

沈辰知道江炽和林希芋两人能应付,没把这事儿当回事,继续低头写作业。

绕过一排排课桌,江炽来到那个板寸头前面,足足高了人半个头。

人往那一站,除去气质不说,已经给了人压迫性。

江炽抬手指了指那个板寸头抓着人衣领的手,声音淡定沉迫。

 文学

“松手。”

林希芋也闪了过来:“叫你松手,听没听见啊?”

大家一样都正是年少气盛的男孩子,心里都攒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板寸头虽是心里发怵,但也不认输地梗了下脖子。

“不关你们的事。”

江炽嗤笑一声。

只轻轻一声,便把对方那一丝不自量力全部击溃瓦解。

下一秒,江炽唇边的笑消失殆尽,突然伸手勾住那个被板寸头擒住的男生脖子,一把给拐了过来。

然后抬起另一边手,指了一下身边这个被欺负的男生。

“这人,我罩了。”

“你说,这关不关我的事?”

这板寸头平时在学校的名声就不好,总逮那些好欺负的同学欺负,所谓的弱肉强食,而且蛮不讲理,品质很差。

而江炽一伙人平时虽是捣蛋,但他们不给无辜的人带来麻烦。

这就是江炽他们与板寸头这种人的区别。

班里落针可闻,所有人都震惊得不行。

“都干什么呢?不好好自习,站这里干什么?!”教导主任暴躁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打破了教室里的一片肃静,同学们纷纷低头,装模做样地开始做作业。

“江炽,林希芋,你们两个又在搞什么鬼?”教导主任从门口走了进来,“活得不耐烦是不是?三天两头尽给我找事,早上旷课这事儿我还没跟你们算账!”

班里的人都很忌惮教导主任,教导主任一出现,大家都自觉遵守纪律,只剩江炽和林希芋还站在讲台边上,这俩人平常被教导主任请喝茶喝习惯了。特别是林希芋,天天遇见主任就插科打诨。

“哪有?主任,我们今天哪是给你找麻烦?我们今天可是三好学生,特别是炽哥,今天没打架,还给你解决了麻烦,为主任除害。”林希芋说着拉了拉江炽的手臂,“来来来,给我们炽哥颁发个奖状!”

江炽成功被逗笑了:“滚。”

林希芋这张脸长得实在太有优势了,这可爱的长相一看就让人发不起脾气来,本来要教训他的教导主任也差点被他的话气笑。

昨晚江炽玩了很久电脑,早上旷课去网吧,现在脊椎有点难受,抬手掌心覆在脖颈上,漫不经心转了转脖子。

江炽不会故意去招惹教导主任,一般如果主任不管他,他能跟主任一辈子相安无事。

这会儿他也不站在这儿碍主任眼了,边转着发酸的脖子边走回了座位。

教导主任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斥责了那个惹事的板寸头一顿,还给叫到了办公室写检讨书,顺便让刚才那个差点被欺负的男生把桌椅搬到了后头江炽旁边。

男生长得清秀干净,浑身都透着股安静乖顺的气质,丝毫没有戾气,莫名让人舒服。

就连刚才被不讲理的人抓着不放的时候都没有生气,安安静静的,却也毫无一丝慌乱。

“谢谢。”男生收拾了一下书桌,对江炽道。

江炽正打手游,闻言抬眸,看着身边的这个男生,神思瞬时有点恍惚,小时候那个火海漫天的夜晚掠过脑海。

一瞬后他低下头继续打游戏:“不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