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我弄的到处都是*乖转过去趴好腿打开h

都怪我弄的到处都是*乖转过去趴好腿打开h再看他眼角泛青,看着有点萎靡,似是才跟人打过架,透着满满不靠谱的气息,何美心不耐烦又嫌弃地挥了挥手:“算了,你继续帮我留意后厨有用的信息和动向,剩下的事……我亲自来解决。”

第60章壁咚撞破了秘密。

烹饪体验馆内,鱼莜专心制作着新料理,而柯奕臣负责品尝,并给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难怪人们常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以往鱼莜练习烹饪,都是自己品尝,难免会因自己的饮食口味,带上一些主观色彩,现在有人帮她品菜,还是一个味觉异常敏锐的人,让她发现了某些平时没注意到的疏漏,同时又给她提供了一些新思路。

俩人呆在一起,不知不觉时间过得格外地快,等他二人从体验馆出来时,天色已近黄昏,柯奕臣驱车把鱼莜送回了家。

车停在单元楼下,鱼莜的手刚打开车门,只闻大老板开口道:“下个礼拜,我要去京都参加一个商业活动,为期大概两个月,应该正好能对上你比赛的时间,到时候我们京都见。”

“这段时间,你可以不去餐厅,多去体验馆潜心研究你的新料理。”

柯奕臣知道这比赛对于业内人士来说很重要,全国范围内的烹饪比赛一年也办不了一场,是特别难得的机会。

他把工作室交给鱼莜,除了奖励外,也是希望能帮助她在烹饪上有所增进。

就像老师对于成绩优异的同学会开小灶,他虽然不能教给鱼莜料理方面的知识,但却能给她提供最好的场地、最好的食材,提供别人见都未见过、最先进的料理机器。

“嗯,我会尽力的,绝对不会给大老板你丢人。”鱼莜笑着说。

柯奕臣单手撑在方向盘上,幽深狭长的眼眸扫了她一眼:“上回你送我的那两只坛子,叫什么来着……”

“是鲊,”鱼莜咬了咬嘴唇,会意,“你等等啊,我再给你拿两坛下来……”说罢转身跑上了楼。

两分钟后,他的副驾驶座上就多了两坛子鲊肉。

“走了。”

柯奕臣利落地发动引擎,嘴角细微的笑意就像偷了腥的猫,一溜烟便驶出了小区大门。

眼见他的车消失在视野中,鱼莜有点肉疼,这可都是她辛苦攒下的口粮啊。

继而后知后觉地想到,刚刚大老板并未问她要,只是问她叫什么名字,明明是她自己屁颠屁颠上赶着给他送鲊肉去的。

鱼莜有点想不通地拍了拍脑袋,一定是她脑子抽了……

***

有大老板的金口玉言在前,鱼莜当然不会不使用这不上班的福利。然而灵感来源于生活,有时整天呆在实验室般的体验馆,反而觉得脑袋空空,想法全被束缚了。

反而,面点房后厨忙碌的烟火气,时不时能给她一些特别的灵感,所以她现在基本过着一天上班,一天去体验馆交替着来的生活。

 文学

这天在面点房,鱼莜正在揉面,听到身旁的水台厨工一边刮着鱼鳞,一边抱怨:“采购部提供的翘白真是越来越小了……”

他身旁的厨工无奈地回道:“没办法,我今早刚问过采购部的小张,这真不是他们的锅,现在市面上能买到的翘白只有这么大的。”

翘白就是太湖白鱼,和银鱼、白虾并称为太湖三白。不仅本地人爱吃,外地人来旅游时也必尝个新鲜,所以市场上经常是供不应求。

沁园春做的爆鱼面等需要用到鱼肉的料理,几乎都是用翘白所做。

水台厨工并不信,没好气地哼了声:“谁知道是真买不到,还是他们从中拿了回扣,以前都是至少三斤以上的肥鱼,现在送来的尽是些滥竽充数的货色。”

鱼莜默默听了一耳朵,感慨最近后厨对采购部的抱怨似乎格外地多啊……

中午时分,吃过员工餐,鱼莜跑到三楼包厢旁边的公用卫生间洗手。

因为餐厅的员工太多,每次吃完饭光排队洗手就要排十分钟,她便想了个妙招,多爬两层楼梯到二楼的贵客包厢,这里的洗手间基本不会有几个人来。

关上水龙头,鱼莜抬起头,对着镜子略理了理头发。忽然她理头发的动作顿住,镜子里倒映出了身后的画面。

一个身量高挑的少年,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边看边低头走着路。

是白子烨……

他似乎没有看见自己,径直左转去了隔壁的吸烟室。

餐厅内全面禁烟,有烟瘾的员工们大多会去厕所里抽,这间吸烟室是专门给客人提供的,很少会有员工来这。

而且,现在已过了营业时间,吸烟室里空无一人。

鱼莜心下好奇,他没事来这做什么?

吸烟室的门虚掩着,白子烨似乎在跟谁通话,声音隐隐约约地传出来。

“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手头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就算递了辞呈,还要办理两天的交接手续……”

白子烨站在窗口处,将手机贴在耳侧,目光远眺着窗外。

“不着急,反正现在没人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先辞职再找下家,也没人会说你什么,你尽管慢慢准备……”

贺主厨的嗓音比之前面对鱼莜时的客气和善,多了几分老谋深算,“还有,你手下有哪些可用出色的厨工,可以一并带过来,我们秦忆楼给的待遇只会高不会差。”

白子烨从他的话中察觉到什么:“最近后厨里都在疯传鱼莜要跳槽,这传言是你散出来的?”

“是啊,怎么了?”贺主厨不以为意,想到鱼莜,他难免叹了口气,“那姑娘看着挺聪明,可惜是个死脑筋,我给她开了那么好的条件,她还执意呆在那毫无发展前景的沁园春,就算厨艺再好,也是个成不了大器的……她现在风头正盛,拿她给你挡刀再合适不过了……”

白子烨皱眉道:“你别做得太过分了。”

“反正你都不在沁园春做事了,还关心这些干什么?

拉上窗户转过身,白子烨刚想开口,一抬眼,视线透过半掩的门缝,看到了门外傻站着的鱼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