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干越有劲|疼就抓紧我

越干越有劲|疼就抓紧我沈怡已收拾颓像,拿出运筹帷幄的镇定问他:“你受了欺负,都会落荒而逃?”

邱逸听出卧薪尝胆的意味,心疼掀起新浪潮:“那些人太阴险,你跟他们斗还会受更多伤害。”

“可就这样便宜他们,我会因为怨恨伤得更重。”

沈怡主动袒露内心黑暗,她不想与贱人们比肩,决定用坦诚与这朵白莲花结盟,免得将来担上阴谋算计的罪名。

“我要让宋长平他们知道,没底线的害人终究会付出代价,否则让劣币驱逐良币,显得太没天理了。”

邱逸认同善恶有报,他并非故作纯洁的圣母,能理解:以牙还牙后也可以是曲直是非的直观呈现,既然沈怡有反击的心思,他就不能让她孤军奋战。

“你想怎么做?我能帮忙吗?”

沈怡欣慰,这看似文弱的男人具备令人依靠的两大要素:实在、忠厚。

她招招手,让他坐近些,在没有具体计划前先提一些期望。

“你真想帮我,以后做事就得听我指挥,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阴谋气息浓郁的言辞令邱逸心惊,担心她仇恨蒙心,走火入魔。

沈怡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向那些小人看齐,君子报仇也讲道义,诬陷中伤这类的卑鄙手段我还不屑使用。”

邱逸绷紧的气息松弛了,问:“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还没想好,等出院再说吧。以前我不想让你趟浑水,看你成天懵懵懂懂,不知道身边的糟心事,觉得挺好。现在你要做我的帮手就必须调整状态,先弄清公司的势力划分,高管们的背景喜好,明白谁是谁的人,客户资源又是怎么界定的,相互有没有矛盾或关联。这些非常重要。打个比方,职场就像丛林,有完整的生态链,兔子羚羊被狐狸鬣狗吃掉,狐狸鬣狗又被狮子老虎捕杀,你在职场的待遇完全取决与你在食物链所处的位置。这里有很多看不见的危险和禁忌,还有数不清的陷阱,在你强大前首先要学会躲避工作中的圈套。”

她细致分析“陷阱工作”的特征。

“牵涉部门多,需要调度多人的都是高风险项目,三个和尚没水喝,你做统筹,人越多越难控制,随便哪个环节出差错,责任都会记在你头上。另外,上司全权委托下来,自己甩手不管的十有□□是陷阱,有问题黑锅都得你来扛。还有那些无人对接、期限很长、突然出现或者没给你随机应变权限的工作也都需要提防,一不小心就会触及雷区。”

邱逸很聪明,智商分一点在这些“旁门左道”上就能触类旁通。当下向她请教一个实例。

“前天宋长平派给我一个项目,是嘉禾花园的幼儿园,说让我全权负责。”

沈怡起疑:“嘉禾花园的甲方是公司的优质客户,他怎么舍得把好肉分给你?我看这中间有猫腻,你得当心,提前做好防范。”

“我该怎么防范?”

 文学

“也不难,第一,每个环节都当众向他汇报,他是你的领导,一旦知情就必须担起责任,赖也赖不掉。第二,如果中途发现情况不对劲,马上找借口脱手,我看你现在最好去找华灿要一个重要点的项目,到时就拿这个做挡箭牌。”

她提起华灿,邱逸有些不自在:“你不介意我和华灿来往?”

沈怡哼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强迫人站队。上次肖萍萍的事,全靠华灿替你摆平。他心机是重,可对你还是很不错的,你是个重情义的人,别因为我和闫嘉盛得罪朋友。”

她要教训魏景浩等人,华灿是颗好棋,那人处心积虑利用她,她何不就地取材,反过来利用他?敌人的敌人都有联合的价值。

住院三天,来自公司的探望络绎不绝,敌人们也纷纷赠送礼物,代替粗盐腌渍她的伤口。

诚意代表还数魏鼎铭,纡尊降贵亲来看视,安慰:“沈工啊,你还年轻,机会还有的是。”

这机会不止是生育方面的,也在含蓄许诺工作上的升迁。

沈怡设身处地思考,老魏在监事选举上的决定是在站稳他的立场。倘若当时一力保举她,等于公开宣布她为心腹。今后那些居心不良者就会借由攻击她,动摇他的地位。

每个聪明的领导都不会让手下一家独大,明君只需要能吏,宠臣是昏君的关联词。老魏的事业已过了风起云涌的开拓期,不用培植爪牙做大规模勾斗,何必给她那么高的规格,增大自身风险系数?

但是这正有利于她复仇,入职这一年半,筑美的局势已相看清晰,魏鼎铭高坐明堂,任由底下鸡争鹅斗,绝大部分时间不偏不倚,无为而治。

老板最大的威胁不在外部的竞争对手,而是内部的管理层。

当高管们高度团结,其诉求就会压倒老板的愿望,就将合起伙来对抗老板的理念,阻止他贯彻意志推行举措。而高管们并不负担企业的经营成本,个人收益也与企业营收没有直接关系,让他们取得最高控制权,企业必然走向末路。

因此没有一个老板不喜见下属窝里斗,下面斗得越狠,他的权势越稳固。古代皇帝为强化君权,故意挑起党争,宠信宦官奸臣对付大臣清流,这套流传千年的帝王术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任何组织都能看到其缩影。

沈怡料定她先动手惩治魏景浩的拥趸,在老魏看来也只是多了一条狂犬加入狗咬狗游戏,不用太担心来自他的阻力。

出院后在家休养一周,她找回基本的健康。

公婆都会处事,没责怪她不慎流产,还寄来许多保健品以示慰问,生活像溪流,拐了个湾又以过去的速度姿态流淌,她却怀着不一样的心境重回筑美。之前她在这座战场上多打防御战,进攻反攻都从正面出击。以后将更换战术战略,平时按兵不动,瞄准时机再悄然闪击。

那几个对头也很沉稳,中午她去食堂,故意走宋长平等人跟前经过,这小人毫无虚怯地招呼她,吩咐所员让出好位置,热情地请她落座。

“沈所长,今天胡师傅做了粉蒸排骨和糖醋里脊,我去帮您拿一份。”

两样菜都是小灶菜品,他当着沈怡的面拦住食堂工作员索要,工作员为难:“粉蒸排骨和糖醋里脊都只剩两份了,是给老板们留着的。”

宋长平正色道:“你别管那么多,先拿来,老板问起就说我吃了。”

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旁人看了都以为他对沈怡十分仁义,有心眼的才能弄懂这中间的道道。

沈怡知道宋长平这不仅是在矫情饰伪,也是在故意恶心她。不能输给小人,她既来之则安之,向他堆笑道谢,菜上桌以后欣然举箸,吃得津津有味。

眼看她不落下风,宋长平不死心地加招,笑嘻嘻道:“沈所长,见您回来上班我们就放心了。您不知道,前段时间公司疯传您要辞职,可把我们吓坏了。”

此系实情,一些所员们真心道白:“是啊,我们都想您要是走了,公司就少了根支柱,往后再遇上老大难的结构问题就没人给我们做后盾了。”

沈怡也笑:“你们这么看重我,我怎么舍得走呢?请假这些日子也时常想着同事们,别的地方可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氛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