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是不是更舒服|太迟了你已经逃不掉了

这样是不是更舒服|太迟了你已经逃不掉了手被他温暖的掌心包裹,袁园瞬间大脑当机,什么都忘了,红着脸低着头,紧紧跟在他身后。

第41章争执老板万岁!

从温泉度假村回来的第三天,崔莉莉有事走不开,便派了她家的司机帮忙把鱼莜的行李送了回来。

送来之后,还欠兮兮地同她发信息八卦,问她和柯奕臣一路上有没有发生点什么。

此时的鱼莜完全没心思和她开玩笑,回了句“没发生什么,要睡觉了”的短信,随即靠着枕头躺在床上,看着电话簿里备注为“大老板”的号码,怔怔出神。

她在纠结要不要告诉柯奕臣,钱昆意欲跳槽的事。

钱昆将这事告诉自己,是对自己的信任,万一告诉柯奕臣后,钱昆想走走不了而责怪她,她岂不是卖消息的罪人了。

可她觉得钱昆并非真心想离开沁园春,他想跳槽纯粹是因为何美心的打压以及不想拖累面点房剩下的员工,如果大老板出马,这件事明明还有可商讨的余地。

她很舍不得钱昆离开,知道这个消息后,她没有告诉面点房的任何人,就是怕引起众乱。

她握着手机,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终于下定决心,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她发出短信时已是深夜,以为对方一时半会看不到,未料仅过了半分钟,便收到了来自大老板的回复。

他回复的内容格外简短,却让她彻底放下心来。

***

第二天一早,鱼莜来到面点房上班,一进门,就听见厨工们兴致勃勃地围坐在一起,像是在八卦什么。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鱼莜纳闷地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袁园把她拉过来,满是幸灾乐祸:“你没听说吗?今天一早大老板来餐厅了,他一来,就把何总厨叫到了议事包厢,听说何总厨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呢。”

何美心处处针对面点房,闹得现如今面点房众人都对她看不顺眼,她只要一倒霉,她们当然乐得看笑话。

二十分钟前,沁园春的办公包厢内。

 文学

“奕臣,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信任我的能力吗?”何美心语气带着一丝被误解的楚楚可怜,看着那个坐在老板靠椅上的年轻男人,“自从我任职行政总厨以来,咱们餐厅的业绩你也看到了,比以前增长得不是一点半点,这说明我的理念和经营方式完全可行……”

本来,她今天见到他来餐厅还很高兴,没想到他一来,便是问责自己。

柯奕臣没打断她,等她辩解完,才冷冷开口:“所以,这就是你把面点房直接撤下冬季菜单的理由?你可知道,在你来之前,面点房是业绩仅次于热炒间的重点部门,你只给面点房留下一个帮厨,我实在无法理解你所谓的管理方式。”

何美心不服气地咬唇:“……那不是因为钱主厨他不肯配合我的菜单改革,我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保证菜单的统一。”

作为一个餐厅老板,业绩确实是他最应该关心的事,无论做正宗苏菜还是中西合璧,都不重要。若能通过中西合璧的方法,让沁园春重回二星,那也未尝不可。

何美心管理餐厅后,业绩的确有所增长,但他可没叫她寒了老员工的心。

钱昆是沁园春资历最老的主厨,他都起了跳槽的心思,可见何美心做得有多过分,要不是鱼莜给他发短信,他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柯奕臣见她到现在还没抓住重点,不耐地皱起眉:“钱主厨是沁园春的老人了,你知道他若离开,对于餐厅的损失有多大?”

何美心的脸上满是不以为意:“一个厨子而已,走了就走了,我看热炒区的孙主厨很有能力,钱主厨一走,正好可以让他顶上空缺,把面点房一并接管了。”

“你是说,那个同你在员工内部厨艺大赛上做黑幕的孙宝田吗?”柯奕臣面沉如水,黑眸里覆上一层完全不带感情的凉意,“你的算盘倒打得好。”

他怎么知道的?

何美心顿时慌了,只得咬牙装傻:“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比赛的结果是我同七位主副厨共同判定,绝不存在什么黑幕。”

“反正比赛已经过去,你死不认账,我也无话可说,”柯奕臣长眉微挑,继而一字一句地理性分析,“但是在两位学员票数相同的情况下,双冠军不是最稳妥的处理方法吗,武断地判了另一位学员夺冠,你自己不觉得有失偏颇吗?”

何美心张了张嘴,一时无法辩驳。

她此时顶着精致的波浪卷,像是才做过造型,妆容更是比平时多了几分妩媚,哪怕一大早被他叫了来,从头到脚的装扮也不见一丝的差乱。

这身在他眼里过于艳俗的装扮,柯奕臣扫了一眼就不想再看,当下冷嘲道,“你规定女员工不许束发,你自己倒是整日不忘涂脂抹粉。”

紧接着,不容置疑的语气:“明天开始,把你那些无意义的规定都去掉,面点房恢复往常菜单份额,先前调去热炒区的两个帮厨也给我调回来。”

何美心震惊地看着他。

眼见这么些日子以来,她精心设计的蓝图,被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就付之东流,她再也装不下去,眼圈气得发红,登时拔高音量:“奕臣,我做这些都是为了餐厅好,你这么不信任我,我告诉伯父伯母去……”

“随你。”

柯奕臣被她吵得脑仁疼,当下转过椅子,背对着她揉了揉额角。

要不是父亲亲口拜托自己,让他给何美心在餐厅谋个职位,他才不会自虐地把这位祖宗搁到餐厅来。

想着何美心也不会做菜,在国外学得是酒店管理,应该勉强能胜任行政总厨的职位。行政总厨只是听着职位高,本质上是个虚职,只需要每天在员工面前耀武扬威,摆摆架子,想来也符合她的性格,她有了事情做,也能少缠自己一点,却没想到不过上任了几个月,竟给他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要不是顾及父亲那边的态度,他现在分分钟开了她的心都有。

何美心红着眼睛青着脸,摔门而去,柯奕臣起身泡了杯热咖啡,紧接着便叫钱昆来了包厢。

又是认责又是担保,好一通安慰和安抚,总算把钱昆要跳槽的心思给说了回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