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还是进来了”怎么做好一个m

到底还是进来了"怎么做好一个m方才在台上,评审们只看到鱼莜拿着长柄勺搅动熬制果酱,全然没注意到她竟然还做了饼。

而且看样子,这几块饼才是正主,果酱只是蘸料而已。

主持人在一旁提醒她:“这位选手,你的菜品名是?”

鱼莜这才想起,她似乎还没给这道临时起意的菜品取个名字……

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急中生智道:“这道菜叫鱼氏茶饼配什锦果酱。”

反正是她制作发明的菜,叫什么还不是她说了算。

原来是茶饼……

评审们了然,各自拿起筷子夹上一块,轻蘸了酱,送入口中。

第47章正赛(二)长江后浪推前浪。……

听她将这道菜自封鱼氏茶饼,这些见过大风大浪的评委们不由得被逗笑了。

然而,茶饼一入口后,来自绿茶的清爽气息,以及一股仿若雨后青草的特殊香气,让他们彻底颠覆了对这茶饼的认知。

茶饼的外边一圈滚着杏仁和核桃碎,咬下去时很酥脆,但茶饼里面的口感却是绵软似糍粑,让人意外又惊喜。

没有人能抗拒绿茶的清香,蘸酱新鲜又果味十足,两者搭配在一起,如同咖啡和炼奶的搭配,淡淡的苦涩之后,是绵长又余味无穷的回甘。

五位评审刚刚吃过羊方藏鱼和胭脂鸭脯这两道肉食大菜,此时吃到这茶饼,只觉得口中的腥腻全都被这清爽的茶香一扫而光,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仿若在这寒冷的冬末之时,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初春的气息。

“这里面的馅料是……?”

一位评审察觉到茶饼如此与众不同的秘密来自于馅,绿茶饼一般都是用芋泥做馅,但这里的馅料绝对不是芋泥的味道。

再一看馅料的颜色也是绿色,不过茶饼的外皮是宛若春天的新绿,馅则好比盛夏的艳绿,色泽更为厚重一些。

细细一品,这种淡淡的青草香气,竟让人联想到了青团。

青团是一种江南的特色小吃,用艾草的汁拌进糯米粉里,再包裹进豆沙。圆圆滚滚的青色团子,不甜不腻,让人一吃就会爱上。

 文学

身为苏州人,对青团绝对不陌生,评委们皆很诧异,她竟然突发奇想地用艾草汁拌糯米粉,用做青团外皮的方法来制作茶饼的馅儿?

从横切面来看,整个茶饼共有四层,两侧是浅绿色、用绿茶粉做的饼外皮,中间有一层深绿色的青团层,青团层的下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米黄色、磨得极细的莲蓉层,为绿茶饼更添一层口感。

莲子,艾草,绿茶,杏仁、核桃皆是带些苦意的食材,如果不蘸酱,光吃这饼,绝对是绿色养生爱好者的最爱。

而果酱则是由柳丁、青橄榄、苹果柚肉、以及腌制后的柚子皮切成的细丁制成,鱼莜全程没有放过糖,只在果酱里放了些蜂蜜,果酱也是纯天然的,甜味不重,且带着可口的酸味,绝不会喧宾夺主地盖过茶饼的风头。

“没想到我们这位选手年纪轻轻,竟然对食材的味道有如此精细的把控力,”一位最年长的白发评审放下筷子,微微笑着,毫不掩饰对鱼莜这位后辈的欣赏,

“这茶饼的味道重一分,则过于苦涩,少一分则寡淡。相较于前一位选手,可可粉和胭脂鸭脯的相悖口感,她将青团和茶饼结合的创意,堪称是完美的案例,熬制的果酱也是滋味十足,无可挑剔。”

坐在他右手边的另一位评审也表示赞同:“这茶饼看着普通,味道真的出人意料……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有如此优秀的后生,也是我们烹饪界的幸事。”

面对前辈们的如此褒奖,鱼莜自觉有些担当不起,双颊羞涩地泛红,当下也只能用九十度的鞠躬来表达谢意。

三道菜皆点评完,到了投票环节,五位评审需在各自题板上写出认为更胜一筹的菜品名字。

写完之后,亮开题版,只有一位评审选择了羊方藏鱼,其他四位俱选择了鱼氏茶饼。

公布完结果后,评委们也分别解释了这么选择的理由:这两道菜本不相上下,但他们觉得在题目的理解上,鱼莜更胜一筹。

比拼的题目是“苦”,徐海师傅做得是药膳,而在鱼莜这道茶饼里,她至少用了十种苦味食材,充分地利用了食材本身的味道,而并非一味地使用中药材。

药膳虽然也属于美食料理的范畴,但若纯粹用药膳来体现主题,未免有些投机取巧。

鱼莜也觉得单论菜品的好吃及口感丰富,自己所做的未必就比第一名菜羊方藏鱼要强,她侥幸赢在对题目研究得更为透彻。

这一场,她以四票对一票的压倒性优势取得了胜利,而徐海师傅并非就此淘汰了。为避免同组出现两个实力强劲的对手而错失英才,比赛还有复活赛制度。

等六组选手全部比完后,所有被淘汰的选手还会再比两轮,选出两位优胜的选手,同优胜者一起晋级最后的八强。

鱼莜这组比完,紧接着还有下一组。

已经没自己什么事,鱼莜去后台摘掉了厨师帽,换回了平时穿的衣服,坐回在了观众席里。

而薛非和白子烨早就坐在第一排视野极佳的位置等着她了。

薛非曾亲眼见证她以第一名的成绩通关海选的削土豆挑战,知道她刀工了得,但没想到她真正烹饪的技术也那么高超,仅凭借一盘茶饼,就这么轻松地就赢了那位徐海师傅。

心下又是钦佩又是自惭,搓了搓手说:“我再也不敢在你面前说我擅长做甜品了……”

鱼莜哭笑不得,想说她真的不擅长甜品,但又怕这么说,薛非更以为她在变相炫耀了,于是便套用了在何时何地都万金油的话:“运气而已……”

她可是奔着冠军去的,怎么可能在第一轮就倒下。

白子烨看着她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别样的意味深长:“那茶饼的做法是你一中午时间想出来的?”

鱼莜不解地眨眨眼,她又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怎么会提前知晓题目是什么。

“……不然呢?”

白子烨也觉得自己问得很蠢,但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这道茶饼,让他想起了结识鱼莜的情景。在徐府的私宴上,因为菜芙蓉出了差错,她口述让自己做一道他二人都未曾做过的新式芙蓉鲫鱼,最终菜品的味道让宾客们很满意,她也是因为那次而得到了从清洗间升职的机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