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前后被填满玩弄多男一女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前后被填满玩弄多男一女沈怡料想母亲把这门亲事当护身符供着,这会儿未必会袒护她,兴许还会说她冲动,找着挨打。

“也好,你是该表现得委屈点,要是他们家装死,明天我去跟家里报信,自己的姑娘被打成这样了,二婶骨头再软也不该向闫家低头。”

沈敏知道沈怡拿定主意才会跟婆家撕破脸,问她这婚打算怎么个离法。

沈怡说:“我不想跟闫家有过多纠缠,找个律师全权代理,这样就不用我亲自去跟他们接触。”

“那敢情好,我律师朋友多得是,回头给你介绍个专打离婚官司的。你赶紧想想有什么诉求,好让律师制定方案。”

“我只要孩子,还有给爸妈买的那套房,别的没什么要求。”

“奥林匹克花园那套房子不是写了你的名字吗?你不想分一半?”

“那是他爸妈花钱买的,闫嘉盛是混账,他爸妈待我还不错,我不想贪他们的财产。”

“你也太厚道了吧,怎么不算算这几年你帮他们养儿子的帐?闫嘉盛赖着你,花了你不少钱吧。”

“是花了不少,可他爸妈带了颖颖四年,也没少花钱,两笔开销相抵,大概扯平了。”

沈敏思前想后颇感滑稽,苦叹:“你说你这结的是什么婚啊,就是笔赔本的买卖。”

沈怡苦笑:“结婚对大多数女人来说都是亏本生意,熬到人老珠黄人财两空的例子多得是。还是你聪明,懂得独善其身,今后我也要学你,反正孩子也有了,人生的学分算修够了。”

她故意关闭手机,晚上沈敏收到沈成良找女儿的电话,闫家果然耐不住通知了亲家。沈成良和孙雪梅得知沈怡在侄女家,急忙把外孙女暂托邻居照料,火速赶过来。

沈敏让沈怡卧床扮伤员,替她应答。

“二婶,闫嘉盛在外面乱搞大半年了,今天还公然把情妇带到家里去,被二妮抓了现行。当时二妮的大学同学也在场,你说这不是把八辈子的老脸全丢光了吗?可那混蛋非但不认错,还逼着二妮离婚,又拿杯子砸她的头。你们看看,不是二妮跑得快,没准连命都保不住了。”

沈成良见女儿头缠纱布,心疼如绞,连骂闫嘉盛不是东西。

孙雪梅却惦记白芸刚才的说辞,质问:“我听她婆婆说,是她先拿杯子砸嘉嘉,嘉嘉吃疼不过才还手的。”

沈成良不能再忍受老婆的偏心眼,吼骂:“他是男人,再挨打也不该还这么重的手!你快去跟亲家母说,我们家不稀罕什么赔偿,明天就去派出所报案,把那狗东西抓去拘留!”

孙雪梅认为女婿乖巧温顺,不会故意伤人,生怕丈夫添乱,不住黑掐喝止。

寒心的滋味历经弥新,沈怡不想跟母亲啰嗦,翻身坐起,郑告:“妈,这次谁也劝不住我,闫嘉盛都把话挑明了,就想跟我离婚,怕他爸不许,还拿颖颖的抚养权威胁我,逼我单方面去跟他爸要离婚许可。这种没心肝的人,您还想认他做女婿?”

 文学

沈成良大怒:“那小子居然这么浑?离!明天爸先陪你去派出所,再去找律师咨询离婚。颖颖往后就住我们家,有我在,看谁敢来抢!”

不等妻子开口,先厉声镇压:“我沈成良再没出息,总得护好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任他闫家本事通天,也不能把我们生吞活剥了去!”

沈敏常看二叔被二婶蛮横欺压,见他重振声威心里很解气,可为着场面还得和稀泥:“二叔二婶,二妮正伤着呢,您们就别当着她吵了。今天先这样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沈怡也担心女儿,劝父母快些回去接孩子。

孙雪梅心如乱麻:“你总不能一直在大敏这儿赖着啊,明天上我们那儿去住吧。”

挨着母亲住必被她成日游说,沈怡不做声,沈敏便领会她的意思,笑道:“二婶,我又不是外人,再说这么大的屋子就我一人住,早嫌冷清了。就让二妮过来陪我几天,挺好的。”

沈怡感激地看一眼堂姐,请求:“那后天下了班你陪我回去拿行李。”

沈成良忙说:“我也陪你去,姓闫的敢欺负你,爸就跟他拼命!”

他做好了血战肉搏的准备,殊不知此刻闫嘉盛已像拔了獠牙的蛇,比泥鳅还软弱。

母亲正朝北京赶来,他和李美琪聊了半晌没商议出个所以然,夜幕降临,空荡荡的家犹如黑狱。对父亲的畏惧令他产生诸多可怕想象,受不住恐吓,慌忙投奔“心灵支柱”邱逸。

“你咋个能打人呢?太过分了!”

得知沈怡受伤,邱逸惊急跃起,比大考迟到还抓狂。

奶猫发怒唬不住人,闫嘉盛还只顾委屈:“是她先拿毯子蒙到我,又举起杯子把我朝死里打,我生怕她对我下毒手才被迫自卫的。”

邱逸没见着真实情景,以为沈怡只是气急了,女人家能有多大力气,再疯狂也不过抓挠几下,仍认准闫嘉盛是主体责任人。

“你说人家打你,那你咋没受伤呢?”

“那个婆娘就这么狡猾,她隔到毯子打的,我只感觉到痛,没留下伤痕。”

“你们家客厅有监控,她真打了你肯定有记录,你先拿出来给我看。”

“嘿,你才问得搞笑哩,我带美琪回家亲热,咋个能开监控?事先早就关了。”

“说了半天还是你不对,出轨还整得多有理的样子,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邱逸气得背对闫嘉盛,第一次感觉交错了这个朋友。

他道德高尚,家教正派,闫嘉盛只当触及了他的雷点,倒不做其他构想,生怕被反感,忙把可怜相放大十倍,死皮赖脸挨上去诉苦。

“我晓得我的行为不太光彩,但你也要体谅一下我的苦衷嘛。上学的时候我爸管得严,不准我谈恋爱。毕了业又逼我跟沈怡结婚,婚后死活跟她培养不出感情,过得一点滋味都没有。都是在遇到美琪以后,才晓得爱情是啥子感觉。美琪不像沈怡只会贬低我,她理解我的想法,不觉得我打游戏是不务正业,还说这是我的特长,鼓励我试着朝这方面发展。我真的像遇到知己一样,恨不得马上离了婚去娶她。”

他已供述李美琪就是时常陪他打游戏的女网友,三观合拍,趣味相同,还有外貌促进性吸引力,绝非背德偷腥,而是弃暗投明。

邱逸也巴不得他赶紧还沈怡自由,扭头埋怨:“那你就快点跟你爸妈说撒,我想沈姐比你还着急。”

“……我咋敢跟我爸说嘛,不要命了差不多。”

闫嘉盛对父亲的恐惧深入灵魂,伟大的爱情也难唤起他的勇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