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我下面好硬好想上你*每天晚上一个接一个的来

宝贝 我下面好硬好想上你*每天晚上一个接一个的来黎袁峰听他口气不好,欲上前辩驳,即便对方年迈,但也毕竟只是长老,周椿乃中堂堂主,地位比他高出许多,却要被他当着众人的面这般数落讥讽。

周椿的话拦在了黎袁峰之前,她道:“是我考虑不周,给南堂添麻烦了。”

对方见周椿放低了姿态,也懒得与她追究,便让手下众人围着雪月城外的阵法查探一圈,避免出什么纰漏。

不是人人都能飞的,苏威破开的阵法在上空,一般的鬼根本飞不过去,现下那破口已经堵上,雪月城中的大火还在继续,恐怕得烧伤几天几夜才能罢休。

北堂宣符长老见到跟在中堂人群中的孔御,眼下满是震惊。

“滚出来!”宣符长老对着孔御方向呵斥。

孔御缩头缩脑地从周椿一行人中慢慢走出,在面对宣符长老时哀叹一声,万般无奈道:“师父。”

“臭小子!尽会惹事!你怎么来的?何时跟来的?!”宣符长老从袖中掏出一根戒尺,对着孔御的背便打了过去。

孔御哇叫一声:“师父你怎么随身带着这个东西啊!”

宣符长老道:“回去后我必让你爹好好罚你!你这小子太不让人省心!”

数落完孔御,宣符长老对着周椿方向拱手道:“给周堂主添麻烦了。”

周椿摇头,回礼。

既然雪月城已经被封,城内所有鬼魂都无法逃脱,先前去赴世家寿宴的记咒长老也必然死在了城中,成了众多鬼魂之一。

对于五堂的人而言,死后魂魄消散于天地间便是最好的归宿,以免落入生前同行手中。

宣符长老碰见孔御,只能提前拜别众人离开,没有与中堂和西堂一起留下等大火烧尽收拾雪月城内外的残局。他只留了两个北堂弟子,等到雪月城之事结束后,再回北堂回话。

孔御才来,什么都没看见,光是一路跟踪,小客栈里睡了一夜,午饭还没吃就被宣符长老捉住了,他还没能与黎袁峰作别呢。

孔御的背后被宣符长老几戒尺打得尤其痛,他嘀咕了一句:“师父你下手真重。”

“你若是我儿子,我会打死你。”宣符长老瞥他一眼。

孔御抿嘴,宣符长老又问:“你一直跟着周椿?”

“嗯。”

“在我们到来之前,可看清楚了她让苏威破阵究竟是为了什么?”宣符长老问。

孔御动了动嘴,没出声。

 文学

宣符长老道:“她找的理由很蹩脚,若中堂当真有弟子闯入,恐怕也是个死人了,没必要救回来,你且说说看见了什么,若不说实话,我回去必要堂主打断你的腿!”

孔御唔了声道:“她想救丁姑娘。”

“丁姑娘?”宣符长老微微垂眸。

“师父你别往外说,丁姑娘虽然是个鬼魂,可她是个好鬼,先前在无量深林便是她几次救过我。若不是她布下八星阵,我和周堂主早就掉进水潭里尸骨无存了。”孔御如是道。

宣符长老足下一顿,双瞳微震,心中诧异。

姓丁……还会八星阵,倒是令人意外了。

第25章[VIP]

丁清觉得脸有些疼。

她被三张黄符烧毁了半边身子的时候都没觉得疼过,现下冬风瑟瑟刮过耳廓,丁清觉得脸颊、眼皮与耳尖,无一处不刺疼。

于是她将脸往周笙白的怀里缩了缩,反正都弄脏了,想必老大也不介意再脏一点儿。

周笙白察觉到了丁清的小动作,他低头看去,仅能看见她露出的半截耳朵,与那渐渐转好的脖子。

周笙白搂着她背的手略微往上抬了抬,纤长的指尖贴上了丁清的后颈,指腹下能感受到她脖子边上脉搏的跳动。

温热的手指蹭过而后,就像是掐人一般的姿势,可力道迟迟没有落下来。

因为临近雪月城,许多慕名而来的人都在附近落住。周笙白越过了这几座城镇,他飞得足够远,直至丁清身上的皮肤长好了大半,才落于一片临水的树林中央。

周笙白落地时,丁清明显听到脚下传来了一声:咔嚓。

她低头看去,只见玉霄姬的头颅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被周笙白踩在脚下,这么长时间,居然没发出一声。

细看,丁清才明白过来她为何这般安静了。

周笙白的鹰爪从她脑后穿过,压住了她的舌头,玉霄姬发不出多明显的声音,她这具身体怕是彻底毁了。

似是才发现自己脚下还踩了个脑袋,周笙白抬起右足嫌弃地朝玉霄姬的头顶踢了过去,将人踢出几尺远。

丁清眼见着那已经不堪的身体又撞在一棵矮树的树干上,纤细的腰肢也断了。

她突然想笑,要知道玉霄姬最自豪的便是拥有这世上最美艳的容貌与身材,故而当初认永夜之主当主人后便央求对方将自己的魂魄永远留在这具身躯里,以免身体被他人占夺。

现下容貌和身材她一个也不沾,魂魄还被锁住里不得离开,也算是她自己造的孽。

玉霄姬捂着不断流出鲜血的嘴,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残留在她身上的黄符效应渐渐衰弱,没有鹰爪压住舌头,她终于可以发出声音。

几声咳嗽,玉霄姬微微侧过脸朝不远处的人影看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88.html