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掀起裙子舌头进去,想让男朋友she进去

他掀起裙子舌头进去,想让男朋友she进去鱼莜见他径直朝自己走来,心下忐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只见他走到自己面前后,便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随即抬起了一只手,而那只手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快要抚上她的脸颊,鱼莜拿着水壶的手突然开始发抖,心下纠结,她是躲还是不躲,要是躲了惹他恼了,自己会不会被炒鱿鱼……

正纠结着,只见那只指节分明又分外修长的手,悬在她的脑门上方,然后缓缓揭下了一张已经干掉了的睡眠面膜……

第37章温泉之行(五)雪灾and倒霉蛋鱼莜……

顶着面膜睡了一夜,已经习惯了脸上多了个东西,加上起得早犯迷糊,她已全然忘了要摘掉面膜这回事。

她万万没想到,他做出这么暧昧的举动,居然只是帮她摘掉面膜纸……

这画面太美,鱼莜不忍再看,于是连忙急中生智想了个话题,转移现下的尴尬:“老板,我记得昨天好像下雪了,您还出去跑步啊?”

昨晚他们一直玩到凌晨两点,这人怎么这么有精神,大早上还起来去跑步?

柯奕臣顺手将面膜丢进垃圾桶,回道:“嗯,外面的雪景很美,有时间的话,建议你也出去看看。”

“好的,我一会就和莉莉出去看……”鱼莜狂点头,也完全不敢提她本来还打算上楼继续睡回笼觉的事。

度假村里有很大一片花园,外面更是广阔的野地和山林,看起雪景来应该很漂亮。

罢了,难得下一次雪,少睡会懒觉又不会少块肉,去感受下大自然的美妙风景,也是人生难得的体验之一,鱼莜这么在心里安慰自己。

柯奕臣走到桌子前,拿了一只一次性杯子,也过来接水喝,似乎忽然想到什么,偏头问她:“你对新来的何总厨印象似乎不太好?”

果然,昨天和崔莉莉在泡温泉时的吐槽被他听到了,鱼莜哪敢直说,忙摇头:“……没有,没有。”

柯奕臣手拿着水杯,嗓音有些清淡:“身为下属,要相信上司的领导能力,上司做的每个决策,都不应该去质疑。”

鱼莜垂下眼,捧着水壶的手指微微收紧,是的,她只是一个小厨工,哪有资格去质疑一个行政总厨说的话呢,她说自己输了,那就是输了……

喝完水,柯奕臣再次将纸杯丢进垃圾桶,神色认真看着她:“虽然我平时不太过问餐厅后厨的杂事,但也绝不允许有黑幕这样的事发生,那天的比赛具体什么情形,我会查清楚的。”

话音入耳,鱼莜的眸子渐渐发亮,等她抬起头时,那人已经转身上楼了。

心情瞬间变得大好,她也跟着朝楼上走去,上到一半才发现光顾着说话了,水壶根本没装多少水,又折返回去重新接水,紧接着噔噔噔地跑上了楼。

推开门,鱼莜跪坐下来,摇动正在熟睡人的肩膀:“莉莉,醒醒,快起来,我们去外面看雪景吧。”

崔莉莉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哼,翻了个身,将脸埋进枕头里,含糊又闷闷地说:“你脑袋昏了么,看什么雪景啊……老子要睡觉……”

 文学

鱼莜哄她:“快别睡了,现在起,我给你做早餐吃……”

费了半天劲儿,又是扯被子,又是用美食诱惑,好不容易将她从被窝里拽了起来。

崔莉莉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唉声叹气地吐槽:“以我往年看雪的经验来说,那雪顶多也就是撒盐似地薄薄一层,等中午出太阳的时候,或许就没了,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

鱼莜眨眨眼睛:“正是因为中午可能就看不到了,所以趁现在出去逛逛,顺便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嘛……”

二人结伴下楼,此时惠子也起来了,正在客厅看着电视。

新闻主持人流利的播报声传了过来:“……近日全国范围内将迎来持续低温和降雪,京呼航线延误,首都机场关闭,百余客运线受阻,高速路口关闭,导致大批乘客滞留……”

而新闻里偌大的标题也同时印入二人的眼帘:“全国受罕见雪灾,各地农作物、房屋受损严重”。

鱼莜和崔莉莉皆是一惊,崔莉莉忙问惠子:“我们这边的高速也走不通了吗?”

惠子抱着手炉,点点头:“八成是了,你看看窗外的景色就知道了。”

鱼莜和崔莉莉忙跑到落地窗前,擦掉雾气去看,只见外面白雪皑皑,一片素裹银妆,积雪足有半尺厚。

“啊哈,”见到这么厚的雪,崔莉莉不仅不担忧,反而欢呼一声,“总算有借口能多玩耍两天了!”

说罢拿着手机,去了外面走廊,应该是给她父亲打电话汇报这件事。

原本她二人打算今晚就回去,但现在怕是走不成了。

“你们得在这边多住几日了,”惠子偏头,弯眉微笑,“这是无法预知的天灾,我不会多收你们住宿费的。”

这几天能多吃几次她做的菜肴了,惠子想想都觉得开心,怎么可能还会多收她们的钱。

得知无法按时回去,鱼莜的第一念头是,明天的班怎么上,但转念又想,大老板都困在这里了,她还需要担心怎么请假吗?

等崔莉莉打完电话,蹦蹦跳跳地回来时,鱼莜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

三明治,土豆卷饼,土豆泥,鱼莜光主食就做了三种,将盒装的牛奶倒出来煮开加热,外加还煮了一锅玉米糊糊。

柯奕臣冲完澡换了衣服回来,看到鱼莜忙碌的背影,闻到空气中飘着的香气,发现居然有早饭可以吃,整个度假村一共就他们四人,桌上正好摆了四套餐具,显然也有他的份儿,便不客气地坐在了椅子上。

鱼莜将做好的早餐放在餐桌中央,任由他们选择自己喜欢的。

崔莉莉拿了三明治,柯奕臣选了土豆卷饼,惠子则拿取了土豆泥。

“这三明治里夹的鸡蛋居然是流黄的……”

崔莉莉咬了一大口,流动的蛋黄和用黄油煎过的培根、松软的吐司、香浓的芝士一起在嘴中交融,满足地呼出一口气。

柯奕臣则发现手中的土豆卷饼,并不像普通的卷饼那样,土豆丝是卷在里面的,而是摊进了面里,面皮滑嫩而土豆丝清脆,饼里卷着熏肉,生菜和脆黄瓜,还刷了一层特调的酱汁,酸甜鲜香,很是符合他苏州人的口味。

惠子面前的欧式圆盘里,一半是只撒了胡椒粉的原味土豆泥,另一半浇着用火腿丁、胡萝卜丁、奶油煸炒过的酱汁,她挖了一勺送入口中,轻抚脸颊,露出了招牌的温柔又幸福的笑容:“真是辛苦鱼莜了,又给我们做了这么好吃的早餐……”

鱼莜发现日本人特别喜欢夸人,而她最经不得夸,一被夸就脸红,顿时腼腆地摆手:“不辛苦,做一份也是做,四份也是做,都是顺手的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