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四十了水还是特别多*你叫得我很想跟你做

快四十了水还是特别多*你叫得我很想跟你做 他向来童叟无欺,比得上最权威的鉴定机构。试问有谁不爱听真挚赞美?况且沈怡相信邱逸对她无所图谋,并非在用恭维换取好感,那感觉自然更受用了。顺手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谢谢。”

出手才觉这动作有些愈礼,幸好有年长这座掩体,连忙端起姐姐架子说:“你妈妈真有福气啊,看你这么乖,我都想再生个儿子了。”

邱逸好像听到脸颊热得呲呲冒烟,被她摸过的地方都软化了。心想沈怡不仅温和能干,大概还很会宠人,羡慕闫嘉盛的好福气,赶紧狂贴封条阻止嫉心冒头。

“沈姐……你还打算要孩子吗?”

他迟疑发问,希望她给出肯定回答,好让自己断了念想,可在希望的影子里又蠕动着别的心念。

沈怡果断摇头:“暂时还不想。”

暂时是对外的官方用词,她已把丈夫定性为绊脚石,准备等女儿年纪再大点就踢走他。

这主意可不能让邱逸知道,他和闫嘉盛同气连枝,倘若发觉她有二心,就不会对她尽心了。

和吴丽交涉后不久,邱逸收到魏景浩召见。这是他进筑美以来首次与小老板直接对话,见他面色和蔼,很佩服那道貌岸然的定力。

“邱工,这一年多以来你进步很快,能力和成绩都有目共睹,这次协助团队争取到刚果机场的设计案,我谨代表公司对你表示诚挚谢意。宋所长离职以后,一所会进行一些改革,目标是提高工作效率,增进团队协作,我准备借鉴国内外同行的先进理念,先趁这个机会拿一所做试点。假如改革能取得成功,将为公司的管理提供重要的指导经验,让公司发展上一个新台阶,到时全体员工都将受惠。你是一所重要的成员,希望你能继续发扬过去的良好风貌,支持我们的改革……”

魏景浩侃侃而谈,为邱逸描绘了一幅灿烂的大同画卷。假如邱逸没听沈怡上过课,可能真被这通长篇大论忽悠了。

“吃到嘴里的饼才能充饥,否则画得再大也是个零。”

他佩服她的灼见真知,老板们果然都爱拿理想给人洗脑,用工业调料勾兑没营养的鸡汤,哄骗员工们的肠胃。

他耐心听魏景浩说完,以不变应万变。

“魏董,公司的一切决定我都无条件服从并支持,但这次我们所重新选举管理层,我希望我能有机会和其他人开展公平竞争。当所长我资历还不够,但想试着争取一下总监职位。还有关于我的薪酬,今年公司还没跟我谈过薪资涨幅,我想申请10%那一档,不知公司能否批准。”

魏景浩听说他老实面薄,以为说点大道理送顶高帽子就能打发他,听了这席明码实价的言辞,联系前两天他“手滑”发错信息的举动,就怀疑背后有人教唆。

不是华灿就是沈怡。

他暗中咒骂两个奸佞,假笑依然坚固:“你这些都是合理要求,虽然10%的加薪是给老员工的,可你这一年来的贡献强过很多老人,原本的底薪也不高,多涨点不过分。至于总监……公司规定设计部门的管理人员必须取得相应的执业资格,建筑所的总监须配备一级建筑师资格证,等你考上以后再说吧。”

邱逸默念沈怡的鼓励,迎难而上:“我决定报名参加今年的一级建筑师考试了,如果能拿到证书,公司会提拔我吗?”

魏景浩取笑:“你不会不知道考证书需要工作年限吧?你有博士学位,也得在相关岗位干满两年才能拿到报名资格。”

 文学

“我在日本进行过两次实习,时限加起来刚好是一年。分别是硕士和博士就读期间,这之前已取得了建筑学学士学位,那两家公司同意为我出具工作证明。我问过报名机构,我这种情况可以参考。”

“……既然这样,是不是该循序渐进,先考个二级建筑师?”

“我有信心能过一级。”

考试是邱逸的强项,从小到大无一失手,已刷过好几套一级建筑师的考题,得分都不赖。

魏景浩不清楚他的实力,见他这般笃定,就想他平时的谦逊全是装出来的,本质和华灿、沈怡那伙狂徒一样,遵循着人以群分的定律。

他没必要在尚未发生的事上计较,口头先应允。

下午吴丽向他汇报:“魏董,邱逸说您亲口承诺,等他拿到一级建筑师证书就让他做一所的总监,那这个职位是不是先空着?”

魏景浩没料到邱逸会耍心眼,气愤的烟雾刚升起又被嘲讽的大风吹散了。

一级建筑师考试的通过率还不到6%,多少工作十几年的老设计师都一再名落孙山,他一个乳臭未干的菜鸟以为能轻易通过?自动送上来的脸,不打白不打。

他让吴丽去向一所的人传话,就说公司看好邱逸,特意为他把总监职位预留半年,拿到证书就正式任命。

等他落榜,所有人都会看笑话,还将被竞争者们照死排挤,到时看他还有没有再在公司呆下去。

沈怡听说此事也觉得邱逸有些托大,教导:“你该跟他说,证书并不是能力的唯一证明,以前公司的管理层也不是个个都有建筑师证。你文凭那么硬,手里还攥着两个大项目,未来都有希望拿大奖的,完全可以用这些做筹码跟他谈,干嘛顺着他磕证书呢?”

邱逸乖宝宝式微笑:“你也怀疑我考不过?”

沈怡哪能承认,笑道:“闫嘉盛常说你读书时是学霸‘考神’,我相信你有把握。不过……听说一级建筑师考试很难,尤其是结构力学,好多人都栽这上头。你在日本念书,这块学得比国内的学生扎实,肯定没他们那么吃力,但考前还是重点突击一下比较好。”

邱逸说:“我去年年底就开始备考了,也觉得结构力学是难点,有不懂的地方能请教你吗?”

沈怡目前和他荣辱与共,已把这项考试当做既定任务之一,自然而然提议:“离考试只剩两个多月了,要不以后你每周抽一天晚上来我家,我陪你刷刷题?”

这是邱逸求不来的福利,小青年喜出望外,脸肌做起引体向上,写出一个最传神的“笑”字。

以前他就在闫家随进随出,长时间逗留主人也欢迎,可自从察觉对沈怡的思慕便做贼心虚,如今有了正当理由,和她独处良心也不用受那么多鞭挞,枯燥的刷题时间成了最愉快的体验。

沈怡尽责地当着陪读,建筑师考试的结构力学对她都是小儿科,正如当年她考结构师证,其中的建筑学考题被建筑师们嗤之以鼻。

建筑师和结构师同宗同源,发展到今天互为门外汉,互助之余尽力互黑,不知算不算行业悲哀。

没过多久她发现补习对邱逸来说很多余,他对结构技术颇有研究,比新手结构师能上台面。

那天二人一道接待客户,对方提出调整入口旋转门高度。

她当时嗓子肿痛,发声困难,说完一个:“不行”就成了哑巴。

眼看要冷场,邱逸及时补位,拿出笔为客户画分析图。

建筑层高、大梁和VAV通风管道的高度,以及强弱电桥架和其它管道的占比,吊顶龙骨和嵌入式格栅灯的数量,标注得清清楚楚。按图解说吊顶高度必须压住玻璃幕墙的一根框料,而这一条水平分必须与大门对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