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 禁忌双-自己玩出喷泉

章 禁忌双-自己玩出喷泉周笙白并无意外她会这么说,他不是今日才看穿了丁清的本质。

小疯子不懂得珍爱自己,她不是仗着能再生的身体有恃无恐,而是习惯如此。

周笙白从不是拘泥于过去的人,他让丁清跟着自己,试探过了,接受便是认定了。所以丁清以前究竟经历过什么,是什么样的人,周笙白都不在乎。

现在不是了,他发现自己还是在乎的。

无关她生前成亲没有,有无爱人,是否与旁人男欢女爱过。

有关于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把痛苦转化成习惯使然,次次将自己逼至绝境也风轻云淡。

周笙白开口:“丁清,我说话你听吗?”

丁清自然应下:“老大的吩咐,我必须得听啊!”

在这一瞬,她好像看见了周笙白眼底的柔光,就像是冬季少有的灼日下一闪而过的错觉。

周笙白道:“那么以后,不许再让自己身处于危险之中了,这是我对你的要求。”

丁清愣了愣,她像是没理解周笙白这话的意思,似懂非懂地问:“怎样才算危险?”

迄今为止,她在周笙白跟前所经历的,对于丁清而言都算不上危险。

自然,若是她单独被北堂的方清山捉住,那还真是挺危险的。

“所有会伤害你身体的,都算是危险。”周笙白道。

丁清为难:“这真是个不好完成的要求。”

“做不到的话,你就别跟着我了。”周笙白说完,便看见丁清鹿眼濛濛,像是要落泪似的。

周笙白的心里有一瞬不忍,可想起来几日前就在这个城门上,身体一半被黄符烧干的小疯子,他又狠下心来。

“丁清。”他催促着。

丁清哎了一声,似是叹气:“那好吧,我尽量完成老大的要求,但老大能不能给我几次机会?有时事情发展未必受我控制。”

 文学

周笙白垂眸,他道:“好。”

沉默不过一瞬,他又道:“若你真的意外遇上了危险,想尽一切办法,必要向我求救。”

“会不会太麻烦你……”丁清还没说完,就被周笙白瞪了一眼,她立刻噤声,伸手摸了摸鼻子。

周笙白突然嗤地一声笑出来,嘴角勾起的弧度有些邪气,他道:“是,是会有些麻烦。”

丁清眨巴眨巴眼,莫名觉得老大阴阳怪气的。

他接着道:“所以,你还是寸步不离我的好。”

那样就没有危险,也不存在救人、麻烦。

丁清舔了舔被寒风吹得有些干燥的嘴唇,瞧见了周笙白露出的獠牙,心想果然不是错觉吧?老大是有些阴阳怪气的。

可是为什么呢?

周笙白的视线落在丁清舔嘴唇的舌头上,回想起了几日前林子里的那一吻,小疯子有时很顺从,有时并不乖顺。

他拉过丁清的衣襟,弯腰亲了过去,在丁清第二次舔嘴唇的时候,勾起了她的舌。

周笙白的獠牙牙根有些痒,那像是想要吞食些什么的饥渴,于是他用獠牙不轻不重地磨着丁清的唇舌,企图缓解,却越吻越觉得不够。

丁清被他啃得嘶嘶抽了几口气,她的双手抵在周笙白的胸前,没有用力推开。

她像是突然明白过来周笙白为何阴阳怪气了,大约是玉霄姬的媚香作用还没消散。

丁清感慨,玉霄姬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都过去几天了……果然当时应该带周笙白去镇子里找个青楼的。

这个吻丁清不在状态内,几次未来得及吞咽口水,又系数被周笙白舔去。

周笙白的呼吸越来越沉,渐变得有些急促,他张口咬上了丁清的下唇,力道有些失控。

丁清发出了轻微的低呼声,随即他的舌尖尝到了些许血腥味,眼底闪过一抹幽色。

丁清立刻察觉出周笙白搂着她腰的手紧了,像是要将她给勒死。

胸腔挤压,几乎要失去呼吸,丁清挣扎着昂起头,哑声道:“我我我……老大,我不能、呼吸了!”

周笙白骤然回神,蓦地睁开双眼松开对方。

丁清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嘴唇一片红润,像是肿了,下唇那里还有道细小的伤口。

周笙白看见被他獠牙咬出的伤口慢慢溢出一点血珠,他喉结滚动,想要将血珠舔干净,但是不能。

丁清有些狼狈,额头上还有鬼鸟面具压下的印记。

周笙白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便静静地等丁清平复心跳后,把人一把抱起。

丁清被迫勾住他的肩,问了句:“去哪儿啊,老大。”

她建议周笙白去找个镇子,寻个青楼,把玉霄姬的媚香好好消解一下,可她不敢开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