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是学长上课呢: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

不可以是学长上课呢: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沈怡不怕将来怕眼前:“我担心颖颖这个态度会影响我对她的抚养权,要是闫家通过法院来裁决,法官肯定会征求孩子本人的意见,看颖颖这个态度多半不会选我。”

“怕啥?你有闫嘉盛重婚的证据,大不了上法院告他去,等他坐了牢,颖颖自然归你。”

“唉,你别开玩笑了,我不可能真去告他重婚啊,只是拿这个威胁他爸妈,让他们别来分我的房子。真告了他们能收手吗?”

这把柄相当于核武器,只合威慑对手,一旦投入使用,己方也落不着好。

沈敏劝她别想太多:“既然这样,就先保房子吧,我见过的离婚官司很多,法院通常会把孩子判给有房子的一方,你等保住根据地再想办法扩大战果。”

前路如何全看闫家的态度,一周期限很快过去,这天她打电话催问白芸,对方答复:“明天嘉嘉他爸来北京,你领着你爸妈到家里来,我们两家当面商量解决办法。”

约好下午三点,沈家准时到场,闫超的飞机晚点,得迟到一会儿。让沈怡惊讶的是,邱逸也来了。

她想邱逸了解此事的全部内幕,当旁观者也无所谓。

沈成良不知此情,觉得邱逸还要跟自家女儿做同事,不该目睹这些尴尬场面,问白芸:“这孩子来干嘛呀?”

白芸郁闷无言,邱逸忙解释:“我是来陪嘉盛的,他……他怕闫叔叔发脾气……”

闫嘉盛缩在沙发角落,面色如土,像在为末日倒计时。沈怡见过公公施暴的场面,料想待会儿免不了一场干戈,有邱逸做他的保镖,她也能少点顾虑。

僵局中人人无话可说,任壁钟滴答填补空白,邱逸则顶替张姐的职务为宾主掺茶倒水,不时瞅瞅沈怡,再转头瞧瞧闫嘉盛,为他们分别捏把汗。

临近四点,闫超来电说他快到楼下了。白芸前去迎接,走时向孙雪梅使眼色,让她跟随。

二人在小区门口见到刚下的士的闫超,高大的男人一身黑衣,脸也暗沉如铁,仿佛摧城乌云压倒一切,先抬手止住孙雪梅急迫张开的嘴。

“亲家母,你不要急,今天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进入谈判场,这位大家长入座中央席位,闫嘉盛早已溜到沙发后,缩在邱逸身侧,似乎随时会抖成波浪形。

闫超一个眼神都没给他,问白芸:“我不是让你把那个姓李的女子也叫过来?人呢?”

白芸忙说:“她早来了,就在楼下,我刚给她发了信息,马上就到。”

门铃声随着话音响起,李美凤像一面招展的彩旗神气活现步入客厅,大方地朝众人问好,并加意向沈怡发射示威眼神。

 文学

沈怡微微冷笑,忽然发现这野花和闫嘉盛极为般配,都那么肤浅轻浮。

闫超认同她后半句认识,儿子是个不中用的败家子,哪能再任这利欲熏心的女人祸害,等她站定便冷冷地背身发话:“你就是李美凤?听说你怀孕了,孩子是谁的?”

李美凤麻利地掏出体检报告:“我已经怀孕六周了,孩子是嘉盛的。”

“哼,你说是就是?证据呢?”

“看您说的,这种事还能作假?您要不信,可以等我月份再大点去做亲子鉴定,不过那检查风险很大,您得保证,出了事必须对我做经济补偿。”

“不用等了,我现在给你50万,你马上去把孩子打了。”

众人吃惊,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交代。

李美凤反对:“这孩子是我和嘉盛的爱情结晶,您就是给我100万,我也不会把他打掉!”

她胃口很大,区区100万还不够塞牙缝。

闫超果断加价:“100万不够就150万,你顶多值这么多,再贪得无厌,别怪我不客气!”

到底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一发威杀气尽显,李美凤有些慌了,忙跑到闫嘉盛身边挽住他的手,借力抗议:“嘉盛是孩子的爸爸,得问问他的意见。”

闫嘉盛犹如被捏住脖子的鸡,胆子碎成泥浆。

闫超也像被拔了胡须的老虎,猛地跳将起来,猿臂长舒揪住儿子的衣领狠狠一拽。

闫嘉盛一个跟头翻过沙发靠背滚到茶几边,密集的大脚已落下,把他当做破鼓乱捶。

白芸尖叫着扑来抱住丈夫的腿,哭嚷:“我已经骂过他了,你就不要再动手了嘛!”

闫超认为妻子才是终极肇事者,含恨撕开。

邱逸已挡在闫嘉盛跟前,严肃急告:“闫叔叔,嘉盛已经是大人了,你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打他!”

闫超往常对这孩子亲切客气,此刻怨怒难平,态度不觉凶恶。

“这是我们家的事,你不要管!”

邱逸双手朝后,母鸡护崽似的护住筛糠乱颤的好友,深悔当年没能及时保护他,凭着义气道出早已成形的控诉。

“你不能只怪嘉盛,他变成这样你要负很大责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