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的第一次*今天要she到怀孕

宝贝我们的第一次*今天要she到怀孕5斤的土豆要切成4.8斤的土豆丝,几乎要做到零损耗,而3毫米的粗细标准,看似很宽容,但这并非是对于整体的土豆丝而言,而是精确到每根。哪怕有一根土豆丝超过了3毫米并被裁判发现,这整场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更重要的是比赛环境,一百个人挤在一起,同时比拼刀工,本身就够混乱的了。这场海选不比沁园春的内部大赛,报名参加的选手鱼龙混杂,什么奇葩的人都有,便会出现各种层出不穷的意外事件和干扰。

诚然,这些问题并未对鱼莜造成什么困扰,她稳扎稳打,发挥出了正常的水平。

鱼莜拎着厨具箱,正欲走出赛场,恰好路过小胖子的案板。

先前裁判在检验鱼莜时,小胖子就忙跑回了自己的案板前,继续和土豆做着斗争,他浪费了不少时间去捡土豆,进度比别人慢了许多,此刻急得一脑门子汗,也腾不出手来擦。

见他紧张得拿刀的手都在抖,鱼莜忍不住开口鼓励了他一句:“不要紧张,还有时间,加油……”

小胖子后知后觉地抬头,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赛场门口。

来自第一位通关选手的鼓励,给了他不少的信心。

过关的人越来越多,又是十分钟过去,赛场上已没剩下多少人了,晋级的名额也只剩下最后一个。

将最后一捧土豆丝切完丢进盆里,小胖子忙举高了手,但裁判并未往他这边来。他这才失望地发现,有位选手比他早两秒钟举了手。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止步于此时,裁判突然宣布前一位选手成绩无效,他则顺利通过了检验,拿到了最后一个晋级名额。

小胖子当下激动得热泪盈眶,差点哭了出来。当他抱着厨具箱,四处找着鱼莜想跟她道谢时,鱼莜早已经开始了第二轮的比赛了。

***

第一轮的刀工比拼,是在百人中选取前三十名,淘汰掉了相当一部分人。据了解统计,海选总共有一千二百人参加,此时已剩下三百余人了。

第二轮,则是正式的烹饪环节。每五十位选手分成一组,每组都有不同的命题,以菜肴的色香味为评判标准,每组取前十名晋级。

白子烨因为号码靠前被分到了第二组,鱼莜则分到了第四组。

鱼莜这组的命题十分家常,就是“鱼香肉丝”。

鱼香肉丝本由一位四川厨师创造,但并未被川菜的官方菜单所收录,发展到现在,鱼香肉丝已经成为了全国各地都有的家常菜。各地的做法,乃至每个厨师的做法和用料,都不尽相同。

比赛开始没多久,整个赛场就四处飘起了鱼香肉丝的味道。

 文学

鱼莜所理解的鱼香肉丝,口感首先是鱼香,其次是浓郁的酸甜,肉丝的口感要滑要嫩,而冬笋和胡萝卜要保持脆爽,这才是一盘合格的鱼香肉丝的基本要素。

负责品菜的评审只有一位,几十盘鱼香肉丝尝下来,表情已然变得有些麻木。

这种即时出成绩的比赛,都是越早完成越占便宜,到了后面,名额越少,竞争也就越大,所以,几乎所有的选手,都在如何更早地完成菜品上费尽了心思。

鱼莜倒是不慌不忙,她本来手脚就比一般人要快,就算不刻意加快,也排在中间的位置完成了。

在品尝到自己的鱼香肉丝时,她成功从评审麻木冷淡的目光里,看到一丝乍现的惊喜,毫不意外地拿下了一个晋级名额。

一上午的海选在人声鼎沸和嘈杂混乱中很快过去,中午,鱼莜和白子烨就近找了家快餐店,随便吃了些。

到了下午两点,迎来了海选的最后一轮。

此时,参赛选手仅剩下了六十位,比赛的场地也由露天搭建的大棚,换到了偌大的会场内。

快到了比赛开始的时间,各个参赛选手陆续到场。

经过大浪淘沙,现在残存下来的都是有些本事的选手,那些没有真材实料、哗众取宠,带着想火、或是其他目的来的人,早就死在了沙滩上。

鱼莜默默地打量着这些同自己一样从上千人中脱颖而出的人们,大都很面生,环顾一圈,她竟然发现了一位常在电视里出现的熟面孔。

浓眉扁鼻大方脸,戴着高高的厨师帽,正是那位曾被电视台采访过的淮扬菜系的大师傅!

他的文思豆腐很是一绝,鱼莜将练刀用的土豆萝卜换成豆腐,还是受他的启发。

他的周围前呼后拥地跟着不少年轻的小厨工,替他端茶送水,拎着厨具箱,看样子是专门从扬州赶来参加此次比赛的。

眼睛转了圈,鱼莜又看到了一位奇怪的人。

四十岁上下,身穿民国的灰袍马褂,油亮的黑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成了大背头,脊背直挺着,精神矍铄。

“那位大叔看起来好有派头……”她扭头同白子烨小声议论。

白子烨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很淡定地说:“那位是秦忆楼的贺主厨。”

“啥?”

鱼莜很是意外,这比赛居然都惊动了堂堂秦忆楼的主厨?

白子烨面上淡定,心中也压力陡增。

烹饪界但凡到了主厨的高度和水平的,大部分都已经年过半百,有了相对稳定的工作状态,对于名声和比赛都不大关心了,且都愿意把这样的机会更多地给年轻的小辈们,但秦忆楼这回竟然不惜派出主厨来参加这场比赛,看来是对这比赛十分重视,并且对冠军势在必得了。

目光掠过贺大厨,鱼莜紧接着在角落里,又意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当即朝他挥了挥手。

后者也看到了她,忙踮起脚尖,朝她笑着大力挥了挥手臂。

白子烨挑眉:“你认识那胖子?”

“不算认识吧,海选第一轮,我和他是一个赛场的,”鱼莜摸着下巴浅笑,“没想到他居然通过了第一轮和第二轮,也算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参赛选手聚齐之后,有工作人员上来,宣布了这轮的比赛规则。

作为海选的最后一环,同样是现场做菜,但目的是考验参赛者的烹饪技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