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好大…好爽…快点深一点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好大…好爽…快点深一点呼呼地从桌旁走过,余琅易便让服务员把没有荷包蛋的那碗面打包起来,当着赵的面送给了蹲在门外的流浪大叔。

气得赵的脸色更难看了。

唐鹭也觉得余琅易有些过火。但这一幕莫名其妙的,赵老师为何说“浪费一晚上口舌”?态度和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唐鹭咬唇,体贴地对余琅易道:“余琅易,不是叫你早点儿回去,你怎么还在等。等这一晚上功夫,你不累?我都心疼了。”

余琅易收回心神,睨着女人因为加班挨饿而显苍白的脸颊,温声道:“你说我为什么?问就是值得等。瘦得像柴火了,荷包蛋先吃。”

说着主动给她夹了一块肉。

他这晚着休闲装,多出几分肆意感。眼眸犀锐,微微勾起笑意的嘴角,有着迷人的线弧。

唐鹭悄悄地抿唇,她如果真悸动时,也很能说蜜话。唐鹭说:“因为我是你女朋友,我值得嘛?”

余琅易略略噙唇,慢道:“别给脸上贴金……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唐鹭左看右看,没有忘掉东西啊,但想到明天上班自己可能遇到的场景,便皱眉道:“赵老师是我们公司老资格的设计了,我跟在他手下,难得今天好容易听他传授一点技巧,虽然是啰嗦,可忍忍就过去。你这样一得罪,以后我还怎么跟他共事。要不然你用我微信,现在给他发一句道歉的语音,我教你怎么说。”

末尾一句声音低下来,到底忌着他傲漠的气宇。

最后的结果是,余琅易潋澈眸光冻住,坐对面静看着她吃完面,然后淡道:“他平时不鸟你,今天突然改观,你不想想原因?”说着,睨了眼女人盈美的胸襟。他等了她一晚上,也不知中间有没吃过东西,面前的一碗面只吃了荷包蛋,其余几乎未挑。

余琅易说:“赶明儿那色胚孙子要敢刁难你,你和我说,我来找他。”

他嗓音仍是温和,话毕修挺身躯站起,提过唐鹭的包伴她出了店。但目光瞟向夜空,却空无内容。

那是他生气的征兆,一种无语可述的生气时才会现出的表象。

唐鹭低头看看自己,这身是新买的,第一次穿,满大街多的是人穿。赵设计色不色的她不知道,平时并没见人怎样,反正是余琅易气量狭隘时说的,而职场里本身就有复杂等级,以后她注意点就是了。

唐鹭也懒得解释。两个人同往店门外走去,余琅易开了车门,车上放起低沉的金属乐,风吹着他那边半开的窗子,他眉眼冷凝着前方。之后那几天,他都昂首着他高贵的头颅,一米九的身高,短寸动不动就擦到门檐,无言无视的,各做各做的事,对唐鹭爱搭不理。

隔天唐鹭去公司,果然不好过起来,赵老师动不动批评起她这个那个,而且声音都很大,公司本来面积就三室两厅,大家都能够听见。

 文学

唐鹭就更不想理余琅易了,心下虽觉得自己叫他发微信道歉的方式处理不对,也不想道歉。

但直到周三晚上,她给他洗衣物的时候,却从他口袋里掏出来两张过期的电影票。唐鹭看了日期,正是上周他去等她的那个晚上,刚上映的电影。留意了下万年历,刚好是两个人的生日,农历九月二十八日。可能为了节约时间,来接她前就提前取了票。

难怪那天晚上他少见温和,被赵设计师惹得不痛快了,也仍一脸含笑,眸光清潋地叫她先吃荷包蛋。

唐鹭记起之前那次中秋火锅,她偶然对余琅易说过的一句,以后年年都陪他一起过。

本来她说完就捂嘴了,之后并没挂在心上。去年因为刚在一起,同租在民房里,唐鹭就真的陪他一起过了,唐鹭下班早,回来买了菜给余琅易做了五六道盘子,两人吃得还挺高兴。

没想到他今年也记得……这些天加班加得,唐鹭自己都忘掉这个日子。

所以他上周苦等,是想带她吃饭看电影去的。电影超时,他也一直在楼下等待,然后还几次话语试探:“你说为什么等?问就是值得。”“唐鹭,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结果唐鹭没心没肺、左看右看地找。

不知道为什么,唐鹭有种扳回一局的快意。平时都是她吃他的冷刀子饭,这次结局轮转一回。

唐鹭便把过期影票偷偷夹到了画稿本里。

隔天周五,她特地调休了三个小时提早下班,然后去余琅易工作的那家白金酒店广场等他。

作者有话说:

亲们,本章修了一下,感觉之前的对话有点不到位。大家晚安(3[

第12章

◎不信你勾勾我手指感受下。◎

12

酒店离着唐鹭公司不算远,乘地铁三站的路程。

在酒店当保镖不像在码头,上班时间变得比较轻松而固定,早晚轮班,早班上午九点半到晚上六点,晚班下午五点半到次日凌晨四点,酒店有睡觉的房间,凌晨四点结束后可以睡到天亮了回家。

余琅易这天上的是早班,六点钟唐鹭站在喷泉前,看到余琅易和他的同事魏邦从富丽堂皇的正大厅里走出来。

魏邦是他的同事兼朋友,他们保镖队的男人基本相貌都出挑。魏邦与他都是北方的,两人比较聊得来,又是同一个班次,经常同进同出。

魏邦比余琅易稍矮了半个头,私下看起来比较寡淡内忍,不像余琅易,给人凭空一眼,就是醒然一涤的气势。

他们这职业,上班时生人勿近的厉冽,但下班后各自各有不同的性格。

比如魏邦像个寡隽小生。又比如余琅易,穿上西装戴上墨镜,棱角分明的脸庞,给人一种狠烈感。

但实际……唐鹭知他有时还算挺懵的,怎么说呢,尤其他眸光清亮的时候,便有一种跟环境的不太融入。这个时候看起来就有点懵,挺好骗,说个什么都会信。当然这只是在唐鹭的面前。

在外人面前,他有天性使然的谨省。

唐鹭之前还怕魏邦……嗯哼,只可意会,她实在很会漫想连篇。毕竟这两人经常在一块上下班,夜班的寝室还在一屋,而这年头,两个清隽大帅哥站一起,也挺让人没安全感的。

等后来几次他们兄弟朋友的包厢聚会,唐鹭看见了魏邦的女朋友,这才算放了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