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你乖一点txt”想你了弄得满手都是

小祖宗你乖一点txt"想你了弄得满手都是 忽然,响了两下敲门声,换去厨师服、穿着日常装的钱昆冷不丁在门口站着。

此时整个面点房就剩下她还有另外一个负责值日的厨工,钱昆只看着她,鱼莜会意,默默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玻璃门。

“这几天,面点房发生的事,你应该都听说了吧?”钱昆眉宇间有些疲色。

鱼莜点了点头。

上一次换秋季菜单,是她耍了小聪明,才给面点房争取了一道菜的名额,现在到了冬季,何美心修改了员工守则,老办法已经没法再用了。

没有顾客点单,面点房自然冷清下来,没有订单做,用不到那么多人手,导致面点房的两位帮厨都被调走了。

至此,面点房算是走进了死胡同。

“现在这个情况,你升帮厨的事可能要搁一搁了,或者是升去别的部门,总之不太可能留在面点房了,”钱昆的语气有些深沉,紧接着做了保证,“但无论怎样,在我走之前,一定会帮你争取到帮厨的职位,你是个做菜的好苗子,不能因为我这老顽固的想法,耽误了你的前程。”

按理说,内部厨艺大赛过去了那么些天,单主管早该通知她晋升的事,却一直迟迟没动静,再结合这几天发生的事,鱼莜也猜到自己升职的事被影响了。

整个餐厅只有四位主厨,年轻的帮厨学员才是整个餐厅的中流砥柱,何美心扳不倒钱主厨,便想着把面点房有能力的帮厨都调走,让钱昆管理一个空架子,算是变相架空了他主厨的权力。

鱼莜满足了升职的各项条件,何美心顶多是压一阵子,不可能不给她升职,但升到哪个部门,就不是鱼莜自己说了算了。

对于什么时候升职,鱼莜已经不关心了,抓住钱昆话里异样的字眼:“走?”

钱昆面上看不出喜怒,淡定地说:“嗯,我打算跳槽了。”

鱼莜有点震惊:“跳槽?去哪里?”

“秦忆楼,”钱昆打定了主意,也没想隐瞒,“前几天,我已经通过朋友跟秦忆楼那边递了话,结果如何,这两天就会有消息。”

鱼莜也听说过秦忆楼的名字,是家正宗的苏菜馆,也是沁园春的老对头了,她小心地问:“那……叶副厨呢?”

“她自然也是跟我一起走。”

是了,当初钱昆和叶舒蔓这对夫妻就是被柯奕臣一起挖来的,走自然也是一起走。

以钱昆的资历和能力,无论走到哪儿,都是被各大餐厅酒楼抢着要的宝贝,秦忆楼的老板只怕是早就想挖沁园春的几位主厨了,只是苦于无门路,现在主动送上门来,不可能不收下这份大礼。

同时走掉一位主厨和一位副厨,那对于沁园春的损失可就大了。

自打她到面点房以来,钱昆对她照顾良多,算是她半个师傅也不为过,如今知道他要走了,心下很有些不舍。

鱼莜温声劝他:“钱主厨,您要不再多考虑考虑,大老板肯定也不会轻易放您走的,再说您在沁园春工作了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

说起和沁园春的感情,这正戳中了钱昆的软肋,一想到自己是怎么看着沁园春一点点壮大,以及和这帮年轻的弟子们在面点房忙碌但又充实的日子,他就会忍不住开始动摇。

他又何尝想走,还不是被逼无奈。

钱昆硬下心肠:“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是大老板也阻止不了。”

刚开始,他还不了解大老板派何美心来当行政总厨的用意,现在,钱昆有些明白了。

 文学

他的这位大老板看着年轻,其实很有自己的想法,看似是甩手掌柜,但涉及餐厅根本的重要决定,还不是由他定夺。

若只有好的厨师,而没有英明的管理者,沁园春也不会一路走到今天。

说不定,大老板其实一直都在静静旁观这场守旧派和革新派的斗争,就看他们谁输谁赢,赢家接管餐厅,输者淘汰出局。

而他,注定要成为了餐厅变革的牺牲品了。

***

袁园出了沁园春的大门后,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了最顶,随即把身后毛绒边的兜帽戴上,只露出了巴掌大的小脸。

穿过两个有红绿灯的斑马线,袁园瞧见了男人高瘦挺拔的身影。

远远看见他后,袁园一路小跑过来,脸蛋红扑扑的:“单主管。”

单主管推了推眼镜,唇角挂着亲和的笑:“说了多少次,不在餐厅的时候,叫我单哥就好。”

这种看起来斯文禁欲,实则暖心的大哥哥,最是袁园这种没有多少恋爱经历的少女抵抗不住的类型。

他俩刚刚开始交往时,单主管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她告诉别人他俩的关系。在餐厅,他俩还是当上下级地相处,多说一句话,他就会不高兴,每次约会,也都是选在离餐厅有一定距离的电影院。

沁园春对于员工之间的交往并没有限制,但单主管说若他俩的事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不好,别人会说她借此上位之类的不好听的话。

袁园刚开始还有所不满,在听了他的解释后,觉得他真是细心体贴,处处为自己着想。

“嗯,单哥。”袁园杏眼弯弯,满是甜蜜。

俩人并肩走入电影院,单主管按下电梯按钮,侧身问她:“我记得今天好像是你负责值日,这么快就做完了吗?”

袁园回道:“我让鱼莜帮忙做了,我就先溜了。”

单主管神色一动,不经意地问:“你跟你们部门的鱼莜关系很好?”

“是啊,”袁园笑了笑,“鱼莜人挺不错的,而且面点房就我们两个女孩子,自然关系很好。”

单主管旁敲侧击地问:“我怎么听人说,她好像认识大老板?”

“不会吧,”袁园表示很惊讶,“我怎么从没听她说起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