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我们还没试过在这里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我们还没试过在这里邱逸走进公司大门,正与行色匆匆的沈怡错肩,觉察到异动,他赶忙调头追上去问候。

“沈姐,出什么事了吗?”

二人已走进电梯,沈怡正想寻个可靠的人帮忙,请求:“我爸出了点事,我向公司请了四天假,这期间麻烦你替我盯着点,有事及时通知我。”

邱逸爱屋及乌,又和沈成良有交情,追问:“沈叔叔怎么了?”

沈怡对他的信任已升至vip级别,犹豫片刻据实交代:“他为了我离婚的事跑去成都找闫嘉盛的父母,小区保安拦着不让进,他一着急就和人家动了手。听那边派出所说得拘留3天。”

这消息勾起邱逸更大的惊疑,来不及找她解答,送别后紧急联系闫嘉盛。这人也恰好有事找他,约好下班以后去吃饭。

“沈怡他爸昨天招呼都不打就跑去我们家,我爸出差不在家,我妈不想见他,就喊门口的保安拦住不准他进。她爸不晓得哪根筋不对,先是和人家吵,后来又骂人家,骂着骂着保安也毛了,两个人对打起来,这一打就把110招来了。”

邱逸情知沈成良千里迢迢远赴成都,定有燃眉之急,听说闫家要求分割沈怡婚后为父母买的房子,便理解了沈成良伤人的动机。

“你们家实在太过分了,都那么有钱了还想分沈姐的房子,不晓得哪儿来的脸!”

他成功发表有生以来第一句骂词,闫嘉盛不满:“又不是我想要她的房子,是我妈想阻止我们离婚,才拿这个事堵她。”

“那也是你不对!你明明想离婚,为啥还受你爸妈唆摆?你是当事人,有绝对的自主权,赶紧去跟沈姐签离婚协议,把这件事了了!”

“你说得简单,我爸对都我进行经济封锁了,我敢私自去找沈怡签离婚协议,这个月的信用卡都没人还!”

闫嘉盛愁得抓耳挠腮,他像戊戌变法里的维新派,曾尝试反抗,奈何专治势力太强大,一根手指就能按熄他的革命火焰。

“我爸还说我敢离婚他就跟我断绝关系,连北京的房子都要收回去,让我去当叫花子。我现在心焦得晚上睡不着觉,偏偏这个时候美琪又怀孕了……”

他嘴角漏出的信息惊呆邱逸,片刻后方抓住他的胳膊问:“李美琪怀孕了?”

闫嘉盛正为此事而来,也紧紧抓住他的手求援:“她昨天去医院检查,娃娃都五周了。”

刻薄者定会道喜,邱逸做不出这等狠事,真心替他急。

“那你打算咋办?想不想要这个娃娃?”

以闫嘉盛的本性而论,自然怕背包袱,可那李美琪得了这件终极外挂再不肯撒手,死活要把孩子生下来。

“她身体不大好,打胎对她伤害太大,万一弄得今后不能生育了,不就是我的罪过?”

邱逸难得见他为人着想,相信他此番确实付出了真心,问:“那你就尽快说服你爸妈同意你离婚,再正式对李美琪负责,不然拖到人家肚子大了,也会损害人家的名誉。”

提起这茬闫嘉盛犹如尸虫钻脑,抱头苦叫:“我为了求我妈,把口水都说干了。她就是认定美琪是坏女人,说人家是来骗我们家钱的。”

邱逸比较偏向白芸的判断,担心好友上当,却又不能惹上挑拨嫌疑,问他如何看待李美琪。

“我觉得她不是那种人,追她的有钱人很多,相比之下我们家根本不起眼,她如果真爱钱,咋会想要嫁给我嘛。”

“你咋晓得有很多有钱人追她?”

“我经常听到男人给她打电话,她虽然没咋理,但看得出那些都是她的追求者。她工资低,但穿的衣服和用的化妆品都很贵,说是朋友送的。朋友之间咋会送那么贵重的礼物嘛,肯定是有钱人买来讨好她的。”

 文学

“……她当到你和其他男人打电话,接受人家的贵重礼物,你为啥还这么相信她,觉得她真心喜欢你?”

“因为她对我好啊,从不骂我说我,要求我做这做那,我说啥子她都依,有时没空陪她也不得跟我闹情绪,温柔体贴得不得了……”

他对李美琪称赞不已,将其优点概括总结就是广大直男一致推崇的择偶标准:“貌美温顺不粘人”

男人都有杰克苏情节,比女人更迷信感觉,他们不在乎女人是否真心爱自己,只要对方能给他爱的感觉,就是他的那盘菜。

邱逸这种自恋免疫体质尚能分辩李美琪以上特征的矛盾性。

美貌的女人往往心气高,骄傲和温顺又通常不兼容,再者,美女都是被追捧的对象,不粘人的时候多半正和别人处得热火朝天,你闫嘉盛又没长千里眼顺风耳,哪知道人家背地里的动作?

至于受有钱人追求却非你不嫁,那更好解释了。跟着那些有钱人她只能做二三四五奶,跟了你却有望转正。俗话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地主家的正房总比王侯家的小妾有地位。

他无法用如此尖锐的语言阐述想法,并且对闫嘉盛了解甚深,知道这人安心跳屎坑,十台拖拉机都拽不回,好在他父母血厚,能替他兜底,外人也不必太过操心。

此时正该担心沈怡,他转念之间已想出计策,握住闫嘉盛肩膀,严肃道:“嘉盛,你既然这么喜欢李美琪,更该负起责任尽快离婚。我有个办法,只要你肯配合,你爸妈绝对会让步。”

“啥子办法?”

“李美琪怀孕了,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有可能构成重婚罪,你把证据交给沈姐,让她去和你爸妈谈判,你爸妈再固执,总不会看到你去坐牢嘛,到时自然会放过沈姐。”

闫嘉盛不相信他会让自己去送人头,眼如牛铃,怀疑眼前的邱逸是替身。

“你有没有搞错?我来找你想办法,你竟然喊我去送死!”

邱逸按住他解释:“这个叫以毒攻毒,你爸妈拿房子做要挟挽留沈姐,如果沈姐投降了,这个婚离不成,你就不能娶李美琪,她肚子里的娃娃也要变成私生子。如果李美琪上门去闹,事情照样曝光。那个时候沈姐肯定恨透了你,可能真会告到你坐牢。还不如趁现在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你主动用这件事去帮她解围,她受了你的恩惠就不会真心告你,只是以这个做为筹码去跟你爸妈交涉,谈判成功,你们双方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闫嘉盛顺着他的逻辑一想,豁然开朗,可又担心扛不住父亲的火力。

“我爸要是晓得这件事肯定要疯,真跟我断绝关系咋办?”

“放心,以前闫叔叔也经常威胁要跟你断绝关系,结果哪次兑现了嘛?他就是吓唬你,想阻止你离婚。而且你和李美琪都有娃娃了,那个娃娃将来也是他的孙子孙女,他不会不管的。”

邱逸再三劝勉,使其认识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总会伴随着必要的流血牺牲,当断不断只会反受其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