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进去怎么玩*刚挨着就流了

不进去怎么玩*刚挨着就流了难怪,方才她在上楼梯的时候就在想,他要怎么兴师问罪,难道要专门跑去餐厅,把在后厨工作的她拽出来,指着她鼻子说“你送给我的鲊肉不好吃”吗?

原来,大老板不仅严格,还会用这样不齿的方式,偷记员工的电话号码……

而且,连土坛子的封盖都不会开……

鱼莜摇了摇头,重新拿起拖把,她只觉得自己对这位高冷大boss的认知,每天都在刷新。

***

第二天,旷工许久的鱼莜,终于穿上了洁白的厨工服,出现在了面点房。

刚推门而进,袁园瞧见她,当下惊喜地喊了一声:“鱼莜!”

“鱼莜你总算来了,这几天你咋没来上班啊?”袁园瞬间小跑迎上前来,同时惊喜也化为委屈,“没了你,我好不习惯……”

“趁着放假出去玩,大雪封路,我被卡在高速回不来了。”鱼莜如实说。

得知她不是因为意外和生病才旷工,袁园放下心来,笑着感慨了一句:“那你可真够倒霉的……”

站在她俩旁边的厨工听见了,仰头哀叹:“怎么能叫倒霉呢,我也想被堵高速,平白多放两天假……”

“这两天有发生什么事吗?”

鱼莜环顾了圈,发现所有人都在,却不见熊三儿和郭宝宝。

袁园还没来得及回答,只闻面点房的门砰地一声摔开,钱昆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嘴里厉声道:“还没开始干活?都一个个傻愣在这里做什么?等着我来帮你们做准备工作?”

瞥见鱼莜的身影,转而皱眉问她:“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

鱼莜只得把刚刚和袁园解释过的话,又跟他解释一番。

听了她的缘由后,钱昆的火气仿佛收敛了几分,依旧板着脸:“嗯,知道了,去忙吧。”

在钱昆的怒吼中,所有人赶忙都屏气凝神,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碌开来。

过了一会,炉子正式开了火,好像是砧板的厨工不小心递错了食材,又引得钱昆一通大骂。

往日钱主厨对手下员工都是很和善的,几个月也不见发一次脾气,今日这是怎么了,像吃了炮弹,鱼莜小声问袁园:“怎么感觉你师父他今天有些反常?”

 文学

袁园头也未抬:“师父这两天心情不好,一直是这样,我们已经习惯了……”

鱼莜忍不住追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新拟的冬季菜单出来了,我们面点房依旧没有份额,”袁园垂着头,语气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何美心以面点房暂时用不到那么多人手为由,强行把郭宝宝和熊三儿调去热炒区了,现在,面点房里的帮厨只剩下我一个了……”

第40章跳槽就算是大老板也阻止不了。

没想到自己才请了几天假,面点房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鱼莜本来想问,何美心做这些事大老板知道吗,忽然想到柯奕臣这几天都在跟她一起在度假村泡温泉,八成是不知道了……

再者,后厨的人员调动是很正常的事,也根本不需要上报。若不清楚这其中的恩怨猫腻,都会认为是人力资源的合理调配。

不得不说,何美心将权力这套玩捏得炉火纯青,在让人抓不到话柄的同时,用手中的权力排除异己,实在让人佩服。

午餐的时候,鱼莜见到了熊三儿和郭宝宝。

几人围坐在一桌吃饭,熊三儿拍着胸脯说:“虽然我们现在身在热炒区,心还是在面点房的。”

郭宝宝双目无神,伸出筷子夹一块排骨,连续夹了三次才夹起来,听到熊三儿的话,点了点头,以表明自己的立场。这一点头,马上快夹到碗里的排骨直接掉在了地上,功亏一篑。

鱼莜看不下去了:“宝宝你这是怎么了?”

袁园替他解释:“他被调到了水台,没太适应水台的节奏,估计是累的……”

郭宝宝本是面点房打荷的一把好手,调到热炒区后居然被放到了水台。水台的活是最脏最重最忙的,郭宝宝身子板弱,心思和刀工都很细腻,适合做精细的活,调到水台完全发挥不出他的才能,完全是大材小用了。

熊三儿虽然还在砧板,但他在面点房是头砧,到了热炒区,就被放到三砧四砧了,打压的意味很明显。

熊三儿扒拉了一大口米饭,嘟囔道:“这样下去,面点房迟早只剩个空架子,真不知道师父还在坚持什么。要我说,做新派菜就做呗,为什么非要和何总厨对着干?这下可好了,我和宝宝成了被殃及的池鱼了……”

袁园当下气得细眉倒竖:“熊三儿你在瞎说什么?师父平时待你不薄吧,你这才去热炒间几天,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

熊三儿见自己的意思被误会,也急了:“我也是为了大家好才说的这些话,主厨再大能大过行政总厨吗,何况我只是个打工仔,我也不在乎是做西餐还是中餐,能拿到工资养家糊口我就满足了,何必自讨苦头呢?”

郭宝宝默默把掉在地上的排骨捡起来,不放弃地继续去夹下一块,对于他俩的争吵完全没有反应,仿佛在神游物外。

“既然你这么想,那你就永远在热炒区呆着吧,”袁园站起身,气呼呼地拉起一旁还在懵逼中的鱼莜,“我们走,去别桌吃,我们不配和他们一桌吃饭,哼。”

一顿饭,不欢而散。

等到下午开始忙了,鱼莜本以为袁园还会为这事生气,几次趁着递食材默默关注她的动向,却发现她好像忘了中午发生的不愉快,不时地掏出手机发着信息,时而脸红,时而傻笑。

到晚上快下班的时候,在发出一条新短信后,袁园把手机放回兜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找到她:“莜莜,能不能拜托你今天帮我值下日,今天我有点事,得早点走。”

面点房有排卫生值日表,学员们在下班后轮流负责打扫后厨,收拾厨具,今天正轮到袁园值日。

这点小忙,鱼莜自然答应:“没问题,你有事就先走吧。”

袁园笑颜逐开:“谢谢你啦,就知道你会帮我的,改天请你吃饭!”

说罢,袁园忙不迭地一边解开纽扣,一边跑去休息室换衣服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