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握不住|还是没忍住

我把握不住|还是没忍住台下,鱼莜的亲友团们也围绕着这个漂亮的锅具议论开了。

熊三儿好奇地瞪大双眼:“鱼莜哪里弄来的这个东西?”

“不知道,”袁园摇摇头,“看起来像个古董……”

陈燊若有所思地说:“难道我们一直都看错了,其实鱼莜是个爱好收藏古董的富二代?”

“拜托,你的想象力要不要这么丰富……”袁园飞给他一个大白眼,完全不相信,“鱼莜若是隐藏的富二代,那我就是某跨国公司总裁流落在外的私生女!”

袁园跟鱼莜关系最好,可以说是朝夕相处,出去吃个烤肉,俩人都得捂着荷包盘算半天,她要是富二代,那演技得拿奥斯卡了吧。

台下的观众们猜来猜去,而评委席里有见多识广的认了出来,鱼莜拿出来的乃是宫廷锡制瓜式一品锅。

从乾隆到慈禧,清宫的上位者们从不掩饰自己对火锅的热爱,并且把冬季吃火锅的风气从深宫大院带到了北平的大街小巷,这也是老北京涮羊肉的起源。

听闻,乾隆爷曾一年吃了两百多顿火锅,而慈禧更是开创了许多火锅的吃法,因她本人属羊,而宫廷火锅大都是羊肉所制,宴席上又实在想吃火锅,于是便亲自下旨,将北进贡的獐子肉、野鸡、银鱼拼成了福禄寿特制火锅。

这种瓜式一品锅,正是慈溪御用的款式,锅底下设支架,支架下设四只酒精碗,可以点燃加热,锅身外部也可插支架,放置蘸蝶一类,既漂亮又方便实用。

真正的清朝锡制瓜式一品锅,现下正在故宫博物馆里摆放着,在一些古董爱好者的家中也有收藏,但那种文物级别的锅已经不适合煮菜了,鱼莜手中的那件,估计只是个仿制品。

事实却并非如评委所想,她所带来的这套一品锅,还真是个有年份的老物件。只不过不是慈禧御用,但被某个阿哥或格格用过,也保不齐。

清宫御膳房按照职能,分为荤局、素局、挂炉局、点心局和饭局五局,鱼莜的曾曾祖父就在荤局,经常会装各种荤食锅子。御膳房虽名义上只服务皇帝一人,但皇帝不仅自己爱吃火锅,还动辄喜欢摆火锅宴,宴请宗室。

借着皇帝的名义,自然会得到不少的赏赐,这套锅具就是有一回,曾曾祖父给某位皇室宗亲做御赐宴席,那位宗亲所赐的恩赏。

虽然这锅是件老古董,但祖辈传下来的东西,怎么也不可能拿去卖。再者,厨房的用具低贱,比不得文人用的瓷器书画,尽管有年代有来历,其实也卖不了几个钱。

曾曾祖父拿它当宝贝,但到了子孙辈,就已经沦为了涮火锅的工具。每年过节,全家老小都会围着这套一品锅胡吃海塞一顿。

也不得不说,皇家出品,必属精品,就这么一年一次,断断续续地用着,竟然一直也没坏过。

对于鱼莜带来的特殊锅具而造成的现场轰动,白子烨并未分神,双手环胸,只盯着面前自己的蒸锅。

 文学

等螃蟹蒸好,揭开完整的蟹壳洗净后放置一旁,蟹黄和蟹肉全被仔细剔除出来备用,紧接着取出猪五花、火腿、香菇切丁,同蟹粉、熟咸鸭蛋黄、姜末等各色调料,一起倒入热油锅中煸炒。

