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里面动了几下:疼,最后一次

“在里面动了几下:疼,最后一次颖颖,你不能回成都,回去以后就会彻底跟妈妈分开了!”

她狷急地抓住女儿,泪水盈眶:“你是妈妈唯一的孩子,妈妈不能失去你呀!”

白芸责备:“小沈,你怎么能跟孩子说这些,她会受不了的!”

沈怡如同阶下囚,行事全不顾章法,恳求女儿:“颖颖,以后跟妈妈一块儿住,妈妈会好好照顾你,给你最好最好的生活。”

闫殊颖硕大的黑眼珠渐渐生出玛瑙的硬度,突然冷冰冰问:“你是不是要跟爸爸离婚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4-0612:04:58~2020-04-0711:23: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蓝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起名无能星人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5章

如今的孩子早熟,五六岁已人小鬼大。闫殊颖在幼儿园曾听小朋友议论家事,父母离异的孩子不在少数,结合这些案例的表象便猜出家中变故。

沈怡反被她问懵了,心跳仿佛锤子,一下下将她砸扁。

白芸反应快,搂住孙女问:“颖颖,你知道什么叫离婚?”

闫殊颖仰头望着她:“知道,就是爸爸妈妈要分开过,不做一家人了。”

“乖,就算爸爸妈妈不做一家人,你永远是爷爷奶奶的宝贝。”

沈成良不能让她一家独大,抢着哄闫殊颖:“颖颖,姥爷姥姥也永远爱你,你是我们大家的小公主,这点一辈子不会变。”

白芸当他不存在,诱哄闫殊颖:“颖颖,你跟着爸爸就能和爷爷奶奶回成都,愿意吗?”

闫殊颖不假思索点头:“愿意。”

沈怡像烈风里的纸片,颠三倒四全无依傍,下意识抓住女儿:“颖颖,你爸爸就快给你找后妈了,你跟着他会遭罪的,选妈妈好不好?妈妈才是真心爱你的!”

 文学

颓势引出败招,白芸的斥责来得水到渠成。

“小沈,你这话就过分了,难道我和她爷爷对她就不真心?颖颖姓闫,自然该跟着我们闫家,孩子自己都点头了,你就别再强迫她了。”

沈怡百感俱废,唯剩恼怒:“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不能把她交给别人!”

慌乱中想强行抱走闫殊颖,立刻招来几重阻力,最强烈的来自女儿。

“放开我!我不要跟着你!”

闫殊颖小豹子般又掐又咬,拼命往白芸怀里挣。

沈成良拦住抓狂的女儿,问小孩:“颖颖,你为啥不想跟着妈妈啊?”

闫殊颖小脸通红,竟挂着如秋收果实般成熟的恨意。

“她对我太凶,又经常不管我!不像爸爸会给我买披萨炸鸡巧克力冰淇淋,还会陪我打游戏看动画片!跟着她我会闷死的!”

沈成良叫苦不迭:“你妈妈不许你吃垃圾食品是想保护你的健康,忙着挣钱养家才没功夫陪你玩。这些你再大点就明白了!”

天真是面刀枪不入的铁墙,人情、事理插不进去,目前谁都没法改变闫殊颖的观点,她大声嚷着:“我就不想跟着她!”

沈怡痛泪急涌,万般心血受辜负,眼看要崩溃发作,孙雪梅及时抱住她,在耳边警告:“你现在才知道当妈的有多难,想想前些天是怎么对我撒火的,颖颖跟你那会儿一样,不知道你是为她好,你越冲她凶,她越要讨厌你!”

不怕就事论事,只怕易地而处,沈怡落入代沟的怪圈,也知事态无可挽回了。

邱逸似能感应她的激痛,忘避嫌疑地上前劝说:“沈姐,你先别急,颖颖还小,多给她点时间吧。”

沈姐扫视冷漠的公公、倨傲的婆婆、木然的丈夫还有嘚瑟的小三,四双眼睛像镜头照着她,等着记录失败者的丑态,好证明她的选择愚蠢错误。

她刚获得自由,不可示弱,把所有刀片般的委屈强咽下,连鲜血一块儿紧紧噙住。

谈判终了,沈敏接到二叔通知赶来劝慰受害者。

晚间姐妹俩去了常去的酒吧,沈怡点了啤酒、洋酒、白酒,每种都救不了愁肠,反而似汽油灼烧她的五脏。

她太不甘心了,自己为女儿虑周详,计长远,方方面面为其着想,到头来只换得嫌弃。而闫嘉盛万事不操心,随便哄一哄,逗一逗,就成了好爸爸。辛勤耕耘的颗粒无收,游手好闲的不劳而获,世间不平,莫过于此。

沈敏替她不值,却因早已意料心情平静。

“我们这个国家,对任何人任何身份都固定的模板。男人该是什么样,女人该是什么样,父亲母亲儿子女儿,老师学生平民官僚,成功者失败者,所有的角色都只能按照唯一标准行事,有个性,不守规矩的都会挨批被黑。你是个母亲就得以家庭为重,围着老公孩子打转,这是社会主流给你的定位,也辐射所有人的思想,包括不懂事的小孩子。比如颖颖看到别人家的妈妈是那样,就会用相同的标准要求你,发现你做不到自然当你是坏妈妈。”

中国社会被中庸思想统治,集体意识凌驾个人意识,不进入那些固定框架,人生极可能脱轨。沈怡没按传统模式扮演母亲,必然付出相应的代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