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六个师兄个个好上流

小丹的性欢生活|六个师兄个个好上流念头萌动,邱逸的身影飘然而至,接到她的电话,小白莲只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

不到半小时人真的穿城赶到,像救灾抢险的急行军,汗湿的T恤见证了这一路的奔忙。

“沈姐,你回去吧,颖颖交给我,我会看好她的。”

一再欠他的情,沈怡已颇感愧疚,而感激的话说多了也发虚,她只与他做了简短交接便匆匆离开病房。

上车时一种极复杂的情绪围困上来,形同虚设的丈夫,行将就木的婚姻,神出鬼没的麻烦都是这种情绪的催化剂,化作斧钺刀锤把她的坚韧碎剁成泥。

比冲动更具魔性的狠劲指挥她掏出手机联系公公,一开口便迸出哭腔。

“爸,我真跟闫嘉盛过不下去了……今天颖颖生病住院,张姐受伤了,我在公司忙得走不开,让闫嘉盛暂时留在医院照看颖颖,他说什么都不肯,给我打完电话就丢下孩子走了。我没办法只好请假来医院,这会儿肚子又疼得厉害,还好有邱逸帮忙,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爸,别人家出了这档子事,都是做老公的顶着,可闫嘉盛宁愿在家打游戏也不管我们娘俩死活,您说我嫁这样的人有什么用?这次我真打算跟他离婚了,现在先跟您说一声,这个家我实在撑不下去了……”

过去她认为哭着跟婆家诉苦是泼妇怨妇蠢妇才干的事,此时由衷忏悔,不幸的婚姻真是金牌杀手,能把所有女人逼上绝路。

大人物沉得住气,公公静静听她说完,严肃又不失温和地说道:“小沈你别哭,先去忙你的,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沈怡知道他的行事风格,挂线后报复的快感能顶十盒止疼药。即便暂时离不成婚,也要让闫嘉盛那狗东西脱层皮。

邱逸向护士租借了一张折叠床,去公共厕所稍微冲了个澡,见颖颖睡相安稳了许多,也打算躺下养养神。

这时闫嘉盛小偷似的脚不沾地地从门外溜进来,脸上笼着一层灰蒙蒙的晦色。

“你咋来了呢?”

刚才听沈怡讲述情况,邱逸也很不满闫嘉盛的举动,见他去而复返以为良心发现,却听他沮丧抱怨:“那个瓜婆娘给我爸打电话,黑起告了我一状,我爸气疯了,刚才差点把我耳朵吼聋。说我再装疯迷窍就要过来弄死我,我咋个敢不来嘛?”

自私的男人没有丝毫歉意,还对妻子怨声载道。

邱逸彻底失望,字典里没有骂人的类别,只好无奈责备:“你也太不像话了,娃娃生病都不管,哪个当老汉儿的像你这样嘛。”

闫嘉盛喊冤:“我以前生病我爸也没管过我,都是我妈在照顾。这种事本来就该女人做嘛,我就是气那个婆娘天天只晓得工作,家头的事她都不操心,这次遇到机会才故意逼她一下。”

他以为老婆是自己的能任意说,邱逸却不能忍受心上人一再受辱,打断:“你不要张口闭口就是‘这个婆娘’、‘那个婆娘’,沈姐是你妻子,你能不能对人家有点起码的尊重?而且人家哪儿没顾家嘛?就我看到的,你们家的大事小事都是她在管,你才是,平时扫把倒了都不晓得扶一下。”

闫嘉盛没受过他的教训,惊怒:“咋子嘛?连你也帮到她来骂我,我巴心巴肝维护你,到头来还操成孤家寡人了?”

 文学

邱逸头疼:“我只是说句公道话,今天这个事确实是你做得不对。再咋说都不该把颖颖一个人丢在医院。”

“那我现在不是回来了的嘛,今天只有在这儿守通宵了。”

闫嘉盛满心委屈,四下张望着显露怯意:“你又不是不晓得,自从那年我爷爷住院直到死到医院头,我就对医院产生了心理阴影,一进来就不舒服。平时生病能拖就拖,硬是不想来看医生。”

邱逸亲历此事,考虑到他的感受,埋怨的话随着心一道软化消散。

闫嘉盛不知他内在千回百转,被一阵风声惊吓,胆寒地挽住他的胳膊请求:“这儿阴风惨惨的,我不敢一个人住,你今天也不要回去了,留下来陪我。”

这个时间已租不到床,折叠床只一米宽,邱逸知他睡相不好,怕挤着他,安慰:“外头有护士值班,周围还住了那么多病人和家属,有啥子好怕的嘛。”

“你不晓得,我这两天才耍了《死亡空间2》,看到医院的场景就会联想起游戏头的画面,搞不好尿都要遭吓出来。”

“……你害怕就不要打那些恐怖游戏嘛。”

“网友介绍我打的,人家一个女娃儿都不怕,我咋好意思认怂嘛。”

闫嘉盛像寄生虫把好友粘得死紧,邱逸习惯当他的宿主,受责任心控制难以摆脱,将床让给他睡,自己在椅子上枯坐。

闫嘉盛说睡过上半夜,下半夜就起来换岗,可看那沾了枕头便鼾声大作的模样,估计会一觉到天亮。

半夜闫殊颖醒了,嚷着要尿尿喝水。邱逸细心照料,喂她喝完糖开水,又用热毛巾为她擦了擦身。

闫殊颖看到一旁熟睡的父亲,问:“妈妈在哪儿?”

邱逸回答:“妈妈在加班,明天就过来。”

女孩高高噘嘴:“又加班,爸爸说得对,妈妈一点都不爱我。”

邱逸若学会白眼,全是受闫嘉盛激发,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柔声哄:“爸爸胡说的,妈妈最爱颖颖了,刚才还在这儿陪颖颖,公司同事催得急才被迫离开的。她叮嘱叔叔好好照顾你,还说明天会买很多好吃的来看你。”

闫殊颖不为所动:“你别帮她说好话了,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

小孩儿赌气闭上眼睛,不久又睡着了。她这个年纪哪有成熟的是非观,喜爱只献给会哄她,肯陪她玩的人。沈怡对她女儿教养严格,也没有充裕的时间陪伴她,地位当然不如表面溺爱又成天刷脸的闫嘉盛。

邱逸心疼沈怡,也在自我反思,小时候他也曾和闫殊颖一样只喜欢照顾陪伴他的父亲,疏远忙于事业的母亲,这份偏爱一直延续到今天。

这对妈妈很不公平,她虽然顾此失彼,却无时无刻不在支撑家庭,我们的享乐都建立在她的辛勤劳动上,应该对她心怀感恩。

想罢,他发了条微信给身在天津的岳琳琅:“妈妈,工作别太累了,多注意身体,周末我和爸爸等您回家吃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