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的晕死过去”我就看看不进去

“折腾的晕死过去"我就看看不进去周公子,堂主有事外出,暂且还未回来。”苏威道:“不如二位在堂内休息,几个时辰后堂主应当就回来了。”

“我是来拿东西的,不找周椿。”周笙白道:“月影香木盒。”

苏威有些为难:“这……当初周公子留在堂内的东西放在何处,只有堂主知晓。但五年前堂内又整理一遍,若无意外,应当是收拾存入闭苍山庄里了。”

周笙白嗯了声,道:“钥匙给我,我自己找。”

“钥匙也在堂主手上。”

周笙白明显皱了一下眉,有些不悦,他只是来拿回东西,不想这么麻烦,也不想在云川城耽搁。

顿了顿,周笙白道:“那就让周椿回来了之后,去闭苍山庄找我。”

“好。”苏威应下,他知道周笙白不愿留下。

当年之事的确闹得有些难看,苏威还以为周笙白再也不会踏足周家。

周笙白与苏威没什么好寒暄的,说完便拉着丁清出了会厅,一路朝回走时有黎袁峰相送,快到周家大门前,丁清突然问:“黎公子,茅房在何处?”

黎袁峰脸上一僵,心想她一个鬼也需要上茅房吗?

但人家姑娘开口问了,黎袁峰只好道:“我带丁姑娘去。”

丁清道了谢,挣开周笙白牵着的手道:“老大你出门等我吧,我很快就回来。”

丁清跟着黎袁峰顺着长廊一路朝里走,途中她还问了黎袁峰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孔御的,她与黎袁峰没什么可聊,唯有都认识孔御。

黎袁峰与孔御交好,听丁清提起,便将近来孔御给他信上写的都说了一遍:“孔家的老爷子寿辰快到了,过几日我也要随堂主去北堂贺寿,孔御那小子最近又被禁足,还说不能参加爷爷的寿辰,也不知真假……”

身后无人回话,黎袁峰回头看去一眼,他背后空空,哪儿还有人。

“丁姑娘?”

黎袁峰皱眉,周家虽相比其他四堂对鬼的恶意没那么大,可到底也是一屋子捉鬼的,丁清走失,他不好交代。

 文学

当黎袁峰回头去找人时,却见十几个周家的弟子扶着肚子上吐下泻,一股恶臭蔓延开来。

周笙白站在马车旁等丁清,便见身穿小白袄的女子扬起一脸得逞的笑,几步冲到了他跟前问:“老大,马车还要吗?”

周笙白见她主动抓上了自己的手臂,摇了摇头。

丁清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状,眸子亮晶晶的,她昂起头,粉红的小嘴一张一合:“不要我们就快走吧!”

她拽着周笙白离开周家门口,脚步加快:“走吧走吧,饿了,我们去吃饺子。”

二人并未完全走远,黎袁峰就追了出来:“丁姑娘!”

丁清拽着周笙白的袖子,笑得更加张狂:“快走快走,再不走姓黎的就要抓到我了。”

周笙白被她牵着一路小跑,黎袁峰本来都追出来了,后来又有弟子将他叫回,他看向丁清与周笙白离开的方向,又见满头大汗的师兄弟,只能叹气一跺脚,还是回到周家去。

黎袁峰没追,丁清也就不跑了。

周笙白见她笑盈盈的,心知小疯子怕是没干什么好事,于是问她:“你把人家的茅房掀顶了?”

丁清哈哈笑出了声:“掀顶算什么?就是不知他们周家茅房够不够用!”

她的笑容很张扬,周笙白见不得她这种带着些狡黠的小模样,心口突突直跳。

第32章[VIP]

心里有些痒。

周笙白喉结不自觉吞咽一下,他望向丁清的那双眼,故意板着脸摆出不高兴的样子问她:“你干什么坏事了?”

丁清见状,脸上笑容收敛,微怔道:“我就是给那些人施了五泄咒。”

五泄咒可让人头晕目眩,产生幻觉,从而上吐下泻,至少得两三日才能彻底恢复。

这是南堂分支出来一些不入流的捉鬼人士弄出来的逼供手法。

“从哪儿学会的?”

“我以前去过南堂,听过一耳朵,第一次用。”丁清垂眸,周笙白以为她被自己的脸色吓住,却没想到小疯子在偷摸摸地笑,还嘀咕了句:“真是挺好用的。”

周笙白的呼吸忽而漏了一拍,心中隐隐猜测,但还是问出口:“为何如此?”

“他们欺负老大,老大度量大不计较,我看不惯,当然要帮你欺负回去啊。”丁清说得理所应当。

周笙白脸色未变,因为已有心理准备,所以不曾意外,只是当丁清说出来时,心尖还是像淌过了温水似的。

即便他觉得自己并不算被欺负,可心里却在为丁清的‘撑腰’而高兴。

她真的很不一样。

周笙白看向丁清的眼神都变了,变得尤其深邃,瞳孔里的黑像是一只随时能张开大口将人吞下的兽,可丁清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她对他全心信任。

周笙白在这一瞬起了个尤为可怕又恶劣的想法,他想吃了丁清,唯有如此,她才彻底属于了他,而且他也不必犹豫不决,担心日后她见到他的真面目了会惧怕,会逃离。

可他舍不得。

这个念头在周笙白的心里渐渐变了质,他看向丁清故作认错态度陈恳地低下头,露出的那一节白皙的脖子,他想舔她,舔遍她身上的每一处,假装自己已经吃过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