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亲欲乱系列|想要自己来

至亲欲乱系列|想要自己来她正随意地将一张饺子皮放在手心,填上一勺子馅儿,手指收紧作握拳状,轻轻一捏,一只造型完美的饺子便出现在了案板上,那些柔软易破的饺子皮到了她手里,意外地变得乖巧又听话。

虽然动作熟练,像做过了成千上万回,但她脸上的神色始终很专注和认真。

方才在走廊撞见时,她还是梳着麻花辫小女孩,现在挽成发髻,好似瞬间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妩媚,下身穿着浅色的牛仔裤,上身是米黄色的薄衫,棉质的料子看起来贴身又舒服,腰间的围裙系带恰如其分地勾勒出纤细腰肢。

为了方便烹饪,她将袖口卷到了手肘处,露出一段洁白的藕臂,曼若水葱的十指在柔软的面团上缓慢揉搓。

柯奕臣默默看了半分钟,又默默收回了目光。

鱼莜趁着煮饺子的功夫,把冰箱里的寿司拿出来加热了一下,同煮好的饺子一起,端上了桌。

看到他们三人忍饿等自己,谁也没有动筷子,鱼莜有点感动,忙把刚出炉的热饺子摞在最中间,催促道:“好了,大功告成,快吃吧。”

“等等……吃之前,当然要先碰个杯,”惠子从榻榻米下的储物箱里取出了一瓶带有日文包装的酒,给他们一人斟了一杯,“来,尝尝我从托人从日本寄过来的清酒味道怎么样?”

周莉莉抚掌而笑:“我就说感觉缺点什么,惠子阿姨,您想得太周到了。”

热乎乎的饭菜当前,又是难得的雪夜,又是过节,怎么能不喝点小酒。

四人面前的杯子里都被满上了酒,惠子率先举杯,笑着介绍:“这位是柯先生,也是我这度假村的常客……柯先生,这俩位姑娘,一个叫崔莉莉,一个名叫鱼莜……”

崔莉莉晃了晃酒杯:“他们俩认识,柯先生是鱼莜工作餐厅的老板。”

惠子先是惊讶,后抚唇轻笑:“这么巧吗?倒省得我介绍了,你们还真是有缘分呢。”

鱼莜不敢看柯奕臣,他是老板,而她只是沁园春上百名员工里的一位,哪里敢说他认识她。

然而她并不知道,柯奕臣早在走廊一撞的时候就已认出她来了。毕竟,在他过去的人生中,见过的梳有两只麻花辫的女孩就只她一个。

这瓶清酒的度数很低,呈淡淡的白色,像稀释了的牛奶,闻起来还有一丝甜味,四人权当饮料一口饮下。

走完客套的过场,三人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伸向饺子盘。

“呼,这滋味……果然在饺子界,白菜和肉才是最佳拍档!”崔莉莉爽得眯起了眼睛,右手拿筷,左手握拳,就差手舞足蹈了。

惠子手中醋碟里的饺子也仅剩下半只了,脸上洋溢着幸福:“韭菜鸡蛋也好好吃,这种味道真是好久没有品尝到了……”

惠子会做所有家务,唯独不会做饭,顶多会做做寿司,下下拉面这种入门级别的烹饪。记得以前丈夫还在时,经常会在家中给她包饺子吃……她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也不喜欢速冻饺子的味道,所以自从丈夫走后,她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吃过饺子了。

柯奕臣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没有附和她们,但看他舒展的眉角以及微微勾起的唇角,就知他现在的心情非常愉悦。

 文学

他吃到的是鱼肉馅,龙利鱼肉质鲜嫩无骨没有腥味,且有一股自带的特殊鱼香,其中的碎木耳、香葱、胡椒粉更是把鱼香进一步地衬托出来,口感细腻,咸淡皆宜……

最难得的是这道美味纯粹而简单,就是一盘热乎乎的饺子。

然而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地方,能吃到这种在家里才能吃到的味道,实在是件暖心的事。

鱼莜一共包了五种不同馅的饺子,分别是芹菜,韭菜鸡蛋,白菜猪肉,鱼肉馅以及甜馅饺子。

饺子的造型都一样,但她将饺子皮擀得很薄,透过面皮能隐约看到馅的颜色,倒也不难区分。

除了白菜肉和鱼肉的不太能分辨出来,韭菜鸡蛋馅的颜色稍重,芹菜馅呈浅浅的绿,甜馅的则是淡淡的红。

甜馅饺子其实是胡萝卜、玉米、马蹄和甜菜茎做的,没有放糖,却清甜可口,营养又健康。

鱼莜最爱吃的是甜馅饺子,同时一边吃也在一边观察他们。惠子爱吃芹菜和韭菜鸡蛋的,崔莉莉则是十足的肉食主义者,唯爱白菜肉和鱼肉,柯奕臣看起来倒是荤素不忌,夹到什么吃什么。

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牙齿咬到硬物的声音,惠子和崔莉莉睁大眼睛,莫名地对视了一眼,柯奕臣则眉头微皱。

鱼莜忍笑:“我在饺子里包了彩头,吃得时候记得小心一点……”

每逢过节,人们都喜欢在饺子里包进铜钱或硬币作为彩头,来寄托对未来的祈愿。

鱼莜嫌硬币太脏,正好看到和案台相连的吧台上,放着那种一卷卷的薄荷硬糖,用于提供给客人吃完饭后清新口气,大小和硬币差不多,于是便作为代替品包了进去。

肉馅饺子和薄荷糖混在一起的味道,绝对令人难忘。

柯奕臣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几秒种后,他迅速嚼了两下,还是硬着头皮咽了下去。

柯奕臣吃到彩头后,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表情都没怎么变,仅是皱了下眉头,但崔莉莉却仍从他平静的外表下觉察到了一丝暗潮汹涌,当下有些怕怕地问鱼莜:“这样有彩头的饺子,你包了多少?”

“只包了三个。”鱼莜回。

大大小小盘里的饺子少说有一百二十个,柯奕臣在心里呵了一声,四十分之一的概率,他还真是走运呢。

“吃到彩头是好事,”惠子笑着说,“记得很多年前,有一次我跟丈夫回他老家过年,为了哄老人家开心,特意给老人碗里夹了包着彩头的饺子,老人吃到后很是高兴呢。”

如惠子所说,其实不光是彩头有寓意,饺子馅也有特殊的意义。

如韭菜寓意久财,芹菜寓意勤财,取以勤劳换取财富之意,白菜寓意百祥之财,鱼肉寓意年年有余,甜馅饺子则代表合家完美,甜甜蜜蜜。

自从知道饺子里有彩头后,崔莉莉不再狼吞虎咽,每夹起一只饺子,都得先小心翼翼地咬一小口,确定里面没藏着东西,才放心大胆地吃完。

柯奕臣本来吃饭就慢条斯理,他确信吃到彩头饺子是因为他疏忽大意了,不会点背地再中招,而惠子知道有彩头饺子后,一盘盘地寻找疑似包着彩头的饺子,吃饺子的速度也变快了,看得出来她很希望能吃到彩头,获得好运的祝福。

然而幸运之神仿佛只眷顾一个人,第二个,第三个彩头饺子全被柯奕臣夹中。

“哎呀呀,看来柯先生最近要走大运呢,三只彩头饺子竟全被你吃到了。”

惠子语气有些遗憾,又有些羡慕。

柯奕臣欲言又止,看向罪魁祸首鱼莜,鱼莜则假装没看到地偏过头。

她包彩头就是图个好玩,怎么会知道会被他全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