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嗯啊宝宝怎么这么湿呀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嗯啊宝宝怎么这么湿呀吴桂娟惊着了,加上王大龙废物自己没尽兴,转头就想骂,见着是王小根,也就乐着忍下了。



“傻根子啊,嫂子我这干活呢,热的很。”



“桂娟嫂子!瞧你热的,我给你擦擦!”王小根嘴上说话,眼睛盯着的确实吴桂娟发光。



王小根说完就上手抓,吴桂娟见状连惊呼着后退,还是晚了一步,被王小根那只大手抓了个正着!

吴桂娟也有点傻,心里慌的和踹了兔子似的。



“呦,你个傻根子,你咋不帮桂娟嫂子擦了呢?瞧瞧,嫂子这还是满身的汗,燥的很呢!”吴桂娟心里爬了蚂蚁,盯着王小根的手指头,很不得自己上去抓过来用用。



王小根心里偷笑,面上还装的傻乎乎的模样,举了手指在自己的身上蹭了几下,傻笑:“桂娟嫂,你瞧你身上这汗,咋这么多呢!”



“傻根子,你到底到我家这地头干啥来了?是不是想吃果子还有棒子,嫂子给你摘去。”



吴桂娟心里也怕,毕竟自己在这偷人了,就算是王小根是傻子,说出去了也不好。



王小根心里明白,吴桂娟虽说是猛子的媳妇,王老虎家的人,但是心眼挺好,和王老虎家的女人张翠芬不是一路货。



自己傻了这些年,村里的那家媳妇没有明里暗里的欺负过自己,唯独还就是这吴桂娟,从来没有嚼过舌根子,没说过半句的闲话。



不过吴桂娟也有自己心里的苦,虽然猛子家仗着自己舅舅的官位也算有点钱,可是这猛子也是个样子货。



可是她是估计没想到,外甥像舅,猛子那玩意要是像了王老虎,王老虎这儿子,还能厉害到哪去?



王小根看着吴桂娟通红的脸,就知道她没尽兴,急忙摇头:“不要不要,嫂子你还热不,我去池塘里弄点水,给你擦擦身子?”



“呦呵,还知道擦身子?”吴桂娟愣了下,笑着问。



王小根装傻,傻呵呵的笑着点头,转身扯了身上带着的毛巾弄湿了。



吴桂娟一想,自己这浑身都是香汗,回家也是惹事,擦干净了也好,何况这累了一天了,再让王小根给自己弄弄,也算是解乏了。



想着,她看着远处向着自己跑过来的王小根,干脆趴在了玉米地里。



王小根回来,老远就瞧见了太阳下照亮的白胳膊,心说这吴桂娟平时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还挺美。



王小根看着的身子都觉得眼晕,蹲下身子也没犹豫,大手对着吴桂娟的胳膊就捏了上去。



傻子擦身子,自然不能有什么章法,他干脆就对着吴桂娟的胳膊使劲掐,可劲的过瘾了。



王小根心里美滋滋的,昨天弄了王老虎家的女人张翠芬,今天就轮到猛子家的了。



“傻根子,你可给嫂子好好的擦,擦不好,嫂子要罚你的。”吴桂娟喜上眉梢,觉得今天还真是捡到宝了!



 文学

王小根虽然是傻子,可是这手底下的力道和手法,还真是舒服。



王小根见状,两只大手也不闲着,傻呵呵的笑着道:“我要是偷懒,桂娟嫂子就使劲的掐我的胳膊!”



