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等了现在就要-白白嫩嫩又小又紧

不想等了现在就要-白白嫩嫩又小又紧她也愤然起身,四道凌厉的目光撞出金石之音。

“这话你跟你爸妈说去,他们同意我没意见!”

语罢甩门而去,封锁了丈夫的叫骂和微弱的期望。

为这样的男人生二胎好比身无寸铁走山路,就算不顾自身安危,也不能祸及未出生的孩子呀。养儿防老本是自私观念,再让无辜的子女来世上渡劫,那更是造孽。

生活经营不善就会沦为生存,她挣扎于眼前这道不亚于哥德巴赫猜想的难题,煎熬中又觉日子过得太快,可供回旋的时间越来越少。

再有半个月公司将公布监事会新成员名单,拖下去就由不得她做决定了。

危机被封锁得密不透风,同事们不知沈怡危如累卵,都把她当大红人巴结。近日建筑一所和结构二所合作项目,这天宋长平为犒劳项目组同事,带人去楼下咖啡店为组员们买饮料。

邱逸也在场,听同事说:“沈所长喜欢美式。”,忙拦着:“沈工不能喝咖啡。”

同事奇怪:“谁说的?我看她很爱喝啊,每次加班都买两大杯。”

“她现在不能喝。”

在精细人跟前露不得蛛丝马迹,宋长平知道邱逸与沈怡家关系近,笑问:“小邱,沈所长是不是怀孕了?”

邱逸急忙否认:“我不知道。”

四分之一秒的不自然也足以构成证据。

次日,沈怡被吴丽请去谈话,没有任何预警,快刀飙发电举地砍下来。

“沈工,您怀孕了吗?”

神速的反应也只起到缓冲作用,她强笑:“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呢。”

吴丽严肃道:“您进公司时签了相关协议,具体的就不用我说了。”

“明白,我会尽快做决定。”

“希望您能在两周内答复我,这也是为您的身体考虑。”

沈怡笑着答应,给彼此多留些余地。走出会议室,她头顶盘旋着滚滚狼烟,脚步声如战场龙鼓,将冲动推向高潮。

接到她的微信,邱逸赶到附近公园,沈怡的冷酷与雪景浑然一体,令他刚刚还充盈热情的心战栗起来。

 文学

“是你告诉其他人我怀孕了?”

“没、没有啊……”

他像遭了刺客,大惊失色,反问:“公司知道你怀孕了?”

沈怡气到极点依然相信他不会故意出卖,问他是否跟华灿提过。

“没有,我没跟任何说过,就是昨天……”

懊悔射穿邱逸心脏,含着苦痛的歉意向她讲述昨天咖啡店里的那个小而致命的失误。

宋长平正和她竞争监事名额,自会千方百计打压她。

对这个无孔不入的狡猾敌人,沈怡自身都做不到防范周密,按理不该苛责邱逸,可持续的压力已摧垮理性基座,一崩塌便暴露人性弱点。

“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会对我造成什么后果?我进公司时签了保证书,如果在三年内怀孕不止走人,还要赔给公司很大一笔钱!”

邱逸也被拉进沼泽,呛到窒息。

“沈姐,我不是故意的……”

辩白流于本能,促生沈怡的激动,她发出酒醉时才有的嘶吼:“你当然不是故意的,你又不是女人,怎么能想到我们入职时会签那样的协议?现在我要生下这个孩子,前面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一切解释都像狡辩,邱逸紧咬下唇,很想连心头那块正在腐烂的肉一并咬下。他拼了命想保护沈怡,可对方像被囚禁在水缸里,他只能隔着玻璃眼睁睁看她挣扎。

大量冷空气灼烧沈怡的呼吸道,疼痛替冷静解了围,她迅速稳定脑内的治安状况,伸手拍了拍那欲哭无泪的小青年。

“对不起……是我暴躁了,这件事怪不得你。”

邱逸扛不住这比死刑还痛苦的赦免,望着她苍白的脸,渴望贡献全部的热量。

“要不……我去求求华灿,看他有什么办法……”

沈怡还没到方寸大乱的时候,不会病急乱投医,若说谁能救急,唯有大老板魏鼎铭。

第58章

“魏董,情况就是这样的,家里的长辈很想让我生二胎,我觉得我的体力精力都还足够,能保证在怀孕期间不影响工作。希望您看在我往日的表现上破例一次,让我留下。”

沈怡坐在魏鼎铭对面,老头儿笑眯眯的表情像个坚固的盖子封住一切信息,她只能承受焦躁,静候发落。

听她说完最后一句,魏鼎铭换了张簇新的笑脸,似在嘲她小题大做。

“当初公司定这条规矩,是在防范那些拿这里当养胎院和月子中心的人,你进公司都一年多了,为筑美做出了卓越贡献,当然该区别对待嘛。这件事我会跟人力资源部说的,你回去安心工作,该休息请假的时候也别硬撑。只是尽量低调,注意点影响就好了”

老魏这关过得太轻巧,沈怡的不安只得到浅表性的缓解。监事会选举在即,各方势力争斗如火如荼,定会利用这一大破绽阻止她入选。

此事董事长顶多只占70%的主导权,不知他会不会力排众议保举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