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s的都是m*乖乖含着nph

“能做s的都是m*乖乖含着nph我的菜品是古法乳酪蔗浆雕胡饭。”鱼莜轻声开口。

“雕胡……”有位评委自言自语地重复了遍,忽然想到什么,惊呼道,“啊,原来是菰米!”

随着评委们惊呼出声,观众席也开始躁动了,只不过比起前一道菜的惊叹,这次观众们的反应更多的是疑问。

“菰米?菰米是什么?”

“不知道,我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

观众们议论纷纷,别说是外行的观众了,专业的美食评审里只有三位认识,且只有一位评审吃过此物,剩下四位评委都见所未见。

唯一一位吃过菰米的评审向大家解释道:“菰米曾是‘六谷’中的一种,是古人们非常喜爱的主食之一,尤其在唐朝,吃雕胡饭最为风靡。然而到了宋朝,菰逐渐感染上黑粉菌而不抽穗,且茎部不断膨大,形成纺锤形的肉质茎——这种肉质茎就是我们现在的茭白,因此渐渐被其他主食所替代。

这种菌类会无性繁殖,且经过代代相传,原本种植菰米的田块统统变成了茭白田。宋代以后,菰米已经几乎消亡了。现在的野生菰米,偶尔在浅水沼泽处还能寻到,但在市场上已经很难见到了,所以现在的人们只知茭白而不知菰米……”

听了评委的科普,观众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菰米竟然是茭白的种子。因为两者无法共存,人们往往都不会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舀起一勺沾染着乳白汁液的雕胡饭,放入嘴中,那一瞬间,评委们仿佛置身甜蜜王国。

他们不知道米饭竟然可以做到这么香滑,这样的口感真的是米饭吗?!上面的汁液不似普通的甜浆,清爽甘冽,带着浓浓的甘蔗香气。香滑到极致的米粒外包裹着奶酪的乳香,一口下去,满足得快要把舌头咬掉。

如果平时吃的大米有这样美妙的口感,那他们恨不得天天吃米!

雕胡饭上搭配的樱桃和树莓似乎也不是无意为之,拿起一颗樱桃,在饭里的甜浆上滚一圈再吃,其鲜甜脆爽的口感,顿时完爆了任何甜品。

评委们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口接一口地用勺子舀着吃。哪怕是天生不嗜甜的人,也彻底地沉溺在了这盘美味甘甜的佳肴中。

加入树莓和樱桃,其实是鱼莜一时的灵感激发,想到把蔗浆菰米和乳酪浇樱桃两者综合在了一起。

乳酪浇樱桃是古代上流人士特别钟爱的小甜品,将樱桃剖开,把核剔掉,将乳酪和蔗糖浆冷藏至半凝冻的状态后,浇到剖开的樱桃肉上,用金银制的碗盛着,好吃又好看。

这里的乳酪和蔗浆是鱼莜用古法炮制而成,蔗浆是甘蔗汁经过晾晒、熬煎做成浓缩的甜浆,乳酪是未经风干的鲜奶酪,看起来有点像酸奶,但是口感更为醇厚。

“知道这道菜让我想到了什么吗?”一位评审端着碗,笑着对身旁的评审说道,“泰国人特别爱吃芒果椰汁糯米饭,这道我们中式的乳酪蔗浆雕胡饭,竟丝毫不逊前者。”

“诗人杜甫曾经写过‘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的诗句,今天尝到这碗雕胡饭,我才彻底理解了杜甫当时想吃雕胡饭又吃不到的心境……”

 文学

悠悠盛唐,其中描绘菰米的诗句足足有三百多首,并不是诗人多吃货,而是雕胡饭的美味实在难以抵挡。

评委们一边吃着雕胡饭,一边在脑海中想象,一千多年前的盛唐,在那锦旆飘扬的水榭阁楼上,那些文人豪客是否也是捧着这样一碗蔗浆雕胡饭,一边闲情雅致地讨论诗词,一边俯瞰着江山如画?

在主持人提醒他们要开始打分时,评委们才从这碗蔗浆雕胡饭带给他们的余味和遐想中抽离出来。

相比前几轮,决赛在评定结果的流程上也有所改动。评委们分别以百分制给菜品打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剩下的分数相加,得分最高者胜出。

“请评委们率先给一号谢师傅所做的经典扬州炒饭评分。”

主持人话音落,评委纷纷亮出自己所打的分数,分数板上所显示的数字分别是85,70,75,70,75,80,75。

“去掉最高分85,最低分70,来自淮扬的谢师傅最终的得分是375分!”

紧接着,剩余三位选手的分数也相继打了出来。

有四位评审给黑色官膳打了85分的分数,有两位给了80分,有一位给了90分,总共得分420分。

而贺主厨所做的五色团圆饭,得到了五个90分,一个85分,一个95分的高分,总计得分450分。

轮到鱼莜,评委席里打出了三个95分,三个90分,甚至有个评委给出了一百分的满分。

面对一张张的数字牌,身在赛场上的鱼莜脑子有点短路,心里还在一点点地计算着分数,而那边,有礼仪小姐已经把所有选手的分数整合,交给了主持人。

“四号选手的得分为465分!”主持人激动地挥了挥手里卡牌,“我宣布‘八大菜系逐鹿中原’苏州赛区,最终冠军获得者是四号选手鱼莜!”

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声音,和着观众热烈的掌声如浪潮一般涌了过来,鱼莜过了三秒,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冠军了的事实。

宣布完冠军得主,紧接着就是评委上台来举行颁奖仪式。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眼见着评委拿着金光闪闪的奖牌朝她走来,她还尚有几分没缓过来的怔愣。

说来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她住在西庭镇的时候,在山脚下的芦苇地里,碰巧就有一片野生菰生长。

她每次划船去芦苇地,只能采集到不足掌心分量的菰米,历时数月才采到这小小一包的菰米。

她当初下山进城的时候,顺手把这包菰米同厨具一起带了出来,想着总有用到的时候。当日她拿到比赛题目,正苦恼时,这包放在橱柜里的菰米印入了她的眼帘。

她其实是想赌一把出其不意,没想到这包菰米这么争气,一出马就给她挣回了一个冠军来。

给鱼莜颁奖牌的正是金嘴巴李麟,他并没有因为结果预测失误就迁怒于她,反因为一开始的不看好,到见证了她的真实实力,对她特别的刮目相看,那个全场唯一的满分就是他打的。

那碗雕胡饭给他的震撼太大,不得不说,他这回是彻底看走眼了。

自他开始用数据分析选手、预测比赛以来,第一次预测和结果出入这么悬殊,明明他都将这几位选手的从业经历认真地排表计算过。

据他了解,这个鱼莜只在沁园春工作过半年,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从业经历,大学也并未学得烹饪专业。

可惜数据严谨,却终有遗漏,他打定主意,回去要好好研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恭喜你鱼小姐,”李麟将奖牌挂在她的脖子上,随后礼节性地握了下她的手,“很期待你未来在京都大会上的表现。”

直径五厘米大小的奖牌上镀着纯金,阳光下无比耀眼。正面印着得是苏州赛区冠军的头衔,背面刻着汤勺和厨刀,呈长剑和盾牌的交叉状,中央靠上方的位置还有一顶厨师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