煸炒完后,勾芡盛出,这些便是蟹粉馅心,分别装填到空蟹壳里,他随即连打了五枚红壳鸡蛋,只取蛋清,在竹筷飞速地搅拌下,蛋清逐渐被打发成了白色的泡沫。

白子烨小心翼翼地,在每只装满蟹粉的蟹壳上都放上了一朵白色蛋泡,随即将这一盘蟹壳放入蒸锅内开蒸。

蒸过后的蛋泡,口感更加洁白滑嫩,既像覆盖着的雪花,又像蓬松乳白的淡奶油。

自此,大家都能猜到了,白子烨所做的正是苏菜中的名菜之一,雪花蟹斗。

只见白子烨那边都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将整个雪花蟹斗上锅蒸了,鱼莜这边还没有开始着手处理食材,仍旧在专心地吊汤。

在比赛时间过去一半时,鱼莜终于开始动刀动案板了,将所需的食材或切片或切丝。

当时间仅剩下二十分钟时,她的一锅汤终于吊好,把食材一层层地铺在碗盅里,注进滚热的汤头,随即给酒精碗点火,开始给锅子加热。

比赛时间已到,主持人走上台来,不许他们再动菜品。

主持人的话音落,白子烨正好用蛋黄酱在盘子上画完了最后一笔装饰线,而鱼莜锅里的食材也刚好熟透,把一品锅从燃烧着的酒精碗上拿下。

揭开锅盖,里面的五只碗盅正好每位评委一人一碗,也省了摆盘的功夫。

白子烨在用香叶点缀雪花和盘子周边的食雕上,花费了不少时间,而鱼莜则等时间一到,直接将碗盅放在了礼仪小姐的托盘上,完全用不到任何的拼盘技巧。

白子烨的菜品率先呈上评委席,每位评委前的盘子都摆着一只蟹斗,评委纷纷拿起筷子。

只见棒球大小的蟹壳里盛满了色泽诱人的蟹粉,一阵阵的蟹黄鲜香气直勾人食欲。雪白蓬软的蛋泡上,点着一抹粉红的樱桃酱以及两片翠绿的香叶,周围是黄色的蛋黄酱波浪纹,看起来比西点还精致。

现在还未过吃蟹的季节,大闸蟹依旧膏脂满满,肥美鲜香。

有些人不爱吃蟹,是因为吃起来太麻烦,锋利的蟹脚一不注意还会扎到手,但对于剥好的雪白蟹肉以及澄黄流油的蟹黄,无论是谁,见到都会忍不住流口水。

蟹黄与蟹肉交织的蟹粉,满满一勺吃下去,口齿留香,胜过一切人间滋味。

盖在蟹粉之上的蛋泡入口即化,口感就像蛋香味的软面包,搭配着鲜香浓郁的蟹粉,每一口都是极致的享受。

评委们吃完蟹粉后流露出的一本满足神情,白子烨看到他们的反应,神色波澜不惊,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

这道菜本来是他师父孙宝田的拿手菜,后来传授给了他,他按照自己的想法稍加改进,炒出来的蟹粉既保持了蟹粉的本味,同时又利用了其它的辅料,让其鲜味更提升了一层。

每年到吃蟹季,做雪花蟹斗都做得他手软,沁园春整日座无虚席,不知有多少人是专门奔着他的雪花蟹斗来的。

沁园春的特色菜单一季度一换,同季度的菜单每年也会进行略微的调整,但无论怎么换菜单,他做的雪花蟹斗一定榜上有名。

到如今,他所做的雪花蟹斗已成了沁园春的当家菜之一。

“嗯,很好吃,味道特别鲜……”

“这个完成度可以打满分……”

“我还记得我去年去沁园春吃雪花蟹斗,就是这个味道……”

评委们互相点头交耳交谈,全是褒赞的话,有位评审似乎是沁园春的老熟客,对于白子烨这位年轻的天才帮厨很是推崇看好。

见评委们对这道雪花蟹斗的评价如此之高,鱼莜心下忐忑,微微攥紧了厨师服的下摆。

虽然对自己的菜品有信心,但毕竟南北的口味有所差异,她和师父都很喜欢这道传统美食,就是不知道这些评委们会不会喜欢……

觉察到她的紧张,白子烨侧头看了两眼,有点担心她待会再输给了自己,这丫头不会又哭鼻子吧?

品完雪花蟹斗,轮到鱼莜的菜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