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转承欢欲羞死*把双腿打开我蹭蹭

婉转承欢欲羞死*把双腿打开我蹭蹭 周笙白的吻一点儿也不体贴浪漫,如他这个人,带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意外感。

前一刻还在温柔缱绻地舔舐,下一刻便像是用尽全力咬下,咬到丁清觉得痛了,张嘴痛呼一声后,他又顺势而上,舌头卷着她的,一点点安抚,给点儿甜头,又要把人折磨。

可他终归是只让丁清疼,掌握好分寸,并未让她流血。

丁清觉得难以呼吸,她没有过度挣扎,只是在周笙白的手掌顺着她的背后渐渐揉至她的腰处时,意外掐住了一块痒肉,痒得她几乎弹了起来,也惹得周笙白发出一声含着笑意的轻哼。

他放过了她。

小疯子难得顺从。

刚被人亲完的嘴红彤彤的,一双圆眼湿漉漉地看向他,眼底还有些周笙白未能读懂的探究。

“老大。”丁清开口,又没忍住抿嘴舔了舔嘴角,认真地问了句:“你要不要去镇里?”

“为何要去镇里?”周笙白问。

丁清心想,因为镇里有青楼。

可她没能说出口,她不确定周笙白现下是否还需要去青楼了,她怕自己说出来,会让周笙白没面子。

于是丁清解释:“玉霄姬的骨头里有媚香,她浑身上下都带着那玩意儿,我原只想把她交给周堂主,没打算让你吃了她的,我担心你吃她总会有点儿不合时宜的副作用。”

正如凡人吞了春·药,情难自制。

丁清一开始以为周笙白不会那样,所以吃频婆果的时候观察他,他看上去一切正常。

方才又突然吻了上来,显然还是受了影响。

但他能放开丁清,便表示那媚香的作用已经过去,现在她再让周笙白去青楼,不是明摆着不给老大面子,变相嘲讽他不能压制玉霄姬的媚诱了吗?

故而丁清只解释,不建议。

她仍旧看着周笙白,心想只要他哪怕还有一丝那个念头,那去青楼比较好。

在周笙白的眼里,丁清看他的眼神尤其亮,隐约含着些许试探性,似乎还在为方才那突如其来的一吻而纠结着措辞。

 文学

她要去镇上?

饿了?

还是因为镇上有客栈,二人不便幕天席地?

周笙白微微抬眉,他并未打算对丁清如何,只是方才见她神情落寞,让她靠近自己,是想摸摸她的头以示安慰。

只是事情转变,一时失了分寸,但周笙白也并不后悔,因为丁清的味道尝起来,比想象中的要好很多。许是因为频婆果,但也有可能她本身就是甜的。

等她下回没吃东西时,再亲一次就知道了。

丁清所说的不合时宜的副作用,周笙白没什么感觉,不过玉霄姬杀的人足够多,可以说是十足的恶鬼,吞下很抵饱就是了。

周笙白站起身,丁清居然还保持跪在他面前的姿势,他眉心微微蹙起,道了句:“别动不动就跪着。”

丁清一时无语,抿着嘴认真道:“老大,是你刚才拉着我跪下的。”

“那你不能站起来?”周笙白语罢,忽而扯着嘴角笑起来,他俯身面对丁清,眼神有些邪气:“还是你要我抱你起来?去镇里?”

“嗯?你想去镇里?”丁清没敢让周笙白抱,连忙站起来拍了拍膝盖,心想周笙白果然还是没能消化玉霄姬骨头里的媚香。

周笙白哼了一声,不知是笑还是讥讽,他道:“不去。”

他知道丁清仰慕他,方才他亲吻丁清对方也颇为迎合。

他一吻上去她便跪入怀中,他刚咬下唇她就知道张嘴,刚卷上舌头她就知道喘,甚至主动邀他去镇里找客栈。

周笙白不如她所愿,世上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

太阳已完全落山了,林间的风越来越大,月亮隐入了云层里,但还有未完全暗下去的微光让丁清勉强看清周笙白的表情。

她搞不懂,周笙白到底是想去青楼,还是不想去。

不过下一刻丁清的疑惑便被打断了,因为周笙白对她笑了一下,露出了尖尖的獠牙。

丁清忽而想起方才那个吻,周笙白的舌头钻进她嘴里时,她被吻得呼吸困难,想稍微抵抗一下,舌尖好像就碰到了他的獠牙,略微刺痛,但并不伤人。

如此一想,丁清觉得嘴唇又麻了。

舌尖舔过周笙白獠牙的地方,似乎还丝丝泛着疼。

“收敛眼神。”周笙白忽而伸手,不轻地往丁清额头上敲了一下,咚地一声,丁清捂住头顶,眼露迷惑。

“你那眼神,就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他不知矜持,说出这话后,丁清并未完全理解,嘀咕了句:“我不吃人。”

周笙白的心情当真很好,就连声音都带着些轻易便能察觉的笑意:“以后会给你机会的。”

什么机会?

为何要等到以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