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握住它好硬帮我|惨叫反抗蹂躏摧残撕裂

宝贝握住它好硬帮我|惨叫反抗蹂躏摧残撕裂HR总监冯程就道:“Carrie,正说你呢,这个人的投递简历是你勾选的吧,我记得时间还是你定的,刚才吕总问着了。”

叫Carrie的女人身上散发一抹清芬的淡香,应该是某种品牌的香水味,唐鹭不了解香水,只忽一抹微风扑面,顿地觉得这香水味熟悉。

像是余琅易那天吵架的晚上,回来时身上带的香味,当时因为特别,唐鹭特意留心过。

唐鹭不由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女人,比自己略高和肩骨宽不少,挺利落精炼的行止,还也很明艳漂亮。

Carrie拿起冯程手中的简历阅了阅:“是啊,我看她既然投都投了,便想看一眼,看看是怎样的让她竟然能投我们。没准有什么不一样的惊喜。”

她的话下之意,把“竟然敢投”说成“竟然能投”,说话委婉含蓄是这里处事高级的作风。说着惬然地一笑,显见有几分施舍和类似围观的猎奇意味。

语毕把纸页搁下,自己在右侧的一边桌角坐下。看了一眼中间的唐鹭,见女子目光深潭如水,穿着一眼就看出是新买的裙子和鞋子,不知为何,被她那幕白皙的锁骨钝了钝心弦,然后收起视线。

彼此低低议论的声音虽然小,但隐约也能听出大概,唐鹭暗地有些紧张和局促,但仍面上做着泰定。她可不要等面试完回去了,余琅易问起来,告诉他说自己很柴鸡。

而且毕竟她的简历确实哪哪都浅薄,她所能有的,只是一份投简历和坐在这里且试一把的勇气。

既已人都到齐,HR总监冯程便看向唐鹭,咳咳嗓子:“唐小姐你好,请简要介绍下你的个人经历。”

唐鹭便开口答说:“各位评审领导老师们好,我叫唐鹭,今年二十五岁,毕业于江南职业技术学校服装设计专业。我从小,在还没自我意识到职业追求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制作小衣裳,在笔上画各种服饰画稿,中学的课余画稿有不下百本。后来学了这门专业,便希望能够有一个平台,把自己所画的,有机会呈现出来,让人们穿上并展现出构想。我的简历应该过于简单,但对于这份职业的热爱和追求,让我大胆投出了简历。非常感谢各位领导老师能够给我一个坐在这里面试的机会。”

唐鹭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按照网上的攻略,当自己的硬件条件过于悬殊时,切忌避而不谈,可选择轻描掠过,再而重点突出自己渴望进取的兴趣和决心。

虽然但是,这番话说得是不错,但在面试官们的眼里,今天到场的所有每个人,任意谁都是带着这样的热爱和决心,而他们还有着卓著的学历和经验,不算卓著也至少是优秀。

她介绍完,会议室里静默了一下,好一瞬才意识到她并不会外语。

一般这样的自我介绍,都至少要双语的。如果在英语之外,还能会法语、意大利语或者其他语言,自然都是加分项。

唐鹭说完,大抵也意识到了,便抱歉地笑笑:“我介绍完毕。”

这姑娘的底气和勇气倒是很沉得住,还不错。HR总监冯程也只能称赞这个了,转向周围主管:“各位有什么要问的,都可以提问?”

大家互相看了看,显见得并没有多余问话的兴致。而看她的工作经验也实在简单,甚至任何见解性的东西都没法问出来,毕竟对话也要互相觉得有聆听的兴趣和能力才发问啊。

看了眼一边镇定悠然而坐的Carrie,到底人是她勾选的,总要给点面子。

 文学

唐鹭正襟端坐着,怀里抱着她的一个文件夹,依稀窥见页层有水笔勾勒的痕迹。她这样执着和淡定的眼眸却倒是叫人饶有兴趣,似乎知道自己就是差的,又想拼一拼,并不觉得尴尬。比有些被问到问题答不出,而又强装深谙其道的要利落。

其中一个品牌总监就咳咳嗓子道:“我们今天招的是产品助理,产品助理需要的不仅是设计理念,还要具有品牌意识。”

他还在酝酿着词,坐在HR旁边的吕副总忽而开口道:“你觉得一个服装设计者,在你印象里的第一概念是什么,请用一个简短名词来描述。”

唐鹭很感谢地望了眼他们,想了想,应声答道:“剪裁者。服装设计是需要发现美,重构美,展现和引领美,在做到展现和引领之前,她的发现和重构,每一步都离不开剪裁。”

女人默默点了下头,淡淡道:“看来也只是个裁缝了。”

大家不明所以地笑起来,吕总今天难得冷幽默啊。

唐鹭有些窘迫,但仍大胆地陈述道:“也是臆想和创作的裁缝,因为在构想概念的时候,所有的场景和服装切片,都会先在大脑里剪裁一遍,等到勾画成稿,做出成品时,可能已经先行在脑海里剪裁过无数回了。这就是我说的‘裁剪者’的意思。”

吕总雍贵的脸容上,这便不掩饰地流露出几分淡笑:“这倒是个接地气,也比较丰富的总结。”

剩下的便又让别人去发问。

Carrie坐在座位上看着唐鹭,手上掂着支金笔一顿一顿。办公区空调开得冷,Carrie披着白色的西装外套,手腕上一枚细小的刺青,跟着她的动作若隐若现。

她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唐鹭的侧脸,这个女人的眼睛仿佛一汪池子,池水有限而包容万象,眼尾略为上翘,勾着一点媚,却到底是平凡。

看她坐在这里,这么平凡,想来却也是有些胆量。

她想到那个眉目疏朗、温唇含笑、谦谦君子的男人,正在和她同居,笑容不觉微微顿了顿。

可是为什么,面目看去,竟然也觉得这样般配。

Carrie清了清笑容,启口发问道:“我这有个冒昧问题,你谈恋爱了吗?”

唐鹭没想到会突然问起这个,点头看向她明媚的脸庞:“谈了。”

Carrie还是笑意含蓄:“第一次谈恋爱是在什么时候,谈了几次?”

唐鹭觉得奇怪,就连HR冯程也觉得略奇怪,唐鹭还是平淡地回答道:“我二十二岁才谈的恋爱,现在是第一次。”

谈了两年多,也就是在一起同居了两年多……Carrie略略点头。她是美术视觉监理,离总监还差一些级别,但因为总监去进修,所以这半年很多的事情都她经手。

旁边人问:“翟监理,你问人家这个做什么呀?”

Carrie红唇一勾,泰然蹙眉道:“哦,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很多女生早恋,然后因为这个上的职校。”

唐鹭其实不是,唐鹭是真不会学习。

经她这么一说,大家便也理解了,倒也是,这个问题可以看出学习用功的程度。

但是一个职校,在他们这里没有任何可谈的意义。

后面便随意礼貌地问了几句,唐鹭便起身致谢出来了。

从会议室到外面的大厅要经过一个走廊,走廊上的风清凉吹拂,唐鹭手抱着文件夹,甚至没有人提出要看她的手稿,她低头理了理。一阵风把画纸吹了几页在地上,她便弯腰拾回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创意监理王大唐从另一侧的走廊方向走过来,一米八多的瘦高身躯,步履如若缱风,高挺的鼻梁,西装革履,络腮胡,是个面貌刻板的三十岁英国男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