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play*㓜交H娇嫩

花式play*㓜交H娇嫩可惜记咒长老已于雪月城内化成灰烬,否则她也不会急忙来问。

“阿椿。”一旁的上官晴瑛开口:“我随你去吧,看看能否帮忙。”

周椿这才想起来,上官晴瑛是医药世家,就算不能解咒,说不定能缓解吐泄的情况,便道:“好,好,晴瑛你和我一同下山。”

末了便从怀中拿出钥匙递给周笙白:“舅舅自己入庄,等我处理完山下之事再来。”

说完这话,周椿便匆匆带着上官晴瑛离开。

二人的身影还未在山路消失,丁清的脸就被周笙白给掐住了。

他用了些力,指下的皮肤被掐得泛白,一松开又迅速红了起来,留了两根手指印子在那儿。

丁清揉了揉脸,也没喊疼,目光狡黠地朝周笙白脸上瞥去一眼,问:“老大,你生气没?”

周笙白没说话,丁清默认他没生气,那小表情就差说出‘不生气我下次还敢’。

还敢什么?

自然是当着他的面装模作样骗周椿,骗其他人。

丁清笑得眼睛都弯了,随后没什么真心地叹了口气,虚情假意道:“我只是小小惩罚,没打算真给周堂主惹麻烦,唉……”

周笙白见她一边笑一边叹气,问道:“你之前不是说你喜欢周椿?”

“我喜欢啊!”丁清点头:“可周堂主的麻烦哪比得上老大呢?”

周笙白心想早知不问了,问过之后心痒难耐,嘴角忍不住勾起。

他伸手又摸了摸对方被自己掐红的脸,丁清一怔,视线带着些疑惑望去,周笙白却已克制收回了手,转身走向闭苍山庄。

丁清随后跟上,一把钥匙五道锁,其余门扉打不开,直可往放了周笙白过去留在此处的物件之处。

闭苍山庄已许久无人打扫,里头杂草深深,上头覆盖着一层白雪,几处院落看去,威严中显出几分凄凉。

周笙白没在其他地方逗留,光是看见钥匙上刻印的花纹也知道这几处是什么地方。

 文学

丁清只放眼睛去看,脚步一寸未落下。

路过了几所庭院才到了最后一扇门前,此处是一方小院,院子里原先种了不少东西,空空的花盆有许多个。

院内还有两棵梅树,一颗死了,烂了半截,一棵还活着,白雪下开了满树白花,几朵挤出,若不仔细看真瞧不出。

“是白梅。”丁清道,她走过去拨开雪渣,凑近嗅了嗅:“好香。”

周笙白朝她看去一眼,目光又落在了那株白梅上。许久不曾回来,他没想过这棵树居然还活着,当初种下树的人早死了。

五堂与捉鬼世家都有规矩,一旦有门下弟子或族人死去,便要将尸身烧毁,魂魄清散,因为他们知道,人死后是有可能会变成鬼魂的。

周笙白忆起,他还没见过那人最后一面,她的魂魄、尸身,一样不剩。

印象里,她很高,身上总带着淡淡的香味,与旁人不同,她说话会蹲下与他齐高,目视他,眉目温柔。

周椿的眼睛和她很像。

“笙白,我是姐姐,以后发生任何事都可以告诉我。”那人曾这样说过。

目光收回,周笙白不再看向那株白梅,他打开了房门,进屋满是陈旧积累的灰尘。

丁清还没来得及跟进去,周笙白便出来了。

“这么快?”她有些诧异。

周笙白将手里物件晃了一下道:“里面没多少东西,一眼就能找到了。”

丁清的视线于屋里扫了一圈,小屋不大,仅一张床,一张桌,两把椅子,一扇架子罢了,货架上的东西的确很少。

“走吧?”周笙白道。

“嗯。”

丁清率先朝外走,临走前周笙白问她一句:“你喜欢白梅吗?如若喜欢可以折一枝带回去。”

“不了,它就长这儿挺好的。”丁清开口。

周笙白出小院的脚步因为她这话顿了顿,回头看去,小院里唯有这一株花开着,时事变更,与其毫无瓜葛。

丁清说得对,它在这儿挺好的。

一些过去,留在这儿也挺好的。

出了山庄,将大门重新落锁,周笙白便与丁清一同在外等着周椿取回钥匙。他没打算再去周家,沿下山后的另一条路,可直接离开云川城周边。

丁清蹦到石墙附近继续研究那些符文,周笙白看向她的背影,视线逐渐落在对方那双灵动的脚上,又把目光移到手中盒子,他抿嘴一笑。

把盒子藏入袖中,周笙白才想起来一物,取出后朝丁清走去,递给对方道:“给你的。”

丁清拿在手中打开一看,是一方手帕包裹的几颗野果子,果子很红,像是灯笼的形状,小小一颗,三两口就能吃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