他边说心里还一边奸笑。



吴桂娟能干,在家里伺候男人公婆不消停,可是这身上的皮肤却格外白皙,王小根都不敢太用力。



王小根边擦边伸着脖子看。



“还真看不出,咱们傻根子还真是有点本事。”吴桂娟闭着眼享受,嘴上还不忘记夸,忽然惊了一下,也忘了自己没穿利索衣服,急忙转身。



王小根手里还拿着刚才给吴桂娟擦身子的毛巾,放在鼻子前嗅了下,心里邪笑。



这女人,还想跑,看你怎么逃出小爷的手掌心!。

王小根抱着篓子笑嘻嘻的回家的时候,太阳都要下山了,他光了膀子心里美滋滋的,带着玉米和鱼回了家。



晚上何杏儿亲自下厨,炖了王八和鱼汤,王小根啃了两根玉米,想着今天吴桂娟吓的逃跑的样子,心里更美了。



老天对自己不薄,想村里这些个人在自己痴傻那阵子没少给他白眼球,连带着嫂子何杏儿都跟着受委屈。



现在小爷灵光了,等着,一个个的全都拿回来。



傍晚了,村里热闹了起来,正巧今晚上是村东头人家娶新娘子,搭了台子唱戏,村里的男女老少全都去了村里的广场凑热闹了。



难得的机会,晚上的天还有点燥,何杏儿抱着玉儿也出了门。



何桃儿也跟着,俩美人才在人群里坐下,顿时看的边上的男人们直了眼睛。



村里唱戏的机会不多,那些男人一个个的全都搬着凳子往何杏儿的身边凑,都想在村里这朵花的身上沾点便宜。



何况何杏儿的边上今天晚上还多了个比姐姐还美的何桃儿,那些男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何杏儿也不是好惹的,男人来一个撵走一个,哪怕是村长王老虎家的大儿子王大龙凑过来,也被她一个白眼瞪的不敢猖狂。



何杏儿为了躲男人,特意找了个角落坐下,和何桃儿俩人挨着,趁机也说点体己话。



王小根一胳膊坐在了俩人的身边,看着嫂子何杏儿心里又傻笑。



何杏儿光顾着和何桃儿说话,丝毫没注意王小根的一举一动,还不经意的用手撩了下身子的衣服。



“你个小丫头,家里都没说明白,到底是咋了?你这次偷摸的跑出来,还当真背着富贵偷汉子不成?”



何桃儿一听,眼睛瞪了一下,伸手一打何杏儿。



“姐,你说话咋那么难听呢?我偷汉子,还能到这来?你当真当我那事做起来没够啊?”何桃儿压着声音,脸蛋也通红。



“可不?咱俩是亲姐妹,我还能不懂你?”趁着唱戏的声音高,旁人听不到,何杏儿倒是不遮掩,话里话外的,也说了自己的心思。



何桃儿是她的亲妹妹,俩人一奶同胞,男女那点事,可还不是胃口一样,知道个一二了?



被何杏儿这样直接的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何桃儿也顿时低落的叹气,“唉,姐,要说真是这事,可是你让我咋开口呢?”



“啥,还当真呢?到底出啥事了?富贵他?外面有人了?”何杏儿见妹妹当真,心里也紧张。



何杏儿说这话也不是没根据,虽然自己这妹子长的漂亮,可就唯独这脾气暴的和晒干的小辣椒似的。



陈富贵为人老实倒是没啥,何时这何桃儿是天天跟自己的婆婆干仗。



结婚的这一年多,俩人之间就是没消停过,弄的自己也整天操心劳神,看见何桃儿上门就肝颤,生怕二人间弄出个什么乱子来。



“就他?借他俩胆也没戏啊!”何桃儿白眼瞪了一眼,小辣椒说爆就爆。



紧接着,何桃儿就脸红了:“姐,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他爹妈还天天在我面前念叨生孙子,弄的我俩天天干仗。



他妈还死活的在我的面前死磕,还让我写保证书,说一年必须生孙子!我还不能发火,说发火就是不孝顺,所以肚子才没动静!”



何桃儿说的激动,抖着身扭着胳膊。



王小根的心思也压根不再听戏上,俩眼珠里瞪的冒火星子,两眼炙热地看着何桃儿。

何杏儿听着虽然无奈,可是毕竟是亲妹妹,传宗接代这事在农村可是了不得的,她也自然跟着着急。



“你俩每天办事吗?这生孩子,还得富贵都努力啊!”



“我呸,姐,你瞧我这身子,这身,这胳膊,像生不出娃的女人吗?我是被逼的没法子,偷摸的拉着富贵去了城里的医院,不查不要紧,一查!哼!压根就不是我的事!”



何桃儿越说越激动,手舞足蹈的。



“你说当年我就傻,怎么就听了咱爹的话嫁给了陈富贵,他爹是有点小钱,可是有啥用啊。”



一声长叹,何桃儿的神色暗淡了不少,也就幽幽的道来了实话。



“这不,我和富贵一合计,这事也瞒不住啊,早晚要和他爹妈说实话不是?可是这窝囊废的玩意,居然偷偷塞给我一万块钱让我躲风头。”



何杏儿一听,也惊着了!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点头。



原来是这样,难怪何桃儿大晚上的就跑出来,唉,陈富贵其实也算是好人,但是这也太窝囊了!



