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嫩的女晓雯*宝宝夹的太紧

“稚嫩的女晓雯*宝宝夹的太紧嗯,那些都是我下班后无聊的时候做的,有时候吃不完就放在冰箱里……”薛非挠挠下巴,忽然想到什么忙补充道,“你吃的这些是昨天才做的。”

“这些蛋糕太好吃了,”女孩子对甜品的抵抗力都很低,袁园发自肺腑地说,“可惜这次比赛是比中华料理,若是比做西点,你绝对能拿冠军!”

袁园夸起人来从不手软,薛非嘿嘿笑了两声:“那可不,我还是考了西点师资格证的。”

薛非家里只有甜点,其他的食材不多了。众人看了一下午的比赛,也很累,尤其是鱼莜和白子烨这俩参赛者,于是众人决定吃个最方便省事的——火锅。

陈燊、熊三儿和鱼莜三人被安排去买食材,其余人则留在薛非家里,准备调料,做些小凉菜。

白子烨站在水池旁,手里拿着一个空碗在对着水笼统冲洗,脑海中再次想起鱼莜今日和他说过的话。

鱼莜说她从五岁开始学烹饪,从经验上已经算老师傅了。她这句话本意是想安慰白子烨,输给她,是输在经验上,并非他厨艺不好。

可是,鱼莜不知道的是,他在和她差不多的年纪,也已经开始学烹饪了。

他的天才之名,也不是凭空蹦出来的。

从他记事起,他每每放学回家,都不敢和小朋友们玩,早早地背着书包回家,一进门,就能看到那个男人在厨房忙碌的高大背影。

旁的小朋友回到家的活动,除了做作业,就是看电视,玩游戏,而他面对的只有各式各样的厨具和那滚烫灼人的炉火。

“炒豇豆要先放盐,不然颜色会发黑!你是蠢猪吗?”

“这么简单的花刀都切不会,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儿子,你只配去捡垃圾!废物!”

“说了多少次,这样的失败品,不要拿给我尝!”

滚烫的面汤被打翻,肌肤被灼烫后火辣辣的刺痛感,已经清晰。

白子烨闭了闭眼,不自觉地按住胳膊上臂那块熟悉的位置,天气再热,他也不会穿短袖,顶多会把厨师袖挽到手肘处。

那块烫伤还在,已经长成了狰狞的疤痕,再也祛不掉了。

随着那个男人意外去世,他独自来到南方城市打拼,这段令他不堪回首的回忆被他尘封在记忆的角落。如今,两次输给鱼莜,这种失败后的受挫无力感,再度打开了那个潘多拉的盒子。

别人都以为他骄傲自负,其实他不愿意和别人深交,并非他自傲,或许只是为了掩盖他内心深处强烈的自卑感。

“郭宝宝。”

在白子烨的右手边,郭宝宝正在切洋葱,他打算用洋葱,黄瓜,木耳拌一道最家常的凉菜,骤然听到白子烨叫他,奇怪地转过头。

 文学

"上次员工厨艺赛上,对你说的那些话,如果伤害到你,不是我的本意,对不起……"

白子烨手里擦拭着盘子,似是不经意地低声说。

“?”

郭宝宝以为自己幻听了,什么?白子烨会跟他道歉?!

郭宝宝震惊之下,洋葱都忘记切了。

久久等不到回应,白子烨抬头看他。

“没事……”

郭宝宝忙说。

白子烨不知道郭宝宝有语言障碍,每次只会崩豆一样崩两三个字,以为他是真的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外出买菜的人此刻也回来了。

袁园忙去接过他们手中装满食材的塑料袋,只见只有陈燊和熊三儿俩人,有些奇怪地问:“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回来了?莜莜呢?”

陈燊解释:“我们正在逛超市,鱼莜她突然接到了大老板的电话,说是有应酬,要带鱼莜去,直接开车过来把鱼莜接走了……”

“啥?”

袁园瞪大眼睛。

第51章骗局柯奕臣:去我家。

车内,气氛安静,鱼莜几次想开口都咽了回去。

她正在和陈燊争论到底是羔羊肉还是山羊肉涮火锅好吃,忽然接到了柯奕臣的来电,问她现在在哪儿,语气颇为焦急。

虽然不知大老板找她何事,鱼莜还是乖乖说了,电话挂断还没有十分钟,柯奕臣再次打来电话,说已经到门口了。鱼莜刚露头就被他拉上了车。

车子一路飞速地朝前行驶。

“……老板,我们这是要去哪儿?”鱼莜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开口问。

虽然他是自己上司,但就这么直接带她走,似乎也不太合适,很有绑架的嫌疑……她晚上还想跟小伙伴们一起吃火锅k歌呢。

柯奕臣淡淡道:“去我家。”

“?!”

鱼莜受惊地睁圆了眼睛。

面对她惊讶又惴惴不安的目光,柯奕臣想到事情起源,忍不住想扶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