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双腿夹住腰部榨汁*一点一点地挤了进去

妖女双腿夹住腰部榨汁*一点一点地挤了进去他额前的发丝全都梳上去了,整张脸露了出来,天庭饱满,剑眉桃花眼,好看得一塌糊涂。

丁清对他竖起拇指,不吝赞美:“好看!”

周笙白闻言,右侧眉尾微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桃花眼略弯。

丁清见之心中感慨,要命了,笑起来更好看。

“那走吧。”周笙白起身理好袖子便朝外走去。

丁清连忙跟上问他:“去哪儿?”

“你不是想吃饺子了?”周笙白朝她看去一眼:“这些天留在山上是不是很无趣?”

丁清摇头:“不无趣。”

没有颠沛流离与逃亡奔走,很安心。

周笙白只当丁清自我安慰,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了多日孤独的,更何况是在见过太多繁华热闹之后。

丁清心想,周笙白不是提过天冷了不愿外出,会冻得翅膀疼?

等对方越过洞府的短道,走到山洞外,她也就释然了。

老大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她听话跟上就是。

周笙白张开双臂瞥她,丁清凑上前来,努力勾着对方的脖子,轻轻一跃,跳入他的怀中。

周笙白把人抱住,手握细腰搂紧了些,展翅飞出山崖。

丁清以为这次周笙白还会带她去镇子上,吃点儿热乎乎的饺子,或买些什么东西便回去了,可他们二人只是在平水镇短暂地逗留片刻。

周笙白用珍珠买了一辆马车,雇了车夫,报上地址,让车夫去云川城周家。

丁清坐在马车内掀开车窗帘看向迎面风雪,车内还有暖炉烘烤,她心想这也冻不到翅膀了。

见马车已经走上正道,她才问:“我们不是只下山吃饺子吗?”

 文学

周笙白道:“嗯,带你吃饺子。”

“平水镇里就有饺子。”丁清满眼疑惑,不明白吃个饺子为何要买马车去周家。

窥天山虽在中堂境内,可距离周家坐马车至少得五日路程啊。

吃个饺子而已……

“你不是说平水镇的东西都不怎好吃吗?”周笙白问。

丁清眨巴眨巴眼:“我何时说过?”

“两日前吃猪肉干时说的。”周笙白对她微笑。

丁清在这抹微笑里想起自己似乎的确嘀咕了一句‘平水镇的东西真不好吃’,那时周笙白裹在被子里,丁清以为他熟睡着呢。

可这与去周家有何关系?

“那老大去周家,是因为云川城的饺子好吃?”丁清觉得这理由有些牵强。

周笙白道:“我有些东西落在周家了,想要拿回来。”

说完这话,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丁清的脚。

丁清心想这才对嘛!

老大拿东西是主要,带她吃饺子是顺带。

作者有话说:

周笙白:她总夸我。

第31章[VIP]

前往云川城这一路,周笙白几乎是在马车内睡过去的。

丁清知道他冬日怕冷又嗜睡,即便有马车避风,可中堂境内处处落雪,依旧很冷。

这途中没有合适落脚的地方,入夜总走过了城镇村落,加上周笙白不愿往人多的地方去,便没有刻意放慢脚步。

驾车的马夫是个常年跑腿的人,身体过硬,自带了厚被包裹,天色一暗便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喝三两酒,裹着被子呼呼大睡,毫不在意幕天席地。

丁清其实与那马夫一样,在哪儿都能睡着,只是一旦天黑,寒风四起,周笙白的眉头便皱着。

他身上的黑袍几乎将所有能遮的地方都遮住了,唯露出半张脸来。

丁清见状,将自己身上的小袄子脱下来往周笙白身上盖。

他们毕竟是不同的,周笙白还活着,可她早就死了,就算是大雪天里在雪堆里睡上三天三夜,丁清也不会有多大问题,周笙白却是血肉之躯。

马车内的空间不大,丁清小心翼翼朝他那边凑过去,将小袄展开,再披盖在周笙白的身上,角落里掖了掖。

周笙白本是靠着马车睡的,因为丁清的举动稍微动弹,他将头朝另一边靠去,另一侧什么也没有,这么靠下便是直直地摔在坐板上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