何桃儿提起这事虽然生气,可是陈富贵毕竟是自己的男人,而且她嫁过去的这一年多,的确也待自己不错。



现今出了这事,陈富贵一个男人,可不是要了亲命了。



“桃儿,这事你可当真要想清楚啊!他爹妈知道了,能容的下你们娘俩?”



何杏儿想想就觉得心酸,眼睛也红红的,泪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王大根丢下了自己和玉儿说走就走,她虽然守了寡,可是好歹身边还有个闺女,自己这亲妹子,咋也是这样的苦命呢?



见何杏儿落泪,何桃儿也不落忍,也是红了眼圈,抖擞了精神。



“姐,这不是我来也是瞎寻思吗?我也没说真的去找男人啊,富贵是啥人,对我啥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他爹妈嘴上厉害,心里不坏的,何况还是他自家儿子的毛病,还能真的休我出门子?我就先当出门散心,过段日子再说呗。”



何杏儿抹了眼泪,笑了点头。



对!这事也不是着急的事,老天爷不赏脸,咱姐俩哭也没用。



何桃儿心疼姐姐何杏儿,自然想多说几句贴心话,可是这心里也憋着心思,琢磨着如何说出来才是。



她伸手擦了下何杏儿的泪珠子,抱紧了姐姐的手臂,看的偷听的王小根就差喷鼻血了。



“姐,说真的,姐夫都走了这些日子了,你当真这辈子就守寡了?这玉儿现在小,你还不趁着自己这身段脸蛋还行的时候,找个壮实点的男人生个胖小子,这女人,还得有儿子!”



何杏儿脸一红,居然本能的瞧向了蹲在自己身边的王小根,瞧见王小根眼睛看着戏台子,这才放下心。



“你这丫头,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可记住了,虽然咱都是有过男人的女人,可是这身子也金贵着呢,可不兴瞎来!作践自己!”



“姐,你怎么那么轴呢?你当真要守寡一辈子?”一听何杏儿的话,何桃儿也急了。



王小根开始听的激动,慢慢的也开始心里有点酸了。



大哥,你这媳妇真是没白疼!嫂子人长的水灵,心眼也好,她这可是打心眼里认定了,要为了你守一辈子啊!



十里八村的男人那个不是瞧着何杏儿眼红,就连城里的大老板都开着小轿车来家里说亲,可是何杏儿就是铁了心要自己守寡,独自一人把王大根留下的闺女养大。



这样重情义的女人,哪里找去!

王小根心里泛起酸,也着实是心疼自己这亲嫂子,现如今听见了嫂子何杏儿的亲妹子也有这难处,自然心里有了主意。



他跟着何杏儿姐妹俩的胳膊后头,满心思就琢磨这点事。



再帮自己的大哥和王家添上一个大胖小子,爹妈在天上,肯定乐呵的不行!



王小根想着就觉得心里美滋滋,觉得这也算是为老王家传宗接代了!



才进了院子门,何杏儿就催了何桃儿去洗澡,见妹妹不在,她这才拉扯了王小根进了屋子,瞬间就羞红了脸。



“小根,刚才嫂子和桃儿姐姐说的话,你可听见了?”



王小根心里坏笑,心说你俩说的激动的时候身子直颤,自己还能听不见咋滴?可是还是装傻充愣,就差嘴角流下哈喇子了。



“啥?嫂子,今天晚上唱戏那个女人真好看!”



“呸,你个傻小子,竟说傻话!”



何杏儿俏脸一红,一口轻淬,也算是心里踏实了。



也是,王小根是个傻子,看戏那么热闹,怎么会听了她们姐妹俩说话?



就算是听了,他个傻憨的模样,又能懂个啥?



何杏儿是一想起那夜,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犯嘀咕。



就在何杏儿愣神的功夫,何桃儿洗完了推门进来,身上的睡衣还紧贴着,水灵灵的透着甜。



她一进屋就瞧见了何杏儿盯着王小根的底下看,也顺着看,顿时脸颊一红,眼神一笑,心里明白的透透的了。



何桃儿聪明通透,早就看出了端倪,心里也偷着乐。



方才姐妹俩的私房话没说痛快,现如今夜深人静,正是说话好时机。



何杏儿说了几句话就把王小根打发了,自己进了洗澡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