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宝贝让我爽一下h|进不去怎么想都进不去

乖乖宝贝让我爽一下h|进不去怎么想都进不去吃完晚饭,柯母又拉着鱼莜在客厅坐着聊了一会。直到晚上近九点,柳姨按时给柯父送来睡前要吃的药,鱼莜便顺势请辞。

临走时,柯母站在玄关处,叮嘱儿子:“晚上开车小心,务必要把鱼莜送到家。”

“知道了。”柯奕臣从衣架上拿过二人的大衣,把鱼莜的那件递给她。

柯母温柔地笑看着鱼莜,依依不舍地念叨:“有空常来家里吃饭,我跟柯叔叔都很欢迎你,”想到什么,忙说,“对了,你们下回要是去温泉度假村的话,就别跑那么远了,城区周围也有几家不错的度假村,其中还有一家是你柯叔叔的朋友开的,去了能多照顾你们不说,至少不会出安全问题,照片上那么深的坑,看着我都有点后怕……”

……?照片?什么照片?

鱼莜满肚子疑问,看了眼柯奕臣,后者有点尴尬地清咳了一声,装作没看到地避开了她的视线,心下顿时明白了几分,嘴上笑着应道:“好的阿姨。”

***

从别墅出来,柯奕臣驱车送她回家。

车窗外路灯昏黄,浓稠的夜色中缀着繁星点点,月色皎洁,沥青的公路上仿佛洒了一地的银霜。

快到鱼莜家小区的路口,开车人刻意放缓了行驶的速度,光线昏暗,他侧脸的轮廓愈发棱角分明,薄唇轻启:“……今天谢谢你了。”

车窗开了一半,微凉的风透进来,拂过脸颊的感觉很舒服。

鱼莜唇角的笑容浅浅:“身为下属,职责所在嘛。”

听到她话里的笑意,柯奕臣忍不住用余光偷看她。女孩的杏眼微微弯起,闪动着点点亮光,琼鼻樱唇,皆小巧而精致,浓密的睫毛从侧面看就像两把小扇子,皮肤在月光下更显莹白如瓷。

没想到没了厚重的留海和土气的麻花辫,稍加打扮,这丫头居然这么好看,好像仿真人偶店里卖的瓷娃娃。

确实如柯母所想,柯奕臣每天一到公司,看到得皆是身材高挑火辣的模特,时间一长,相当有些审美疲劳了。

比起丰乳肥臀的大长腿模特,他更喜欢娇小玲珑的类型,会让他有把对方圈在怀里细心呵护的冲动。

其实看久了齐刘海和麻花辫的组合,他觉得挺别致可爱的,出门时永远不会和别人撞发型。但经今天这番改造,成功把他逗留在畸形边缘的审美,拉回了正常的范畴。

鱼莜安静地看着车窗外的夜色,还在回忆饭桌上的谈话。

通过对柯父细心的观察,以及柯母的只言片语,她能看得出柯奕臣和其父亲的关系似乎不太好。

和她来之前想象中差不多,柯母长相和气质都很温婉,为人亲和,面容保养得很好,年轻时想必是位大美人,而柯父则总是皱着眉头,不苟言笑,让她刚见面时都有些怕怕的。

柯奕臣的长相像母亲,性格上,则更像父亲多一些。

 文学

两个面冷寡言又好面子的人在一起相处,不生矛盾才怪了。

如果今天的这顿饭局后,能让他和他父亲的关系有所修复缓和,那她还是挺开心的。

“话说,你这几天的比赛怎么样?”身旁传来他低沉又清越的嗓音。

鱼莜回答得挺从容:“还好,下礼拜就决赛了。”

她今天前脚刚出赛场,后脚就被他带走了,期间柯奕臣也没来得及细问,现在才想起来问她关于比赛的事。其实也是由于对她的信任,知道以她的实力不可能这么早就被淘汰。

手指轻敲了敲方向盘,他唇角微勾:“如果你拿了这比赛的冠军,我有个特别的礼物送给你。”

“礼物?”鱼莜有些意外,“这算是上司对员工的特殊嘉奖么?”

“算是吧……不过别人可没有这个特权。”

她三句不离上司和员工,柯奕臣听着有点不爽,难道仅仅因为他是她的上司,她才愿意帮自己这个忙?换言之,她的上司可不止自己一个,如果是其他上司要求她假扮女友,她也去?

柯奕臣默了片刻,沉声说:“出了沁园春,你可以不必把我当老板。”

这句话可以引申成很多种涵义,鱼莜愣了愣,看他冷冰冰又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下猜测,他的意思应该是说虽然他是老板,但非工作场合,面对他时,不用太过于拘谨和紧张?

“嗯,我懂了。”鱼莜乖巧点头。

柯奕臣侧眼看了下她的表情,唇角微抿,就知道她一定没懂。

尽管他刻意开得很慢,但路就这么长,车子渐渐驶到了鱼莜家楼下。

鱼莜拉开车门,弯腰下车的同时,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问:“阿姨说的那个照片……”

“那只是个误会,我没有偷藏别人照片的癖好。”柯奕臣打断她,颇为义正言辞。

鱼莜眨了眨杏眼,半信半疑:“真的吗?”

“上司的话也敢质疑?”柯奕臣眉毛微挑,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催促她,“快上楼去,我等看到你客厅亮灯了再走。”

刚刚说不要把他当上司的人是谁?现在又开始强调他的身份?

鱼莜无言转身上楼,同时心下腹诽,老板的心思真的是好难猜……

***

一星期的时间很快过去,不仅是苏州赛区,其他地区的赛场,也终于迎来了决赛。

舞台之上,鱼莜、淮扬师傅、金陵师傅以及秦忆楼贺主厨四人,分别佩戴着红黄蓝绿不同颜色的领巾,代表着四个不同阵营,台下的观众席则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电视节目在当地频道的午间黄金档播出,收视率及观众的反响还不错,于是导致决赛的门票,一票难求。

因为观众需求多,加上餐厅事情也多,这月已经请过一次假,第二次的假并不好批,鱼莜便没让面点房的同事再来。

没有太多的熟人在场,鱼莜的心理压力反而小了些,赢了就赢了,输了也不至于太丢人。

薛飞身为前八强的选手,自然不用买票也有坐在第一排的权力,只见他手持和鱼莜领巾同色的充气棒,兴奋地左右挥舞着,正在为她呐喊加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