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玉腿根部|太大进不去的

第章玉腿根部|太大进不去的细白宛若无骨的手软软地朝周笙白的方向过来,媚香扑鼻,顿时升高了周围的温度。

眼看那只手就要搭上他的肩,周笙白却露出一记嘲讽的笑容。

玉霄姬见到他的笑容微微一怔,随即瞳孔收缩,眼中满是惊惧。

她呼吸加重,胸腔如擂鼓,玉霄姬看见那张面具下逐渐伸出獠牙的嘴,危险气息扫去一切旖旎幻象,不容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林上惊起一群飞鸟,丁清怀中抱着两颗频婆果,一蹦一跳回到了小溪边,用一片大叶包了点儿水,红彤彤的频婆果便飘在上面。

回到周笙白身边,丁清四下看了两眼,眼中闪过些许意外:“老大把她吃了?”

周笙白望向她的眼,她只有意外,没有惊讶。

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他想看看丁清还能说些什么。

小疯子抬头朝他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大叶问:“那你还吃频婆果吗?”

周笙白摇头,道:“你吃吧。”

丁清唔了声,从水中拿起果子咬一口,这个时节的果子已经很成熟了,即便是野果也一点儿都不酸。

丁清边吃边朝周笙白看去几眼,似是打量,又像是无事。

周笙白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微痒。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天色将暗未暗,远方还有一片红霞,照耀在溪水上波光粼粼,他们头顶的上空却成了深蓝,一切静了下来。

好安静,只有丁清啃频婆果发出的咔嚓咔嚓声。

她吃得很认真,小嘴水润润的。

周笙白觉得心里像是有小爪子在挠一般,分明在听了玉霄姬的那些话后暂且不想看丁清,可却耐不住她吃东西时发出的小声音,不自觉就将目光落在了她的嘴上。

偏偏,她也在看他。

周笙白每每看向丁清,都能发现她在看他。

丁清与玉霄姬有过节,所以玉霄姬说的话只可听一半,但仅仅是那一半也让他心中不适。

“你曾有过男人?”

周笙白打破了沉寂,开口就让丁清愣住了。

一时恍惚,大叶里的水浇在了她的腿上,丁清讷讷摇头:“没、没有过。”

“勾·引未遂?”周笙白又问。

丁清眨巴眨巴眼:“我没……勾·引过谁。”

那鄞都城为你断腿的姓赵的是怎么回事?

周笙白差点儿这般问出口,但他稳了稳呼吸,改口问他:“你以前可曾喜欢过谁?”

 文学

丁清依旧摇头:“没有。”

这么说是姓赵的自作多情?

“那有谁喜欢过你?”

丁清闻言,眼眸微微垂下,她停顿了一下,嘴角勾起笑容,像是不在意地开口:“好像也没有。”

其实不是不在意,周笙白看出来了,她这次的回答比其他回答都要慢上半拍。

“丁清。”周笙白开口,在与对方视线相撞时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看向丁清莹亮的嘴唇,道:“过来。”

第26章[VIP]

丁清听话地朝周笙白走过去。

她没瞧见对方眼神中若有似无的危险气息,手上还拿着频婆果,嘴里咯嘣咯嘣地嚼着果肉。站定于周笙白跟前时,歪头问了句:“怎么了?老大。”

周笙白是坐着的,丁清站在他面前需要他抬头去看,他略微抬起下巴,微卷的发丝被风吹起,扫到了丁清的手指。

丁清看向对方面具下的双眼,鬼使神差地于他跟前蹲下,使得自己矮了一寸。

她好似在周笙白面前总是仰望对方,其实也并不在意二人之间的地位差距,毕竟从一开始,丁清就打算给周笙白当手下,当牛做马都行。

可她不知,她这样甘愿臣服的姿态,在周笙白的眼里却有另一番解读。

周笙白朝她伸手,他的手指轻轻触碰着丁清即将长好的右侧脸颊,那里的肉是新生的,触手温热,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

丁清对他眨了眨眼,没有半分防备,微昂的脖子像是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露给对方。

周笙白抿着嘴,眸色更深了些,漆黑的瞳孔像是能将人吸进去。

他的手指贴着皮肤一路往下,在触碰到丁清的衣襟时,用力把人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没有犹豫,带着不容拒绝的姿势,侧过脸便吻上了丁清的唇。

小疯子的嘴如想象中的一样软,舌尖舔过,还能尝到甜丝丝的频婆果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