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你想不想要*水都这么多了还装

告诉我你想不想要*水都这么多了还装丁清眨了眨眼,不含恭维真心夸赞:“老大,你长得真好。”

周笙白被夸了也不为所动,他将面具重新盖在了自己的脸上,转身欲走,丁清便站起来跟着他。

她诚心道:“你长得这样好看,着实不该戴面具的。”

声音还带着些许惋惜:“你若以真面目示人,大约是能惹得一个镇的姑娘共同为你争风吃醋。”

这回周笙白停下脚步了,他回头朝抱着夜明珠的小疯子看去,对方那一双鹿眼还在盯着他的面具,似乎希望能从面具下窥看方才未能仔细瞧清的容颜。

周笙白道:“我就只配一个镇的女人争风吃醋?那看来长得也不算多好。”

丁清马屁没过脑:“我老大倾国倾城!”

周笙白一怔,耳尖罕见地红了起来。

丁清原先说是一个镇,只是第一时间想到周笙白戴着面具陪她下山去镇子里时被许多人侧目,故而才会这般夸赞。

若周笙白首次带她出去是城里,她便会说一城池的女人为他争风吃醋了。

丁清将夜明珠放回石床边的托盘上,自己席地而坐,盘腿于石阶处仰望着周笙白,眉眼含笑。

“你……”

他动了动嘴唇,对上丁清的视线忽而乱了呼吸节奏,声音略微低哑道:“你去洗洗吧。”

“哦!”丁清笑盈盈地起身,她从石阶上跳下来,去角落包裹里找到一身干净衣裳,抱着衣裳便去石面屏风后,全程并无扭捏避讳。

周笙白的心思动了动,在丁清入屏风后没一会儿突然开口喊她一声。

他的声音很轻,几乎是气音吐出的,可石室很安静,丁清听见了。

石面屏风后露出了少女披发歪出的脑袋和半截莹白的肩,周笙白见状心跳似乎骤停了一瞬,他侧身背过去,留下一句:“我出去一下。”

 文学

丁清唔了声,心想这天都快黑了,他们今日才回来,周笙白要去哪儿?

罢了,老大提过约法三章,他的去向自己不必知道。

其实周笙白哪儿也没去,他只是站在洞府外的悬崖边上吹了许久的寒风,眼看着半入天际的太阳彻底消失,天光暗淡,深林入夜一片寂静,仿若世界虚无,他又回到了孤独。

长年累月,周笙白都是这样一个人过来的。

他不需要与人说话,反正最终也只会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也不需要有人陪伴,他厌恶旁人看他的眼神。

丁清说他长得好看,不该戴着面具。

周笙白其实大约知道自己的相貌尚可,曾在他年幼时也有人因此主动示好接近过他,可他收到过最友善的眼神,便是旁人的怜悯。

“这孩子长得倒是挺好,只可惜那腿……”

他接受自己不像人的羽翼,不像人的右足,遮掩于人们眼中,可称之为俊美的容貌。

他不想迎合任何人,他不屑得到那些人的认同。

回想起一些不好的过往,周笙白的身子渐渐冷下来了。

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久,山峦之上弯月高挂,周笙白回到洞府,他的石床上还是整洁的,三层台阶上的蜡烛却少了一个。

夜明珠放着淡淡光辉,洞府的一角里微弱烛火闪闪烁烁。

周笙白看见丁清铺着一床被子,一半垫在身下,一半盖在身上,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背对着光源,面朝一包裹衣裳与一包裹干粮睡下。

丁清花了很长时间将石室内打扫干净,到头来却只给自己划了这么一小块地。

周笙白原以为她坦然接受温泉池,大约也会欣喜睡上那张石床。

可丁清没有这么做。

小疯子分明是没皮没脸地凑上来,又总在周笙白意想不到之处保持分寸。

他望着那一小团隆起的被子,讨厌丁清的‘自觉’,有种冲动想要过去掀开她的被子,把人抱起直接扔在石床里,压在怀中搂住她。

可周笙白也只是站在石桌旁看了会儿,一如他原先想吻她,却也忍住了一样。

丁清的呼吸平稳,她早就睡着了。

周笙白抱着丁清飞了几日,应当极困,可他现下没有丝毫睡意。

他在洞府前吹久了风想进来暖暖,四肢是回暖了,心里依旧空荡荡的。

弯月出云,十二月的冬风吹了半宿,子时过后,窥天山上落雪了。

这里离天很近,月光很亮,莹白的光芒从通往窥天山顶的石阶处落下,一片片雪花随着风跳跃进来,又被温泉的热气蒸腾,化成水珠,滴滴答答掉在地面上。

丁清向来浅眠,听到水声以为下雨了,她起身目光朝石床处看去,上头被褥凌乱,却不见周笙白。

她对着微光石室轻声喊了句:“老大。”

无人回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